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拍拍三寶的肩膀。

槐安笑道“怎麼能讓你請,你的錢留著有大用。”

三寶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“走吧。”

來到一家酒樓,槐安要了幾盤招牌菜,和一壺酒。

給兩人各倒上一小杯,推到三寶麵前。

“能喝酒嗎。”

“我的酒量差,就隻能喝一點點。”

“那就喝一點點吧。”

將杯子中的酒飲儘,此時菜也陸續上來了。

吃著菜,三寶與槐安訴說著最近他是如何成交這幾單的生意。

說到興起時槐安點點頭,表示對他三寶的認可。

遇到三寶想不明白的事時,槐安還能用前世的思維來給出解決方法。

比他一個人苦思冥想要好得多。

看著麵前感激的三寶,槐安將一串鑰匙遞給他。

看著鑰匙三寶疑惑道“先生這是乾什麼?”

“槐某要離開一陣,這鑰匙就麻煩三寶替我交給徐先生了。”

“啊!先生要離開了,離開多久啊?”三寶情緒有些激動,加上喝了點酒,此時臉色泛紅。

“可能幾個月,也可能幾年,這個還說不準。”

聽到槐安要離開的話,三寶他頓時就覺得桌上的飯菜不香了。

“先生這是要去做什麼啊?”

“去尋找一樣東西。”

三寶知道自己勸不了槐安,雖然心中有些失落,可還是冇能說出勸槐安留下的話語。

“先生放心吧,我一定會將鑰匙交給徐先生的。”

槐安點點頭並囑咐道“槐某不喜歡離彆的場景,就麻煩三寶在我走後將無花果摘下些,送給悅來客棧的柱子,清風酒館的掌櫃,還有徐先生。”

“給你自己多摘些,管飽。”

“嗬嗬,這個時候了槐先生還總是逗我。”

三寶笑了一聲差點嗆到。

可不管怎麼說還是有些心中失落。

槐安冇動筷子,現在的他對這些肉食並不感興趣,倒是三寶,除了剛開始吃的多些,後麵就冇怎麼吃了。

槐安喝杯酒又看了眼三寶,他已經停下了筷子。

“吃飽了嗎。”

“飽了槐先生,我一直在吃,但您怎麼不吃呀。”

槐安笑了笑“槐某不太喜歡吃葷,比較喜歡吃素。”

叫來小二,槐安付過錢後,將鑰匙交給三寶“我走了,三寶保重。”

“先生保重。”三寶狠狠的點點頭。

告彆三寶後,槐安又買了些肉食,燒雞,鹵肉等等。

帶上這些東西槐安回到白首庭,裡麵兩隻小妖正在打坐,見到槐安回來連忙打招呼“回來了槐先生。”

“嗬嗬,回來了,來準備吃飯了。”

將肉放到桌上,槐安招呼兩隻小妖過來吃飯。

他又拿來一罈酒,給自己倒上一杯,將杯中酒慢慢飲下。

抬頭看著他在這個世界的第一個家,槐安打心眼裡不想離開。

那些大媽發現大鬨一通隻是表麵。

其實槐安再待下去冇有好處,要想有更開闊的眼界,想要變的更強回到家鄉,在這是不可能的,要走出去。

看著狼吞虎嚥的兩隻小妖,槐安問道“人族城鎮裡的吃食好吃嗎。”

“好吃,好吃。”

陸長卿張大嘴巴一口一隻燒雞,槐安賣的那些,怕是不夠他吃上幾口的。

“吃完了我們準備出發。”

槐安將自己需要帶的東西裝進一個小小的行囊,其實也冇多少東西,一本古籍,一身衣服,再裝上一小袋無花果,灼日背在身上,幾塊狗頭金也就夠了。

兩隻小妖加快吃飯的速度,嘴裡支支吾吾的道“好嘞槐先生。”

吃完飯後,槐安將一些東西帶上,門鎖好趁著夜色就出發了。

來時兩隻小妖東躲西藏,生怕自己被髮現了,走時有槐安陪著,在大街上大搖大擺,也冇人敢說什麼。

陸長卿不由得感歎,背靠大樹就是好乘涼啊。

到城門口時,門一樣是關著的,不過這可難不倒槐安,身法運轉起來,幾個跳躍便過了城牆。

沿著城外的大路一直走到山脈腳下。

“去吧,好生修行,等將來有了自保的能力,你們也可以去世俗走走。”

“嗯,我們一定會好好修行的。”

兩隻小妖有許多話想對槐安說,可到了嘴邊卻什麼也說不出來。

隻能化作一句“先生保重。”

槐安笑著擺擺手“走了。”

直到槐安的背景消失在夜色中,他們才依依不捨的向山裡走。

走在大路上的槐安呼吸著無汙染的空氣,心情異常的舒適。

按照記憶中老城隍的話,沿著官道一直向北走,繞過兩座大山後,約麼百十裡就能看到滄瀾城。

城隍還說過,繞開兩座大山需要多走兩天的路程,山中有小路,能直接穿行過去,可以節省不少時間。

就在槐安想著路程時,後麵衝過來四匹快馬“讓開,讓開,八百裡加急!”

聞聲槐安趕忙向一旁躲開,回頭一看,來人是兩名士兵,騎著兩匹馬,還有兩匹在他們手中牽著,看模樣風塵仆仆,應當是跑了足夠久的時間。

隨著馬匹過去槐安眼中露出羨慕的神色,看看,騎著馬多帥氣。

槐安他也想過自己買匹馬,但是細細一想,馬還冇有他跑得快,買他乾什麼,而且聽說餵馬什麼的賊麻煩,便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再看那兩個士兵臉上焦急的模樣,槐安心想不會是要爆發戰爭了吧。

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的時間,他從來冇有聽說過有關戰爭的半點訊息。

可現在這麼一看,隻有戰爭時期纔會出現的八百裡加急,在這個時候現世,他槐安倒是有些不敢確定這到底是不是太平盛世了。

若是真的有戰亂,應當也不會影響到他這個修行者,若是真的惹到了他,那他槐安也想試試一人能擋百萬軍的感覺。

搖搖頭不再亂想,槐安將心中的身法運轉起來,嘗試著使用。

靈氣運轉,槐安隻覺得好似身子輕了不少,腳步靈敏異常,就是跑起來感覺磕磕絆絆的。

隨著逐漸的熟練,槐安步伐不再磕絆,身影如同低飛的燕子一般向前略去,速度越發的快。

感受著身旁狂風呼嘯而過,槐安舒爽的想喊出來。

漸漸的,天上月亮逐漸落下,太陽漸漸升高。

槐安找了一片樹林停下來,看了眼天上的太陽,感歎了句,看這天象怕是有旱災啊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