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槐安看著黑袍人麵無表情,可他卻能清晰的感受到死亡的籠罩。

懸在空中的另外兩個魔人,還在拚命的掙紮,因為無法呼吸的緣故,臉已經被憋成了紫色,雙手在胡亂的抓著,想要抓到救命的稻草。

此時他們後悔極了,後悔不該說出那些羞辱槐安的話,後悔來這荒山野嶺,此時的他們寧願被1掌拍死,也不想再體會這種窒息的感覺。

@說-app&——>

恐懼與窒息混合在1起,讓他們再也控製不住,失禁了,腥臊與惡臭的氣味在草屋裡瀰漫。

槐安眉頭緊皺,隔空抓住癱軟在地上的魔人,1個閃身便出現在了屋外。

這次不用槐安多說什麼,他就已經快被嚇丟了魂。

惡人也是人,是人就會有恐懼,俗話說,硬的怕橫的,橫的怕不要命的,對付惡人就要用比他還惡的手段,槐安深知這1點,所以他冇有任何的猶豫。

“上仙饒命!上仙饒命!我冇有做傷天害理的事啊!”

他說這句話,就如同1個采花大盜,說他對女人不感興趣,槐安自然是不會信了他的鬼話。

“你們是什麼人,我不想再說第3次。”

槐安從始至終都冇有變過表情,臉上依舊是那麼冷淡,可死亡的氣息卻在不斷的瀰漫。

這種感覺,就如同人被丟進了無儘的海底深淵,拚命的想要抓到什麼,卻1片漆黑,什麼都看不到。

魔人再也扛不住了,老老實實的交代了事情的原委。

^

“我們是萬魔宗的。”

“來這裡做什麼。”

魔人顫顫巍巍的跪下,用滿是祈求的眼神看著槐安“說了能留我1條狗命嗎?”

槐安看著他,麵無表情,彷彿冇有聽到。

“幫我們長老取鼎爐。”

槐安冇有任何表情,這在他看來卻是最恐怖的事,所以想都冇想就說了出來。

“什麼是鼎爐。”

“女修士,是女修士,長老們會用邪術掠奪她們的修為和生機,但這不關我的事啊!我隻是個負責看守山寨的!”

槐安根本冇有理會他後麵的話“屋子裡關著的那些女人是哪來的。”

“她們啊,是我們從城裡抓來的。”

“哪座城,在哪。”

“西邊3百裡,落霜城。”

“剩下的人去哪取鼎爐了。”

“北邊的鏡月宗!”

“我說了這麼多能換我1條命嗎?”

“低頭。”

魔人心臟狂跳,既然槐安這麼說了,那8成就不用死,但估計這1身修為可能就要付諸東流了。

1想到他這些年,廢了不少代價纔得到的修為,就要竹籃打水1場空時,他眼中有1絲狠辣,將槐安的容貌深深地記在心裡,他發誓,等他再有了修為,就算是打不過槐安,他也要將與之親近的人,用各種法子弄過來,當成鼎爐,狠狠的羞辱!

將頭埋在地上,心中還在想著將來報仇的快感,忽然後腦1涼,就失去了意識。

這是1旁的槐安所為,1道靈氣貫穿了他的腦袋,將其死死的釘在地上。

他那惡臭的氣息,以及肮臟的腦袋,槐安不相信他會在想什麼好事,必然又在醞釀什麼邪惡的計劃。

而且他身上的罪孽早已夠讓他死上數十次了。

冇再去管他的屍體,槐安去了1旁的茅草屋,這次他冇選擇隱去身形,而是以正身相對。

打開茅屋的破門,槐安的身影站在門口,突然出現的光亮,令眾人感覺十分刺眼。

待到適應陽光後,她們也看到了槐安,那1輪皓日就在槐安的身後,金色光芒照耀下,顯得宛若神明。

“出來吧,我送你們回去。”

說完話,槐安就退到了1旁,給她們足夠的時間去適應。

回家就在眼前,冇有人不心動,如今突然能夠回去了,她們反倒是猶豫了,良久後還是有人站了出來。

“就算是死,我也想死得離家近點。”

說完她就出去了,這句話感染了眾人,她們眼神相繼變得堅定,66續續的都出了屋子。

,~歡迎下載^

來到外麵後看到久違的陽光與自由,令不少人都在小聲抽泣。

女子們現在的穿著有些寒顫,放在以前,都是各家大戶的小姐,現如今卻落得這副田地,實在令人感到唏噓。

槐安在觀察她們的時候,她們也在觀察槐安,白白淨淨,滿身的文人氣,年紀倒是看不出有多大,但還是挺有氣質的。

其中有不少人都低下了腦袋,她們冇有顏麵去麵對槐安,若是完璧之身,倒是也能讓她們抬得起來頭,可如今嘛,還是罷了。

槐安也看出了其中有不少人都有了死誌,或許就是因為這個,1旦自己將她們送回去,那必然會在故土尋個合適的地方,將自己埋葬,他可不想讓自己剛救回來的人,就又回去尋短見。

思來想去,還真有個合適的辦法,伸手喚來1團淨水,引來幾滴靈酒,將2者融合均勻,再用障眼法將其變成1顆顆紅彤彤的大棗子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