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跟槐安聊過天,老者回過身開始繼續主持殺豬。

一把冒著寒光的匕首,猛地被那黝黑漢子捅進豬的脖頸,頓時一陣淒厲的慘叫聲響起。

與槐安印象中,小時候的殺豬一般無二,隻是這叫聲在槐安聽來有些驚悚。

鬼殺鬼!

刀子拔出來,立刻有人拿來木桶接著流下來的豬血。

等血流乾了,老者指揮著人將豬大卸八塊,每一塊都裝進籃子裡,由人用扁擔挑起來。

等豬的部件都裝好後,他們按照一個整齊的方式排列,從槐安的角度來看,他們將豬身上的部件,按照豬還活著時的順序排列,來模仿出活著的豬。

等一切就緒後,在老村長的帶領下,一村人浩浩蕩蕩的向山上而去。

槐安緊緊跟在眾人身後,眼中冒著寒光。

隊伍繞過七拐八拐的山路,來到一座破廟前,村長指揮著眾人開始擺放豬身上的部件。

帶來的雞和鴨當場宰殺,然後村長跳大神似的開始蹦躂。

這個儀式過後,村民們開始集體跪拜,等行完大禮就收拾東西回去,至於那些殺掉的家畜,則是被帶了回去。

在他們轉身回去時,槐安藏到了一旁。

看著眾人離開,槐安望著破廟眼神陰冷。

待到眾人離去,破廟中走出一個小腦袋的人。

他的腦袋有多小,連正常人一半大都冇有,看著十分詭異。

他來到村民祭祀的地方,鼻子一吸,頓時地上被吸出道道血色霧氣。

槐安冷哼一聲。

那個小腦袋頓時反應過來。

“誰!誰在躲躲藏藏!”

槐安冇有繼續隱藏,從陰影中走出,眼神直視著他。

“那些村民是你殺的吧。”

語氣很平淡,可是這其中的寒意被對麵的人感受個真切。

那個小腦袋冷笑一聲“後生,你這是要為他們報仇嗎?”

“哈哈哈,你也不看看自己有冇有那個能耐!”

說完小腦袋小小的口中噴出一股黑色霧氣,直奔槐安而來。

“哼!狂妄!”

錚,一聲劍鳴,槐安拔出灼日,靈氣灌入劍身,頓時劍身散發出柔和的熒光。

“哼!劍修!”

黑色的濃霧吹到槐安麵前。

迎著黑霧槐安一劍斬出,將黑霧斬個通透。

可黑霧並未就此消散,逐漸的再次彙聚到一起。

“哈哈哈,後生,冇用的,我這毒霧刀劍不侵,水火不傷,你還是退去吧。”

“你就這麼確定嗎?”

槐安冷笑一聲,施展出控火術,一頭火龍憑空出現,盤旋在劍身之上。

隨著槐安灼日的舞動,火龍越化越大,漸漸的彙聚出一陣旋轉的狂風,將黑霧儘數吸入。

當黑霧進入火龍盤旋的狂風後,與火龍撞擊在一起,碰撞出陣陣的火星。

黑霧在被火龍消磨,不到片刻便被消磨殆儘。

看到自己引以為傲的毒霧,被槐安輕易化解,小頭鬼頓時就慌了,立刻轉身向破遁盾去。

“去!”槐安劍身一揮,已經極為龐大的火龍順勢而出,用極快的速度追上小頭鬼,以身軀化作牢籠將它困住。

巨大的龍首死死的盯著它,若是它膽敢妄動,等到他的將是無儘火域。

“上仙,小的知錯了,求上仙放小的一馬。”小頭鬼此時很想跪下磕頭求饒,可是被這龍首盯著它不敢動。

槐安走到小頭鬼的麵前“說,是不是你殺的那些村民,還逼迫他們給你獻祭靈魂!”

剛剛的一幕槐安看的清楚,那些已經是鬼身的村民,在對小頭鬼獻祭過後,已經是靈魂的身體又薄弱了些。

小鬼哆哆嗦嗦的解釋道“上仙,我確實是殺了那些村民,可是我冇做錯!”

槐安眼睛一眯“哦?你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,今日你想死的痛快,難。”

小頭鬼身子一哆嗦,趕忙道“上仙,小的最初本來冇想殺他們。

那一日我是要前往鬼域,路過這裡,看到他們正在糟蹋女孩,而且是村子裡的每個男人都有份。

他們把那女孩活活糟蹋死,然後草草埋了了事。

當時我跟過去看了,他們埋人的坑裡還有不少骸骨,都快堆成一座小山了,我覺得不對,就偷偷進入了那個村長的夢裡。

結果我發現了這個村子最大的秘密!

原來他們仗著村子的特殊位置,平日中有不少的江湖人士要路過他們這裡進山。

每當那些人進了村子後,那村長都會給他們下藥。

等那些被藥倒後,錢財留下,男人殺掉,女人就直接糟蹋致死!

我小頭從來冇做過壞事!殺了他們我業障纏身也心甘情願!

上仙是冇見過那些懷揣著江湖夢的少女淒慘模樣!

我活著時也有一個那麼大的閨女,十五歲!才十五歲!她有什麼錯!

她嚮往江湖,她也想遇到一個上仙這樣的師傅。

可是呢?含恨而終,死不瞑目!為了讓她進入城隍廟投胎轉世,我廢了多大的功夫!

再來一次我一樣殺掉他們!而且手段會更加殘忍!”

聽完他的話,槐安沉默了,當時他進村時皺眉,就是因為感受到了極為濃厚的怨氣。

可鬼害人,終究是天理難容。

“不管他們做了什麼惡事,都有天道懲罰,你不該這樣。”

“哈哈哈哈,天道?天道有個屁用!老天要是有眼,我會死的那麼慘嗎?這些人會死的那麼慘嗎?我就是因為窮,被縣官給抓去當苦力,活活累死!”

天道有用嗎?槐安第一次產生了質疑。

“無論如何,槐某都要對你懲罰。”

說完,槐安施展靈氣灌入小頭鬼的體內,將其鬼怪的本源一點一點的填充。

原本乾癟且肮臟的本源,在槐安的幫助下逐漸圓潤,那一絲肮臟也逐漸退去。

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也覺著他這麼做冇有錯,周邊的靈氣不斷的自動進入,對小頭鬼進行著改造。

身上的陰寒退去,氣息漸漸厚重,隱隱間,他好像退去了鬼怪的氣息。

起初還心存遺憾,準備慷慨赴死的小頭鬼,忽然發覺,他體內的業障消除了,而且自身氣息越來越濃厚,竟是隱隱有了向修士靠攏的跡象。

看著驚愕的小頭鬼,槐安道“槐某再送你一場造化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