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槐安觀察著空中的功法,字數並不算太長,很快槐安就熟記於心,之後便將玉牌收了起來。

龍族是妖族之首,但說到底也是妖族,妖族大多冇什麼文化水平,當然這隻是對於人族的文化而言,像敖利哪有的終究是少數。

這1部功法就十分符合龍族的特征,冇有1句廢話,句句直擊本源,每1句都在闡述功法的核心,但槐安卻發現了1個問題。

這功法若是小有所成,並不難,但想要精深卻不容易,需要經曆雷劫,也叫天劫,每1次都是在生與死之間徘徊。

若是站在天道的角度上去想,這就很好明白了,天道是公平的,不管世間發生了何種天災**,天道的天平都冇有傾斜。

在槐安的理解中,雷劫有兩種,1種會死人,另1種則是天道的獎勵。

.pp>@!

第1種更多的可能就是心性不夠,實力強大,心性卻跟不上,時常會做出為非作歹之事,那天道豈能容你?

這就是生死劫,除非你能在生與死亡之間達到那個境界該有的心性,否則8成要隕落。

那第2點就很好理解了,你心性尚佳,實力也到了,有憐憫天下的善心,甚至做著1些本該天道纔會做的善事,實力到了,自然而然的就會突破,甚至這種人度的雷劫,都是天道的賞賜,有洗經伐髓之效,以助他更進1步。

老龍的功法問題就在心性上,功法本身就野,又冇有心境上的提升,自然而然的就造成了很大的缺陷。

每每提到龍族,人們心中最先出現的就是體格強大,護短,暴虐,性淫,高傲,等等的缺點,這就是心境跟不上的原因。

至於為什麼龍族從來不改,這1點或許與他們的功法有關,外人極少能有人看到,自己很難意識到自己身上的問題,他們龍族更是如此。

所以槐安深思熟慮後,還是先讓小白修行,心法的事他再想辦法,若是想要憑空創造出來1本如此級彆的心法,那所付出的時間以及精力必定都是難以想象的。

他冇這麼多時間,也冇這麼多的精力去做這件事,隻能先修行,待到化形後,再讓小白去凡塵曆練。

接下來槐安便將他解讀後的功法說與小白聽,時間1天天的過去了,這本功法槐安講述了3天,這3天裡,小白聽得如癡如醉,她頭頂上的小紙鶴也不住的搖晃著腦袋,有些似懂非懂。

槐安這3天的傳道也讓他對於這門功法有了更深的理解,細細研究之下,槐安不得不感歎,這龍族強大是有原因的。

,~歡迎下載^

雖說缺失心法,但這門功法的精妙程度,卻不比那些仙門大宗的要差,而且攻伐極強,若是能練到大成,那將來少不得又是1尊妖帝!

小白與小紙鶴還在沉浸在功法的感悟中,這種時候可不是那麼好得的,所以槐安並冇有打擾她們,而且悄悄的離開了。

隻是槐安冇有發現,他傳道的這3天,這座山上鬆樹與花草長勢,明顯比周圍要高出1截,時而有微風吹過,他們好似有生命1般的搖曳。

此時的槐安已經離開了小世界,魔刹那邊不用他去管,閻鴻也有他看著,不會出問題,小白現在又有了修行功法,化形的事將不必再憂心,好似1切都變好了。

但實則不然,風平浪靜之下,潛藏著的卻是無儘的凶險。

濁海裡怪異的生物,還有青靈界古怪的格局,以及對這裡虎視眈眈的萬魔宗,這可都不是什麼好事情,1想起來,槐安就感覺頭疼。

雖說是有些麻煩,槐安也不喜歡麻煩,但絕對不怕麻煩,他們這片大6上,可是有不少妖族與修士,若是能將他們團結起來,再把魔刹放出來,對付那群魔宗的人還是有勝算的。

搖了搖頭,他將這些亂78糟的想法甩出了腦海,如今距離那些事尚早,還是先顧著眼前吧。

魔氣所化的那名少年還在鏡月宗,槐安看他昨天的表現,倒是與魔刹所說不差,不是什麼大奸大惡的魔,所以槐安也就放任他了。

如今出來還是要再瞧上1瞧,再決定是放任還是關起來。

心中想著,槐安隱去身形,然後由精氣托著向鏡月宗而去。

此時那個給自己取名叫外魔的少年,正在宗門的廚房裡忙活,1隻大鐵鍋,裡麵黃澄澄的雞湯,還有不少從外麵山上采摘的珍稀靈藥,1起熬煮之後,1股藥膳的特有香味飄散了出來。

少年拿起1個小勺,小心的舀了1點,然後送入嘴中,隨後眼睛1亮,但是片刻後又皺起了眉頭,拿起1旁的幾種草藥,揪下來幾片葉子放入鍋中,又熬煮了1會,再次嘗味過後,這才滿意的點點頭。

隨後從1旁拿出1碟小碗,給每碗中盛上1多半,1連盛了2十3碗後,鍋裡見了底,他這才停下。

5指張開,1團黑色死氣化為縷縷絲線,每道絲線端起1隻碗,2十多個碗在他手中上空整齊排列,絲毫不顯得混亂,甚至如魚得水般絲滑。

槐安在鏡月宗的上空虛空中盤膝而坐,目光穿透了牆壁,將魔刹的所作所為看個真切。

直到看見他1手拖著2十多隻碗,滿臉笑意的直奔後山而去,槐安臉上才露出古怪的表情。

這還是外魔嗎?竟然坐上了飯,而且槐安目光掃去,如今的鏡月宗雖然人煙氣少了許多,但建築卻又基本恢複了原狀,不用想這就是那少年的傑作了。

後山的山腰處,有1排整齊的墳墓,甚至每個墓前都立下了墓碑,上麵寫著死氣之人的名字,看1旁的土壤,就是這兩天新土,8成也是那少年乾的。

槐安真想立刻把他抓過來看看,這傢夥是不是被什麼人給奪舍了!

生生忍住這個想法,槐安不動聲色的繼續看著。

少年左轉右轉後來到了後山,這裡有幾間院子,所處環境安靜又秀麗。

院門上有1塊匾,上麵字體細膩,渾然天成,1看便知這是出自女子之手,書寫的是左藥園3個大字。

少年端著雞湯推門走了進去,臉上的笑意自始至終就冇有消失過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