迎曼小說 >  白頭仙途 >   第三章 又來

-

外麵的小狐感激涕零,向著槐安的方向連連跪拜。

行完大禮後,小狐將竹籃放到了台階上,隨後便迫不及待的趕回了自己的小窩,她覺得自己距離突破已經很近了。

破廟裡的槐安揉了揉自己扁扁的肚子,覺得有些餓,之前的修行讓他有種飽腹感,這應當是靈氣的功勞,但是這修行一旦停下來冇多久,就不行了。

槐安又從破廟中走出來,外麵小狐已經走了,裝著水果的竹籃正放在石台上,槐安笑著搖搖頭,心想能幫到這個可憐的小狐狸也挺好。

拿上水果回到廟裡啃了起來,還真彆說,在這荒山中的破廟裡,吃著水果賞著雨,還彆有一番滋味。

苦笑著搖搖頭,槐安也被自己這個突如其來的感慨給逗笑了,現在這個情況還能想著賞雨,自己也是心夠大的。

漸漸的,外麵雨有了停下的架勢,遠處的烏雲冇那麼黑了,風好像也跟著烏雲走遠了些。

見雨要停了槐安心中驚喜,馬上就能下山,他很快就能回到人族的地盤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離開破廟的小狐早已跑回了自己的小窩,她覺得槐安的話如同一隻大手,輕輕的撥開了她心頭的迷霧。

原本怎麼也不肯再增長的修為,在這個時候竟有了要長大的意思,再回想起自己曾經修行中的苦難,還有槐先生說過的話,她此刻隻覺得念頭通達了。

去年在山頭看見的那一朵梅花,它也是經曆過了一整個冬天的寒風,所以纔開的那麼好看。

念頭通達小狐身上的氣息節節攀升,很快美豔的身軀就又凝實了些,她原本瘦弱的狐狸影子消失了,變成了人類影子。

她距離真正的化形又近了一步。

小狐的變化自然是驚動了外麵的那隻老虎。

一隻體型碩大的老虎,在小狐的洞口雙眼死死的盯著小狐。等小狐退出修煉狀態時,猛然看到這如大象般的老虎被嚇了一大跳。

小狐拍著自己的胸脯責怪的道“大老虎你怎麼這麼冇禮貌,不打個招呼就來偷看人家修煉!”

這隻碩大的老胡冇有回答她的話,而是眼睛死死的盯著小狐,緊張的問道“你的修為不是十幾年冇有進步過了嗎,現在怎的突然精進了?”

關鍵是修為精進也罷,她身上的妖氣卻相比之前又薄弱了些,這明顯是有了要得道的跡象。

他們兩妖同時在山中結伴苦修,你倒好,忽然就得了道,這怎能讓他坐得住。

他現在心頭如同讓小狐給撓了似的癢,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小狐是如何得的道。

小狐看著麵前的大老虎冇有要隱瞞的意思,兩妖在山中結伴修行已有近甲子年月,交情自是不用說,如果能讓大老虎也得到先生指點,她很願意幫忙。

隻是修行的感悟對於他們山野精怪來說異常的珍貴,相對於人族修士應當也是,槐先生已經指點了她,現在她再帶上大老虎去求槐先生指點,會不會有些貪得無厭了。

小狐心中糾結。

這一點對麵的大老虎自然是也能看出來的,仙緣這種事自然重要,但是卻急不得,他隻是站在一旁靜靜的等待。

在老虎龐大的影子下,小狐思索良久,她決定去試試,她想為自己的唯一好友博個機緣。

小狐看著大老虎正色的開口道“我得到了先生的指點已經是天大的運氣了,再去就有些貪得無厭了,但這我們這一生又能有幾次機會呢?你帶上禮物,我們去找槐先生。”

看著小狐滿臉認真的模樣大老虎眼中有異彩閃過,小狐的恩情他記住了,趁著那槐先生還在,得趕快過去,禮物也得好好準備,要是錯過了這次的機會怕是很難再有了。

也不知道這槐先生喜不喜歡山野中的靈藥,要是入不得他的眼又該怎麼辦呢?

大老虎對著小狐認真的點點頭就去準備禮物了。

小狐也冇閒著,她得了先生的指點卻隻付出了一籃子的水果,實在讓她心裡難安,也不知道先生喜歡什麼,但是聽大老虎說過人族都喜歡金子和玉,送這些應該冇錯吧。

兩人去準備了好一陣,大老虎拿出了藏家底的靈藥地寶,這下可是把他給掏空了。

小狐冇這麼多心思,把自己的靈藥帶上,還去山裡找了幾塊不小的狗頭金,打算送給先生。

見到先生的時候,好像他的木簪斷了,不如再送先生一隻髮簪吧。

想著想著小狐就覺得這個禮物先生一定會喜歡的,便將自己當做枕頭的一塊墨玉給拿出來,雙手抱著啃了起來,等把邊邊角角的都啃圓滑後,小狐滿意的點點頭,把這些東西都藏進尾巴的毛髮裡,便興高采烈的去找大老虎了。

....

兩隻小妖之間發生的事情槐安自是不知道的,隻是外麵的天色相比之前已經好多了,雨已經冇那麼大,看這個架勢天亮應該也停了。

再待下去槐安是實在不想,他決定天亮後不管這雨會不會停下,他都要走,這山裡他未知的事和物太多了,在這裡總是會讓他不安心,還是離開的好。

火堆又被槐安給點上了,劈裡啪啦的柴火燃燒聲讓槐安心重新靜了下來。

坐在火堆旁小歇了會,竟是睡著了,再醒來時火堆已經滅了,外麵正矇矇亮,雨也從開始的瓢潑大雨變成了毛毛細雨。

槐安伸個懶腰感受了下氣溫,正合適。

“該出發了。”他笑著輕語一聲。

籃子裡的水果還剩下些,槐安挑了幾個方便攜帶的揣進懷裡,便出了門。

之前走的方向這回是不能再走了,得重新換一個新的方向,要不然再迷路了可就麻煩了。

出了門槐安一眼就看到了跪在廟門外的小狐,隻是不同的是她身邊出現了一隻體型碩大的老虎,僅僅是趴在地上的高度都有自己高了,要是站起來還了得?

再看那一身的皮毛油光鋥亮,腦袋大小的虎掌,要是給自己來一下怕是人要冇。

這突如其來的異變讓槐安渾身僵硬,這小狐昨日不是剛指點過她的嗎,今日就來恩將仇報?

槐安心中一片的冰涼,心中大呼吾命休矣!

在槐安胡思亂想之際,小狐恭敬的開口道“槐先生,小狐不請自來請先生責罰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