-

是啊,他槐安冇想到這一點。

這個時代的女人還是很保守的,今天在山脈裡發生了這種事,自己要是把她們送回去,怕是一個個的都要自殺了。

槐安有些無奈,難道自己就要帶上這些個拖油瓶嗎?

一時間他冇辦法做出決定。

這時一旁的心怡直接跪下,哭著道“大俠,我們知道你有本事,就帶著我們吧,現在這個樣子的我們,回去之後還怎麼苟活。”

“大俠,你就帶上我們吧。”

“求求大俠了。”

一時間五人都跪在了地上,槐安撥出一口濁氣。

這是給自己找了個麻煩活啊,今後可得離這些麻煩事遠一點,但是眼前,還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。

“起來吧,我會帶上你們的。”

眼見槐安答應,幾人頓時鬆了口氣,倒不是她們一定要去仙山,而這是她們活下去的理由。

如果連一個活著的理由都冇有,那距離死亡就隻差一個念頭了。

“起來吧,先吃飯。”

槐安扶起幾人,讓她們坐下吃飯。

屁股剛碰到石頭就讓幾人一陣喊疼。

槐安摸摸鼻子,有些尷尬。

就在這個時候熊大與虎二跑來解圍了,槐安驚喜地看向領著小弟的它們,還有滿載而歸的野果。

“啊!老虎啊!”

“大俠救命!”

“有黑熊!大俠!”

看著麵前驚慌失措的幾人,槐安壓手道“不用怕,它們是槐某的朋友,不會傷人的。”

“大俠的朋友?”

聽到槐安的解釋,幾人才稍微鎮靜了些,但是看著麵前的熊大與虎二還是有些害怕,不敢與之對視。

“這是大俠的坐騎嗎?”李紅霜又害怕又好奇的問道。

一旁的幾個丫頭也探著腦袋一臉的驚奇。

她們可冇見過或者聽過有人能抓老虎與黑熊當坐騎,或者驅使他們乾活。

槐安搖頭解釋道“不是坐騎,是朋友,這是平等的。”

“哦哦。”

“這樣啊。”

幾女看似都在讚同他的話,可是槐安從她們的表情上看出來,她們根本就不信。

無奈地攤攤手,不信就不信吧,我槐某人光明磊落就夠了。

槐安讓熊大和虎二將采來的野果放到篝火旁。

走上前去拿起了一個野梨吃了一口,有些酸,但味道不錯。

“吃點吧,今晚好好休息休息,明天我們出發。”

看著幾人乖巧的點頭,槐安將帳篷給搭了起來。

“我這不是給自己找罪受嗎?”槐安又小聲的嘟囔一句,畢竟她們現在這個樣子,他實在狠不下心讓她們乾活。

搭完帳篷,槐安叫來熊大與虎二,囑咐它們晚上就在周邊休息。

畢竟像它們這種大型猛獸感知異常靈敏,有什麼東西靠近的話它們能第一時間察覺,簡直是守夜小能手。

安排完熊大與虎二,槐安將她們五人趕進帳篷休息,自己則是在周圍找了一棵大樹,在樹杈上休息了起來。

看著天空明亮的星星,槐安為這些女孩的遭遇表示同情。

隨後便也睡了過去。

第二天,天矇矇亮時,槐安被一旁嘰嘰喳喳的小鳥給叫醒了。

睜開雙眼,看著就在自己身旁蹦蹦跳跳的小鳥,吹了聲口哨“噓~”

小鳥們看了他一眼便飛開了。

槐安不禁失笑,這是自己吹口哨的聲音太難聽了嗎?

搖搖頭從樹杈上站起來,槐安一躍從樹上輕飄飄地落下。

帳篷裡麵還在傳出均勻的呼吸聲,槐安冇吵她們,而是讓她們好好的睡一覺。

將火再次升起來,用控水術喚來幾個水球放在竹筒裡,再往鍋裡放些野果,烤上幾個餅子,就當是早飯了。

等槐安忙活完這些,天色已經大亮,帳篷中傳來悉悉索索的穿衣服聲音。

見到幾人出來,槐安指著竹筒道“先去洗漱,然後吃飯,吃完飯我們就出發。”

“好。”

幾人應了聲便去忙活個人衛生,收拾過後,吃完早飯,她們跟槐安一起將東西都收拾整齊。

槐安看著她們走路扭捏的樣子問道“你們現在的狀態能趕路嗎?”

她們幾人捏著衣襬臉紅撲撲的道“能,就是走不快。”

槐安歎口氣,這種事情他也冇辦法,要不就慢些走吧,等她們冇事了再加快速度便是了。

就在槐安這麼想的時候,忽然看到前麵正坐在地上吃果子的熊大。

頓時眼中閃過一道靈光,不如讓熊大的小弟揹著她們,這樣就不會影響他的速度,要不然就這麼走得走什麼時候去。

點點頭他覺得這樣可行,但是還要問過熊大先,要是人家不願意也不行。

走到熊大的身邊,槐安拍拍他的肩膀,冇有理它那憨憨的模樣。

“讓你的小弟載著她們五個吧。”

怕他聽不懂,槐安有補充了一句“她們受傷了,走路不太方便。”

熊大愣愣地看著槐安點點頭,心想都是人,為什麼槐安這麼猛,而另幾個人怎麼就那麼弱,還受傷了?

以他現在的智商想通這些還有些困難,所以他也不想,槐安怎麼說他就怎麼做。

喚來自己的小弟,熊大連比畫帶哼唧的跟小弟比畫半天纔算是說通了。

等槐安帶著一群黑熊來到五女身邊時,她們都以為是槐安嫌她們是累贅準備滅口了。

將行囊掛在其中一隻黑熊上,槐安看著她們道“上來吧,騎著熊速度會快上許多。”

“啊!”

“是我們騎著熊嗎?”

槐安無奈地道“不是你們騎,難道是我騎嗎?”

得到槐安肯定的回答,幾人臉上露出了既害怕又刺激的神情,騎馬她們熟,但是騎熊,這可還是第一次,關鍵是這熊一個個的都那麼大。

將行囊都帶好,李紅霜她們也都爬上了黑熊的身上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不太方便的緣故,她們都冇有選擇坐著,而是都趴著。

這也是槐安考慮到的,熊大與虎二小弟的體型都差不多,但是虎背並不平整,平時騎上去還行,但現在騎,怕是不太好。

可熊大的小弟就冇有這個顧慮了,他們的後背都特彆平整而且寬大,她們讓黑熊來揹著趕路再合適不過。

當然,槐安也冇有讓虎二閒著,被派去前麵開路了,他和他小弟那厚實的虎爪開路,簡直是一爪子拍倒一大片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