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長老本以為外魔是有什麼不好的想法,但冇成想,是要為她包紮傷口。

想到了自己誤會他,心中有些不好意思,便道聲謝“多謝道友了。”

“不必客氣。”

外魔的笑容很有感染力,讓人看瞭如沐春風,看得長老呆了1下,待反應過來後有些臉紅,趕忙扭過了頭。

處理完長老的傷口,外魔看向了周圍,死去的弟子們與魔宗的人,屍體708落,也該打掃打掃戰場了。

但看這些女修們身上瀰漫的哀傷,他主動包攬了收尾的工作。

“今日1戰,你們都身心疲憊,剩下的就由我來吧。”

鏡月立刻就想拒絕,畢竟他是外魔,還給自己取名字叫外魔,怎麼都覺得不是個什麼好東西,但想到剛剛他細心為長老包紮傷口,鏡月就又覺得是她想多了。

而且他還同意對方留在了鏡月宗,正所謂疑人不用,用人不疑,猶猶豫豫不是她的風格,便點頭應下了。

小說*,.歡迎下載<

弟子們的情緒,還需要安撫,而且她緊繃了1天的神經也確實需要放鬆。

當即便帶領弟子們回了後山,該療傷的療傷,該安撫的安撫。

待到眾人走後,外魔就打掃起了戰場,那些魔宗的屍體,被他隨手丟到了1旁。

那些為那些女弟子們收屍的時候,他總會喃喃幾句“正是風華正茂,可惜啊!”

…………

遠在1百多裡外,逃掉的魔宗老頭躲在1片密林中,警惕的看向周圍,直到確定了外魔冇追過來,這才鬆了口氣。

隨後嘴裡罵罵咧咧“真是晦氣,冇想到來這個彈丸之地能遇到1個外魔,還是個土包子,連萬魔宗都冇聽過,回去後我1定稟報宗族大人,派兵將這裡推平,鼎爐全部帶回去!”

就在他自言自語發泄著怒意的時候,槐安悄然出現在他的身旁。

“萬魔宗很厲害嗎?”

“那是自然,我們魔宗在清靈界都是有頭有臉……”

p>

話還冇說完,他就反應了過來,當即臉色狂變,猛然向後掠去“誰!”

他不斷的掃視周圍,已經做好了逃跑的準備,槐安的身影也在這時逐漸顯露了出來。

看到彷彿憑空出現的槐安,他瞳孔1縮,能隱身,並且,他還冇有絲毫的察覺,這說明此人的實力遠遠在他之上。

莫非是這個彈丸之地的強者!想到這裡他心中咯噔1下,自己明明已經如此小心了,竟然還是被髮現,這下麻煩大了!

“道友突然出現是什麼意思,我們無仇無怨吧?”

說著話,他趕忙調整自身氣息,儘量讓自己看起來是個正派修士。

隻是他這點小心思又怎麼可能會瞞得過槐安。

“我們這裡不是彈丸之地嗎?那你怕什麼。”

“道友莫要亂說,我何時說過這話!”

麵對死鴨子嘴硬的他,槐安冇了慢慢套出訊息的耐心,像這種冇臉冇皮的人,隻能讓他看不到希望,纔會老實下來,不嚇嚇他,是不會說出實話的。

說,歡迎下載-^

當即槐安不再理會他,緩緩伸出了右手,對方1看槐安有動作,1點打鬥的心思都冇有,轉身就選擇了逃跑。

若是麵對之前的外魔,他拚死1戰倒還有些許的生機,而麵對槐安他能感受到的就隻有死亡,這個時候選擇硬碰硬,不是勇猛,那是傻!

可惜,他還是低估了槐安,就在他轉身想跑時才發現,自己的身體根本就動彈不得,好似現在控製身體的人已經不是他了,全身上下就隻有眼球還可以轉動。

此時的他已經快要被嚇破膽了,人對於未知的事物最是恐懼,修士也不例外,他還冇見過誰能做到,抬抬手就能把1個修士給定住的,而且是根本就無力反抗的那種。

槐安隻是淡淡的看了他1眼,眼中冇有1絲的情感,冷漠至極,絲毫冇有顧忌對方的恐懼。

喚出小世界的通道,槐安大手1揮,他就將他扔進了小世界中,然後自己也走了進去。

待到2人進入後,小世界的通道立刻消失。

被扔進來的老頭,發現這裡1片1眼望不到頭的鬆林與竹林,兩者涇渭分明,高山流水,景色秀麗。

但他可冇有心思去看風景,而是轉身就跑,管他這是哪裡,活命纔是最重要的。

瞅準1個方向,他鉚足了勁跑,1連逃了半個時辰,距離怎麼說也有上千裡了,最終藏身1片茂密的野草中,連大氣也不敢喘,十分緊張的注視著周圍。

app,&~p。

原本以為自己已經跑了足夠遠,應當夠安全了,但他又怎麼會知道,這可是槐安的小世界裡,在這他槐安就是神,就是主宰,1個念頭可使天翻地覆。

忽然1道目光在他的上空出現,感受到目光的他抬頭望去,發現1張模糊的麵孔在天上浮現。

麵孔之大,無法形容,好似無邊無際的天空都無法全部容納,而模糊是因為距離太過遙遠,這張臉正是槐安的。

同時1股傾天的威壓,浩浩蕩蕩的向老者壓了過來,彷彿天都塌了下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