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傾天的威壓砸在1個人身上,這就如同整個世界都在排斥他。

彷彿他就是1片驚濤駭浪中的1小片樹葉,身處漩渦之中,1個風吹草動與稍有不慎都會讓他萬劫不複。

此時他害怕極了,如此大的身形,難道是傳說中的法相嗎?

可如果真的是法相,那能做這法相對手的,恐怕也隻有這個世界的天道了!

想到這裡,他心頭狂振,自己這是無意間招惹了個什麼啊!

哪怕他再後悔,此時也來不及了,威壓這種東西無色無形,看不見摸不著,但卻真實存在與能感覺到。

每位修士身上,都或多或少的有些威壓,差距不大者,難以感受,可1旦差距過大,那威壓也是1種強大的手段。

甚至如果兩者的差距過大,甚至強者單單靠威壓就能碾壓對方,此時就是屬於那種情況。

魔宗老者趴在地上感覺靈魂都在顫抖,就好似將魂魄放在火上炙烤1般。

當1個人與你差不多,或是強上1點,那心中可能有多個想法,而若是超出太多,則隻能仰望,不敢再想其他。

他以及放棄了逃跑的想法,隻希望槐安能讓他死個痛快。

就在他閉目等死的以後,威壓逐漸減緩,直至最後消失。

詫異的睜開眼睛,他發現,天上的麵孔已經消失了,但轉眼之間又發現,槐安原來已經收回法相來到了他的身旁。

望著這道正常人大小的槐安,讓他熱淚盈眶,麵對剛剛的法相時,他宛若在麵對神明,1個冷漠,不在乎眾生生死的神明。

看著他想向自己爬過來,槐安,眉頭緊皺,當即在麵前立下1道結界,讓他無論如何都過不來。

魔宗老者似乎是精神方麵有了些問題,竟然開始哭了起來。

這1幕看得槐安滿臉無奈,隻得讓結界向後移了1些,讓他離自己更近1點。

“你叫什麼名字。”

槐安1說話,老者反倒是平靜了些,不那麼激動了,同時回答槐安的問題也很積極。

“我叫閻鴻。”

“你的宗門叫什麼。”

“我的宗門叫萬魔宗。”

槐安滿意的點了點頭,看樣子他現在已經足夠聽話了,這省了槐安多少功夫,所以他打算將來有這種事,就還這麼做。

先是簡單問了幾個問題,發現對方有問必答後,槐安就開始問起了正事。

“你此行有什麼目的。”

“替宗門抓捕合適的鼎爐,同時收集你們這的資訊。”

“為什麼收集資訊,你們又要做什麼。”

“為將來天下的大1統,做準備。”

“你們宗門又在哪。”

~&

“在清靈大6。”

…………

經過許久的問答,槐安知道了這個世界原本的麵貌。

原來是他目光狹隘了,他所看到的,隻是這個世界的冰山1角,就如同方外之地,若是有人在那生存了許多代,他們的後人早已不知外界是什麼樣,自然會認為方外之地就是這個世界的原貌。

槐安也是1樣,他所處的世界,也如同方外之地1樣,看似很大,可與外麵真正的世界比起來,依舊小得可憐。

而那外麵的世界,就叫清靈大6,也叫清靈界,在那裡,強者如雲,更是有許多數萬年前就已經存在的老怪物。

各方勢力更是多如牛毛,妖鬼魔神仙並立,萬魔宗就是其中的1方邪宗,在人族修士中占據前5的地位,其真正實力更是吊打槐安這邊。

將4海龍王的妖族全部聚集起來,都很難對萬魔宗造成太大的損失,而且這還隻是其中1個。

1想到竟然有這麼大的變故,槐安就感覺頭疼,如果按照幾年前那個夢裡的話來說,他是要助天道1統的,可現在這個情況怎麼1統?

單單是現在這個世界就已經很難統1了,更何況外麵還有1個更大的世界,而且那裡的人更強,萬1打不過可怎麼辦?

1時間槐安惆悵,但還是有好訊息的,例如外麵世界的人想要進入這片世界,是有壓製的,修為越高,被壓製的也就越厲害。

所以他們想要派人進濁海,尋找這種與世隔絕的世界還是不容易的,他們能安穩的生活了那麼久,這也是因為有濁海庇護的原因所在。

雖說他們現在是在受濁海庇護,但槐安總覺得,這濁海不是個什麼好東西。

又從閻鴻那得知了不少外麵世界的訊息,槐安才發現,原來不止是他們進來難,槐安等人出去也難。

首先是要先經過無數異獸所在的濁海外圍,如果穿過外圍還能僥倖不死,那就算是到了關鍵的時刻。

中心處有1片類似蜂巢1般的東西,此物隔絕了兩個世界,同樣也是異獸出生的地方。

閻鴻就是從那個地方進來的,當初進來的時候1共有5隊人,如今卻隻有他的這隊人活了下來,其餘的全部葬送異獸之口。

按照他的原話,這隻是1次試探,而他們也隻是炮灰,若是能活著回去,自然1切好說,可大多數時候,都隻能是有去無回。

像他這種實力,在萬魔宗,屬於墊底的,並且這種門人眾多,在清靈界濁海分佈麵積極廣,用他們來當探路的棋子,在合適不過。

不過等他們下次再派人來,時間恐怕要很久很久,閻鴻說的應該冇假,那麼大的世界,想要找到這裡,難度確實是大,他們也隻能算是瞎貓碰到死耗子。

讀者身

想到這裡槐安也就不那麼擔心了,畢竟這麼久的時間,足足有上千年,如何也足夠了,等他們發現這裡時,恐怕自己已經成仙做祖了。

到時候要是還敢來,那他敢保證,1個都走不了!

至於現在的閻鴻,槐安冇有選擇殺他,留著總歸是有些用的。

槐安在前麵走,閻鴻在後麵跟著,兩人7拐8彎,繞過數個彎道後,這裡出了1片空地,還有1個好似行將就木的老人。

他頭髮花白,正坐在地上,看著眼前燃燒的篝火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昔日的魔刹,在妖族中擁有極高的地位,抬手間,便有數十萬大軍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