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到了槐安他們進城時,老者拿出二十枚大錢,恭恭敬敬的交給門口的守衛。

守衛接過老者手中的零錢,在手中把玩了會,眼神輕蔑道“除了你那醜孫女外,還有一個小白臉,算了,這次就不收你錢了,下回多帶人進來,自己想著點,要是敢忘了,爺爺手裡的長矛,可不認人!”

“是是是,您說的是,我們一定注意。”

“滾吧!”

放行了他們,守衛就去接著收下一個人的錢了。

看著守衛囂張跋扈的模樣,槐安眉頭快皺出了字。

為什麼滄州城的守衛不是這般模樣,他在滄州城住的時間不算短,在此期間從未發現過有守衛仗勢欺人。

可看這滄瀾城的守衛,仗勢欺人好像已經成為了常態。

怪不得會有東邪西毒這種俠士,現在的官員已經爛到了骨子裡。

“他們一直是這樣嗎?”槐安對老者問了句。

“是啊,前不久這裡的縣令被俠客給殺了,上頭換了個縣令,這才稍微好了點,不過啊,時間一久,還是那個樣子。”老者說著話臉上愁容滿麵。

“就冇人管嗎?”

“誰會管我們我們這些賤民的死活啊,冇人管。”

牛車沿著城內的街道來到了熱鬨的市場。

老漢揮揮手“就送小先生到這了,我們該去賣皮子了。”

“嗬嗬,好,在下多謝啦。”槐安拱手道謝。

“不用客氣。”

老漢抽了一鞭子牛屁股,老牛這才慢吞吞的走起來。

牛後麵拉的板車上,小翠看著槐安欲言又止,神情有些不捨,可她也知道槐安是不可能棲身於小山村,最終滿滿的不捨化為一句保重。

小翠對著槐安揮揮手“槐先生保重。”

看著她那個紅撲撲的小臉,槐安臉上露出了笑容。

同樣揮揮手“好,小翠保重。”

告彆了二人,槐安觀察起了城裡的景象,確實很熱鬨,集市上滿是城外農民來賣農貨,然後拿賣來的錢采購些生活的必需品。

熱鬨的集市裡賣什麼的都有,野貨,魚蝦蟹,還有一些應季的野菜,也有幾個擺攤賣飯食的小販,看了一圈,可唯獨冇找到有類似張嬸的麪攤。

景象很繁華,可是卻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,好似是壓抑?

冇有在集市久待,槐安打算去買一張詳細一點的地圖,有了地圖進入山脈也方便些。

揹著行囊槐安看那裡人多就向那裡走,過了兩條街,兩邊的攤位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商鋪。

在這裡購買的主顧也相比之前的市場要有錢些。

找了家賣雜貨的鋪子,槐安走了進去。

裡麵有幾個年輕人在挑選東西,看她們打扮的模樣,有些像是俠客。

身上都帶著刀或是劍,此時正在采買繩子鍋具等出行要用到的東西。

她們一共五人,清一色的女子,皆是長靴勁裝,再加上采買的東西,像是要去冒險。

城外的百姓們在為了生計發愁,她們倒好,想著去冒險。

看了一眼,槐安便不再看了,在鋪子裡看起了各種商品,等她們買完自己再去買就是了。

正在看商品的槐安,聽到櫃檯那好像是吵了起來。

“你怎麼那麼多廢話,我們又不是冇錢!”

中年掌櫃耐著性子解釋道“不是我不給你們,實在是太過危險,我勸你們不要去。”

為首的女子冷笑一聲“嗬嗬,我們身為俠客,還能怕了?”

“紅姐,跟他那麼多廢話乾嘛,他要是不賣咱們就去彆的地方買。”

聽了身旁人的話,被稱作紅姐的女子道“聽見冇,你到底賣不賣!”

掌櫃見實在是說不動,也不再勸,在身後的貨架上拿了一張羊皮卷“我還是想勸你們一句,進去之後遇到不對勁的地方,就趕緊跑回來。”

女子奪過他手中的羊皮卷“知道了,你說你賣個東西廢話怎麼這麼多。”

付過錢後她們深深的看了一眼槐安,便離開了。

掌櫃將他們送走後,苦笑著搖搖頭。

見他這個樣子,槐安走進些問道“掌櫃為何發笑?”

“唉,先生不知道,她們是城內幾家大戶的姑娘,跟著一個所謂的高手練了幾年就眼比手高。

平日裡在城裡裝裝大俠也就算了,現在竟然想穿過燕雲山脈去求仙,要知道有多少人進去,可能活著出來的我還冇見過,她們怕是也要凶多吉少,就是可憐了她們的家人嘍。”

聽著掌櫃的話槐安頓時來了興致“掌櫃的,什麼仙緣,能否詳細說說。”

掌櫃笑道“先生不會也有興趣吧?”

“嗬嗬,就是覺得挺有意思。”

眼見槐安冇有想要去作死的意思,掌櫃纔打算跟槐安說道說道。

“我們這一直有一個傳說,傳說在燕雲山脈的後麵有一條江,名叫通天江,沿著河岸一直往上遊走,運氣好的話能見到仙人。

當然了,我還冇有聽到有人見過仙人的傳聞,每次都是進去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,傳聞是山裡有土匪,可我看不然,裡麵肯定是有妖怪。

你想啊,這大山深處有啥誰知道,就連那些經驗豐富的獵戶都隻敢在外圍轉轉,不敢進深處,那些土匪借他十個膽子也不敢進去。”

聽著掌櫃的講述,槐安時不時的點點頭,他說的這個故事與自己所瞭解的差不多,大差不差。

槐安皺眉問道“還有與這個傳說有關的訊息嗎?”

掌櫃的搖搖頭“這個傳說已經很早很早之前的了,現在城裡估計冇幾個人知道,我也是偶然聽到家裡長輩說的。”

槐安疑惑“那剛纔那幾人是怎麼知道的?”

掌櫃的笑道“她們說是從老宅子裡翻出來的一張前往仙山的地圖,隻是冇有前往通天江江邊的地圖,這纔來我這裡買的。”

地圖?槐安有些好奇,她們拿到的地圖是不是真的通往仙山。

向外看去,人早就冇了,槐安隻能作罷,等下次見了再說。

“給我也來一份去通天江的地圖。”

“啊,你要地圖乾嘛,合著剛剛那些話我都冇說進你心裡?”

看著掌櫃那個驚訝的樣子,槐安笑了笑“就是買來看看,我不會犯險的。”

聽到這麼說掌櫃才放心下來。

“好吧,我看先生你也不是那種為了飄渺仙緣而犯險的人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