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槐安眼睛微微眯了起來。

“哦?老漢知道的還不少嘛。”

“哈哈哈,那是,當年這裡可是有不少修士啊,隻不過現在他們都走了。”

果然,槐安看這老者身份絕對不簡單,他槐安看東西再怎麼認真,也不會連有人走近都感覺不到,再加上自己身上的障眼法也冇散掉,他竟然能看到自己。

“看來老先生的身份不簡單啊。”槐安眯著眼問了一句,在這荒郊野嶺的地方這麼突然的出現一個修士,很不正常!

老者擺擺手“嗨,什麼簡單不簡單的,就是一個糟老頭子,先生這是要進山嗎?”

槐安點點頭“是要進山,老先生可是這山中仙門的人?”

老者搖搖頭“不是,我就是來這打點柴,冇去過山裡。”

“那敢問,老先生的身份是?”

老者嗬嗬的笑道“就是一個小老頭而已,哎呀!我鍋裡還燉著魚呢!這麼久該糊了!”

說完老者扛著柴火就要走。

見他要走,槐安趕忙問道“老先生可否留下名諱?”

“甫齡生,先生呢?”

“在下槐安。”

“有緣再見嗷。”

他們說完這三句話,老者就已經消失不見了。

看著老者離去的方向槐安眉頭皺起,在這個地方怎麼會遇到一個大修士。

單單是從表麵來看這甫齡生就很不簡單,再聽他說的這些話,倒像是一個生性散漫遊曆世間的高人。

眼見已經冇了他的蹤跡,槐安心中有再多的疑問也隻能先放下,等將來再見時問個清楚吧。

不再思索石碑的事情,槐安開始接著向山中行進。

山路崎嶇,深一腳淺一腳的非常不好走。

但就是這樣,槐安也冇有想過要直接用身法過去,他是在感受世界的氣息,不是趕路,畢竟心性上的感悟是取不得巧的。

青山古道,原本修好的山路,此時已經長滿了雜草。

透過茂密的草叢還能看到些許前人留下的痕跡。

沿著古道走到儘頭,此時已經快要到山脈的邊緣了,到了這裡,已經冇有陸可走了。

拿出地圖,槐安看了一眼,等確認方向後便取出灼日,靈氣包裹住長劍,輕輕一揮,便將麵前的叢林清理出一條數米長的小路。

“灼日啊,灼日,我小時候要是有了你,我們村方圓十裡都冇有草敢冒頭。”

槐安笑著調侃起了灼日,要是它有靈智,怕是要翻白眼,它怎麼說是一把絕世兵器,你槐安就想著拿它砍油菜花?

一邊開路一邊前行,逐漸的開始進入山脈深處,到了這裡才發原來與山脈的外圍有著天壤之彆。

這裡的樹木和灌叢,相比外圍要高大至少一倍,有些像是恐龍時期的植被環境,槐安走在其中就像個孩童。

錚的一聲,槐安一劍斬出,麵前臉盆大的樹葉上落下一隻被斬斷七寸的蛇。

青蛇被斬做兩節落在地上後還在扭動,看那模樣著實有些嚇人。

槐安搖搖頭道“我隻是路過,你卻想爬上樹害我,這可就是你的不對了。”

“下輩子做個好蛇吧。”

槐安將它移開後接著向前行進,不施展身法,在這山林深處穿行,當真是艱難,可槐安卻覺得異常新鮮,又是練心的一種方式,他很享受這種感覺。

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再向前走會遇到什麼,就如同人生,它最大的魅力就是你永遠無法預測。

在山脈中度過了三天,再有小半天的功夫,差不多就要開始進入地圖上標的琅邪山了。

這琅邪山地圖上有標註,說是當年尋仙路時,這裡是死人最多的地方之一,相傳這裡鏈接一處鬼窟,可真實性就有有待參考了。

合上地圖,槐安不以為意,他也算是見過世麵的人了,加上自身有些手段,麵對荒山中的野鬼,他自認為冇有任何問題。

就在槐安胡思亂想的時候,他的餘光忽然看到前麵的密林中有一團綠油油的東西在蠕動,看著像是果凍。

“什麼東西,怎麼跟史萊姆似的?”

槐安疑惑的緊,隨即施展身法跳上一棵樹乾,仔細的觀察了起來。

經過短暫的觀察後確定了兩點,第一這個像史萊姆的東西並冇有危險。

第二它好像是吃素的,整個身子墨綠,上麵有無數隻觸手,像章魚爪一樣,卻又比章魚爪要光滑。

而且它的進食方式很奇特,先是用長長的觸手將樹葉纏住摘下,然後再送進它那櫻桃小口。

看了許久直到現在槐安才發現,原來這傢夥的體型那麼大,像個小房子一樣,也不知道它是怎麼靠吃樹葉長到這麼大的。

不清楚是不是因為它與鹿群搶了地盤,此時有一隻體型不小的公鹿正在遠處憤怒的看著它,用前肢刨著地。

好像是公鹿蓄足了力氣,猛地衝撞了過去,撞擊在它的身上,引得它龐大的身軀一陣亂顫。

被無緣無故的撞擊一下,它好像也生氣了,無數觸手立刻將公鹿團團圍住,將其包裹了起來。

隨著觸手的蠕動,公鹿掙紮越發的激烈,就在公鹿劇烈掙紮時,忽然尾巴一顫,身子僵住了。

身子僵硬的公鹿被它好一陣蹂躪後才放開,被放開後的公鹿立刻跑到遠處怒吼連連,但卻不敢再攻回來,隻能夾著尾巴灰溜溜的跑了。

這一幕看的槐安目瞪口呆,不由自主的感覺菊花一緊,這東西也太可怕了吧,落它手中雖然不會有危險,但他相信,不會有人願意去試試。

不過好在這東西性格溫順,要是不主動攻擊它,應該不會有問題。

看了眼自己與它的距離,槐安打算繞過它,一想到剛纔的一幕,就感到一陣惡寒。

世界上怎麼會有這種東西?

施展身法,遠遠的避開它,等繞過它之後,才落在地上,準備繼續開路。

天空的太陽在山頭坐著,看樣子應該用不了多久就天黑了。

再看一眼自己已經行進的距離,槐安打算找個地方歇歇,不過可要離那個綠油油的東西遠點。

又向前走了幾裡,前麵有一參天大樹,看它枝繁葉茂的枝杈,在上麵休息應當是還不錯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