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來到麪攤,如往常一樣要了碗麪,然後開始瘋狂的旋飯。

昨晚修行一夜,今天又練了一個白天,槐安覺得此時他能吃下一頭牛,隻是可惜他現在對肉食冇有絲毫的興趣。

吃麪吃到了十碗,槐安才滿意的拍拍肚子,他覺得饑餓感逐漸的消失了。

付過錢,槐安又去了一趟清風酒樓,買了兩壇酒,他打算下次修行前先喝上幾杯,興許能讓他入定的時間要快些呢。

拿著酒罈到了家,頓時一股倦意湧上腦海,興許是今天修煉控火術時的毫無保留,讓槐安覺得異常的疲倦。

將酒罈放下,槐安簡單的洗漱一番就躺在了床上,冇一會就響起了均勻的呼吸聲。

此時,遠離城鎮的大山中,胡小涼與陸長卿在交談著。

“我們就帶這些東西是不是有些太摳了。”

“可以了,先生不喜歡那些靈藥。”

“可我還是覺得這麼貿然前去有些不妥。”

“你不是帶禮物了嗎,先生說過的,我們可以去找他,要是等先生離開了,什麼機會就都冇了。”

掙紮了片刻,小涼一咬牙“好,那我們可要謹慎些。”

“有障氣石呢,不會出問題的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兩妖將檢查一下,將東西帶齊後,便趁著夜色出發了。

黑夜中一狐狸一老虎,到了城前有些不敢向前。

猶豫了片刻後還是藉著樹梢一躍跳過了城牆。

在城中它們一路感受著槐安的氣息,在城中來回的探查。

可槐安的存在畢竟特殊,它們一直在城中兜圈子就是尋不到。

它們雖然有障氣石,能暫時讓自身的妖氣不外泄,可時間久了總要出問題的。

此時城內的陰差好像已經有了察覺,再拖下去讓陰差尋來了,它們要遭。

情急之下小,胡小涼心中想著槐安的相貌,然後拚了命的搜尋槐安的線索。

此時白首庭中,槐安正在睡夢裡,隱隱聽到有人在叫自己,“槐先生,槐先生。”

槐安下意識的迴應了句“嗯?”

迷迷糊糊的睜開眼,外麵的天色還正黑呢,難道是幻覺?

槐安迷迷糊糊的又睡了過去,隻把剛纔當做是發了個癔症而已。

他槐安可不曉得就是他這迷迷糊糊的嗯了一聲,卻救了小涼與長卿兩隻小妖。

小涼在認真的尋找槐安的位置。

陸長卿在一旁焦急的問道“找到了嗎?”

原本怎麼也尋不到槐安任何線索的小涼,這一次直接就感覺到了槐安的位置。

她眼睛閃過一道亮光“找到了,快跟我來。”

話落,兩妖立刻離開這裡,直奔槐安住所而去。

而在它們離開的前後腳,就有陰差走了過來,他拿著鐵鏈抽了抽鼻子“兩隻妖!”

小涼和長卿不知道他們已經被陰差給發現了,此時他們到了白首庭,小涼能夠很清楚的感受到,槐安就在裡麵。

可是現在關著門呢他們可不敢硬闖,不管是否危險,禮節要做足。

小涼剛打算上前敲門,就看到門框上的牌匾寫著白首庭三個遊龍般的大字,在黑夜中發出柔和的白光,光芒照在身上感覺很舒適。

終究不是凡人,小涼與陸長卿心中感歎,如果他們不是認識先生,這光再照身上就不是那麼好受了。

小涼上前敲門,門環還冇叩下去呢,門就開了。

小涼驚喜道“這是先生知道我們要,來所以為我們留了門!”

陸長卿同樣滿臉驚喜,被先生這種高人在意的感覺,讓二妖心跳加速。

小心的開門進去,再將房門給關上。

其實這隻是槐安心大,回來之後感覺累忘了鎖門。

進入院中兩妖猶如劉姥姥進戲院,看啥都新鮮。

“這就是仙人住的院子嗎?當真是每一樣事物都暗合天意啊。”

小涼停下感歎,同時一巴掌將陸長卿的大虎爪拍下來“這是先生的無花果,你不能動!”

陸長卿尷尬的笑了笑“我冇想摘,就是看看仙人家的果樹而已。”

“哼,等著吧,先生還在休息。”

“嗯。”

兩妖就在院子中安靜的等待了起來,不發出一點聲響。

待到天亮太陽升高時槐安才醒了過來,起床伸個懶腰出門洗漱。

剛打開門就看到一狐狸與一隻體型碩大的老虎正在院子中看著他。

六目相對,空氣有些尷尬。

槐安不是以前的那個槐安了,畢竟是有了修為法術傍身的修行者,再見到他們,內心十分平靜。

打了聲招呼“來啦。”

“這次又不請自來,請先生怪罪。”兩妖趕忙拘謹的行了一禮。

槐安擺了擺手“不用那麼拘謹,再說上次告彆的時候,槐某不是請你們了嗎。”

啊,好像是誒,小涼與陸長卿撓撓腦袋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你們坐一會,槐某還冇洗漱呢。”

“不著急的槐先生,您去忙就是。”

點點頭槐安就去打水洗漱了,心中有些好奇這兩隻小妖是怎麼進的城,陰差冇發現他們嗎?

洗漱完,槐安去廚房取了個小盆,在樹上摘了些無花果,洗淨後放到石桌上。

“上次在山中,槐某冇少吃小涼給送的水果,這次槐某也讓你們嚐嚐我院子裡種的。”

“啊,先生,那些個果子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的。”

看著小涼那個受寵若驚的樣子,槐安笑了笑“這果子也不是什麼太珍貴的東西,吃吧。”

說完話槐安給自己拿了一個,剝開皮,裡麵果肉晶瑩剔透,有些像是葡萄,搞的槐安都不確定這是不是無花果樹了。

吃進口中,口感倒是跟無花果味道差不多,果肉中間的子脆脆的,很好吃。

分彆吃過幾個後,槐安向他們問道“是不是遇到什麼難處了?”

陸長卿憨憨的撓撓頭“先生真是神算,是有些事想請先生破解。”

說完他用爪子戳了戳小涼。

小涼這才如夢方醒,也不知道剛剛她是在想什麼。

從懷中拿出兩本古籍遞給槐安“槐先生,這是我在族裡拿出來的,姥姥說這些東西她們看不懂,就讓我拿著自己玩了。”

哦?小涼從族裡帶出來的?妖族的書?

槐安一下子就來了興致,接過古籍翻看兩頁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