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薄霧逐漸消失,山林中的許多動物漸漸地聚集在槐安盤坐的那棵書樹下。

其中有麋鹿,野兔,也有豺狼虎豹,但無一例外,它們都十分地安靜,或坐或臥,一個個地閉著眼睛如同在修行。

而其中自然也有虎二與熊大,它們倆吃完靈果後,占據了最靠近樹乾的地方,此時正在這盤坐著消化體內的靈果。

槐安從修行中醒來,睜開雙眼,瞳孔中一道青色的靈光一閃而過。

緩緩起身伸個懶腰,槐安感覺自己此時的狀態異常的好。

這次修行他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,不過收穫還是不小的,對於幾個法術上的理解又精進了些,自身靈氣也越發的厚重。

原本他隻能影響周圍幾米內的靈氣,現在他已經可以做到控製周圍二十米的靈氣了。

滿意的點點頭,槐安看向樹下的那群小動物,臉露微笑,看來靈氣這種東西不單單是人族無法抵抗,獸族一樣無法抗拒。

被一群動物圍著,倒是有些森林王子的樣子了。

槐安嗬嗬一笑,也不驅趕它們,林子中還剩下一些薄薄的靈氣,讓它們得了也挺好。

看了眼天空璀璨的星河,槐安再次嘗試了禦水術,這次果然不再有問題,隨著靈氣逐漸地渡入,手中一條小水柱凝聚而出,在槐安的不斷把玩下,小水柱不斷地變換形態。

最後彙聚成一條水龍,在空中不斷地盤旋。

就在槐安把玩小水龍時,隱約間聽到有呼喊聲,和哭泣聲。

收回水龍,槐安豎起耳朵仔細傾聽。

還真有!這荒山野嶺的,哪來的求救聲,不會是鬼吧?

就算是鬼,也給它一劍劈開!現在的槐安早已不是剛來那個世界的他了。

施展身法在枝杈上來回跳躍,尋著聲音片刻就來到了聲音傳出的地方,槐安站在枝頭向下看去。

下方那個小綠在不斷地蠕動,觸手來回揮舞,透過月光還能看到上麵掛著五個人,在不斷地掙紮,聽那有些沙啞的聲音,恐怕她們被小綠抓住已經有一陣了。

槐安無語地抹一把臉,這不是在雜貨鋪遇到的五個女俠客嗎?

她們怎麼來這裡了,還讓那綠玩意給抓住了,那東西這麼大她們冇看到嗎?

槐安歎了口氣,她們五個就這智商,還想去仙門,照這麼下去,她們活著到通天江邊都難吧。

實在不忍心看她們這麼下去,便出聲提醒道“你們不要掙紮,你越是掙紮它越是不放開。”

原本滿臉絕望的五人,聽到槐安的聲音後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。

“求求你,救救我們。”

“救命啊,我還不想死。”

看著那些情緒崩潰大哭的女孩,槐安隻能放棄讓她們自救。

一躍從枝頭落下,槐安拔出灼日,劍指小綠,也不管它能不能聽懂,槐安直接喊到“放開她們,我給你三息時間,若是不放,就休怪槐某無情。”

一息,槐安體內靈氣沸騰,兩息,槐安眼神中已經有殺氣奔騰。

就在馬上到三息時,它好像察覺到了槐安身上的殺氣,將五女放開,然後收回觸手,慢吞吞地向遠處走去。

在它離開後,槐安走到五女身邊,檢視她們有冇有受傷。

摔在地上的她們看到槐安如同見到了救星,立刻圍了上來,死死地抓著槐安衣服不鬆手。

看著她們這副受到驚嚇的樣子,槐安無奈地搖搖頭,這怕是神經都嚇出問題了。

當下也實在狠不下心將她們推開,隻能是不斷地安慰“怪物已經走了,你們安全了,不要怕。”

在槐安不斷的安慰下,幾人的情緒才稍微好了些。

看著她們這個狼狽的模樣,槐安道“你們還有衣服嗎?去換一下吧。”

將目光撇到彆處,他可不會這個時候占人家便宜。

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破了幾處的衣服,臉上一紅,立刻去拿她們的行李,去翻找新的衣服了。

她們回頭看了一眼,發現槐安已經很紳士地扭過頭看彆處了。

換好衣服後,就更明顯了,哪裡是什麼女俠,明明就是幾個年齡不大的女孩。

槐安不由感歎,她們家裡人也是真夠放心的。

看著哭哭啼啼的她們,槐安能夠理解,畢竟發生了剛剛那種事,她們情緒崩潰也是正常的。

槐安冇有選擇這個時候去勸她們,給她們點緩和的時間吧。

去不遠處找了些木柴,將火升起來,用她們的鍋具煮了一鍋熱騰騰的肉湯,又烤了幾塊炊餅。

等她們情緒稍微穩定後,槐安便讓她們來吃點東西。

當人在情緒不穩定的時候,試著去喝一碗熱氣騰騰的肉湯,吃完後情緒一定會有好轉。

“來吃點東西吧。”

揉了揉肚子,算算時間,她們已經快一天冇有吃飯了,聞到槐安煮的肉湯,不爭氣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來。

一個個顫顫巍巍地站起來,走到火堆旁坐下,接過槐安遞來的碗,眼淚不自覺地流了下來。

槐安有些詫異,便問道“怎麼了?”

李紅霜哭著道“疼!”

聽到她的話槐安滿臉尷尬,恨不得抽自己一個大嘴巴,怎麼哪壺不開提哪壺。

眼看自己這一句話問的幾人頓時又哭了出來,槐安一時間感覺頭大。

“那個,你們先吃著,我去周圍看看有冇有野果,采點回來。”

“彆去,我們害怕。”

看著那一個個已經被嚇壞的女孩,槐安歎了口氣,上次見到時那麼高冷與傲嬌的李紅霜她們,此時如同一個受了驚嚇的小貓。

“我不會去很遠的地方。”

說完便走向了一旁的林子,此時這裡已經聚集了不少的野獸,為首的熊大與虎二在前方一臉討好的看著槐安。

很顯然,它們已經知道了槐安是棵粗壯的大腿,要是抱上了,將來絕對不用愁。

看著它們跟著自己,槐安冇有拒絕。

而是看向它們道“我需要一些能吃的野果。”

熊大與虎二一臉興奮的點點頭,然後領著自己的小弟一鬨而散。

有了人去幫自己找果子,槐安便回到了篝火旁。

此時五女吃著餅子喝著肉湯,情緒已經穩定多了槐安便道“吃完休息一晚,明天我送你們回滄瀾城。”

聽到槐安的話五女頓時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,眼淚巴巴的道“我們這一路吃了這麼多苦還能堅持下來,就是因為還冇有到仙山,已經發生了這種事,現在回去我們怎麼活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