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有了棗子,槐安冇有立刻拿出來,而是對他們說道“是時候回家了。”

在眾女期待的目光中,槐安連帶著她們,身影忽然升高。

這是槐安借用精氣,將他們拖起來,上麵的人不用動,精氣會將他們送到地方。

這對槐安來說很平常,但眾女可不知道這是什麼情況,1個個被嚇得驚叫了起來。

看著她們是真怕的樣子,槐安隻得用幻術在腳下幻化出1朵巨大的雲朵,踩上去踏實的感覺,讓眾人安了不少心。

而現在也到時候了,槐安將身後的那1把棗子拿了出來。

讀小說

“嚐嚐吧,這可是槐某的特產,吃完能治癒近幾天來身體上的傷,還不會留下疤痕。”

槐安的話讓幾人都意動了,其實她們驚叫過後,就已經知道了,這是神仙,真正的神仙,可不是那群魔人能比擬的。

遇到真仙,這都是在傳說中,或是說書先生嘴裡,有人親眼見過,這可聞所未聞,現在她們有緣能夠1睹仙容,又是何等的幸運。

他的話冇有人回答,她們都在愣愣的看著槐安,彷彿石化了。

槐安對此也不生氣,就這麼站在雲上,伸出手掌看著她們,那1顆顆鮮豔的果實,就近在咫尺。

良久後,有1女子回過神來,眼中滿是敬畏,小心翼翼的從槐安手掌上拿了1棵棗子,放在了嘴裡。

出乎意料的是,這棗子太好吃了,入口即化,而且冇有棗核,清甜的緊,1顆棗子下肚感覺身上暖洋洋的,後背上被抽得傷疤癢癢的,她忍不住伸手去摸,卻感覺整個後背光滑無比,彷彿回到了她們最初的樣子。

而真正讓她震驚的是,好似那裡的傷口也好了,她趕忙蹲下感受1下,確實是真的,女子狂喜不已,趕忙將這個好訊息告訴了其他人。

在這個年代,女子們十分注重貞潔,講究嫁雞隨雞嫁狗隨狗,而若是她們失去了清白,那可真是活不下去,就算是她們能過自己這1關,也很難堵住彆人的悠悠眾口。

因此她們纔會這麼激動,哪怕是在這裡,剩下的棗子被她們1搶而空,等吃下後,她們都驚喜出聲,有些激動到落了眼淚,不停的向槐安道謝。

[email protected]>^>

槐安也很坦然,感謝都受了下來,藉助天道精氣飛行速度極快,此時已經能遠遠看到城池的輪廓了。

眾女也知曉到了離彆的時刻,雖說隻是相識這麼短的時間,但槐安那溫文爾雅的模樣卻深深的印在了她們心裡。

眾女跪在雲朵上,滿是感激問道“仙長可否告知我們名諱?我們也好為仙長立牌位。”

看著眾人期待的眼神,槐安笑著搖了搖頭“相逢何必曾相識,今後有緣自會再見。”

聽到槐安的話,眾人有些失落,不過想來也是,救下她們,或許在仙長的眼中隻是順手而為,她們1介凡人,又有什麼資格知曉仙長的名諱呢?

槐安純粹就是嫌麻煩,若是他的名字在凡間流傳了起來,將來也是件麻煩事,但他是真冇想到,這些女人們會自己腦補這麼多。

此時已經到了城外,遠處就是城門,槐安就不過去了,北邊還有個鏡月宗,他打算去看看,若是能助1臂之力,那他也不會吝嗇。

將雲朵停在了官道傍邊的叢林裡,槐安與眾女告了彆。

“去吧,對外說是在叢林裡迷了路便是。”

“嗯!謝謝仙長!”

p,

“仙長再見!”

幾人看著槐安眼中儘是不捨,若是尋常時候,說不得要求著拜師,可現在,還是算了。

女子們3步1回頭,待到城門口時,還在向槐安的方向眺望。

殊不知槐安已經走遠了,此時的他正在天上,1路向北而去,他要去看看那魔人口中的長老是什麼樣。

還有那鏡月宗,他總覺得有些熟悉,卻又1時間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。

從這座城鎮出發,槐安1直向北行進了近8百裡,也冇能找到魔人口中的地方。

這讓他不由得有些懷疑,是不是那些魔宗的人在騙他?

細細想了想,應該不是,在求生欲的影響下,人很容易就說出1些秘密,更何況這也不是秘密,而且他魔宗的人,能寧死不供出同伴的蹤跡,他是1點也不信。

如果不是訊息的問題,那就是路線的問題了,那人所說是在北,他卻向西走了3百裡,然後才向北,隨意偏差應當是在這。

但槐安又懶,不想重新走,就乾脆把神念放出來,鋪天蓋地的向周圍籠罩。

說app——-p>

神唸的覆蓋範圍從5百裡,到1千裡,很快槐安就發現了魔宗的人,還有那鏡月宗。

但這神念全麵鋪開,所接收到的無用資訊就太多了,幸好這裡是荒山野嶺,若周圍滿是人族城鎮,恐怕槐安能被吵死,或是眼睛辣死,這也是槐安在不是必要時刻,從來不會使用神唸的原因。

因為真的很吵,資訊多了就會變得很雜很亂。

知道了方向,槐安也就心中有數了,當即便在空中慢步走了起來,隻是他這1步看似是與尋常人1般,但在精氣的加持下,這1步便是數十裡。

從這裡走到鏡月宗,1共也就十幾步的事,當鏡月宗的山門映入眼簾,槐安才發現,他何止是在哪裡見過,他身後的灼日還在這裡乾過不少壞事!

但此時的鏡月宗,情況並不容樂觀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