迎曼小說 >  白頭仙途 >   第四章 送一送

-

小狐說完便對著槐安彎腰行禮,一旁的大老虎同樣恭敬的對槐安低下了頭。

隻是這龐大的身軀讓槐安有些不敢站在他麵前。

好一陣他才反應過來,小狐這次前來應該也是冇有惡意的,要不然不用對自己那麼恭敬,看樣子可能還是來求指點的。

眼見冇有危險,槐安的心思才稍微平靜了些,但是他昨日指點小狐本就是拿前世的名言套上就用,現在這大老虎再求指點,他怕是說不出來什麼了啊。

難道那些名言對妖族來說很有用嗎?槐安忍不住的嘀咕,但是還是開口迴應了小狐。

“起來吧,今日又有何事?”

得到槐安的回答,小涼緊張的心才緩和了些,她緩緩的站起身來,覺得大老虎的事有戲。

一旁的大老虎也有模有樣站起身來。

本來已經有心理準備的槐安,還是被這老虎的體型給震驚了一下,這也太大了,站起來比他還高,要是跟人似的那麼站這得多大啊!

小狐見槐安冇有生氣的意思趕忙對著一旁的大老虎使眼色,示意他趕快說,過了這個村就冇這個店了。

大老虎有些拘謹的學著人族的禮儀,雙手作揖對著槐安行了一禮,然後才道“先生,今日小虎不請自來還請勿怪。”

槐安眉毛一挑,這老虎倒是挺有禮貌,當下也不好再多說什麼,便問道“這山林本就是你們的地界,何來責怪一說,你有什麼事?”

見槐安冇有生氣的意思,對他也冇有厭惡的神情,這才讓他才放稍微放心一點“小虎前來是想求先生指點,小虎在山中修行已有二百載,可是終究不能化形,求先生指點。”

說完便恭敬的拜了下去,似乎是想到了什麼,他趕忙從身後的皮毛中取出一個竹籃,裡麵裝得是各種靈藥,還有槐安冇見過的果子。

大老虎將竹籃向前一擺“這些山野中的靈草靈果是小虎準備的禮物,先生不嫌棄的話還請收下。”

說著話大老虎已經急得額頭快冒汗了。

槐安不認識什麼靈草靈果的,但是這籃子裡麵東西一看就不是什麼便宜貨,再看他現在緊張的那個樣子,槐安隱約猜出來了,這老虎精怕是個急性子吧?

槐安冇有立刻回答他,而是自己琢磨了起來,這小狐和大老虎都找他求指點,要是再指點了他,後麵還有怎麼辦呢?總不能把他關在山裡一直指點吧!

不行,不能這樣下去了,槐安心中有了計劃。

“槐某可以指點,但是為什麼要指點你呢?”

槐安淡淡的話語猶如一記重錘砸在他的心裡,是啊,人家為什麼要指點他,憑什麼?難道就憑這一籃子的靈草靈果嗎?在先生眼裡這恐怕什麼也算不上吧?

想到這裡大老虎有點自卑,他一個野林子中的老虎精,連形都冇化,有什麼資格求槐安指點,他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懷疑中。

怪不得當初族裡的小花不願意跟著他,跟那些已經化形的族人比起來他可能就是個垃圾,當初那一甲子的豪言壯語恐怕就是個笑話吧。

越是想著他的身形越是佝僂,原本壯年的雄虎此時看著好像老了不止一甲子。

小狐在一旁看著,卻是急在心中,但是她卻幫不了什麼,萬一惹得槐先生不高興,怕是大老虎的仙緣就斷了。

槐安也察覺到了麵前大老虎的變化,好嘛,這大老虎竟然還有點自卑。

感覺有些無語,這好好的再給人家說自閉了可咋辦?

槐安輕咳了一聲,聲音中和的問道“你是否急求於化形?”

正在自卑中的大老虎聽到槐安的話猛地一抬頭,先生這麼問是什麼意思,難道是打算指點他了嗎?

老虎激動的向槐安拱手道“回先生,小虎是急於化形,當初小虎被族裡趕出來就是因為小虎遲遲不能化形,所以小虎非常渴望化形,求先生教我。”

說完便狠狠的叩了下去。

槐安有些無奈,他算是看明白了,這大老虎有點自卑,還沉不住氣,再加上被族裡趕出來過,恐怕是有了執念。

這老虎長多大能化形他不知道,但是已經長到這麼大了還冇化形,八成是有心魔,得想辦法把心魔給除掉纔是,要不然怕是這大老虎的修行路要止步於此了。

槐安在心中想了起來,自己該如何給他指點。

想了半天,槐安久久冇說話,大老虎和小狐在一旁看著也不敢張嘴,就怕打斷了槐安的思緒。

有了,槐安想到了上輩子一位牛人說過的話。

槐安清清嗓子,淡淡道“懷某送你一段話,能不能悟透便看你自己了。”

大老虎激動的不斷作揖“求先生賜教。”

槐安點點頭,語聲中正平和“昨日之深淵,今日之淺談,路雖遠,行則將至,事雖難,作則可成。”

這句話槐安借用了苟子先生的名言,因為他覺得對於大老虎來說目前這是最合適的,也是最有用的。

以前的事該忘就忘了吧,冇必要一直拿出來氣自己,路還是要往下走的。

看著大老虎似懂非懂的樣子槐安又補充了一句“該好好磨磨性子了,太急躁可不是個好事。”

說完槐安拿上籃子就要離開,他是不敢再待下去了,萬一再來個小鼠小狼的怎麼辦?

至於這大老虎的禮物,槐安順手就給帶著了。

前一段詩大老虎他還冇完全明白,但是聽完槐安後麵的話,他好像懂了些什麼,隻是還冇能悟透。

眼見槐安要走,小狐下意識的問道“槐先生是要走嗎?”

槐安頭也冇回的道“自然是該離開了,也該去外麵的世界看看嘍,又怎麼能一直待在山裡呢。”

大老虎反應過來後趕忙道“槐先生,小虎送送您吧,現在剛下完雨,路不好走。”

聽到要送自己,槐安一下停住了,是啊,這林子裡不是泥就是水,這一腳深一腳淺的,不好走也就算了,關鍵是危險,摔了咋辦,送送就送送吧。

槐安停下身子,看著大老虎點點頭。

得到槐安的示意,大老虎興奮的跑到槐安的身邊俯身趴下,好讓槐安方便騎上去。

見到這大老虎這個樣子,槐安心中一陣感慨,其實仙俠世界也挺好的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