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龍宮內,4位龍王向1個人族哭訴,好似孩童受了欺負,找家長告狀。

人醉了,會變得更加豪放,也會更加更容易理解彆人的情緒。

槐安此時就是這個狀態,他與4位龍王都喝醉了,在千重水的加持下,槐安豪情萬丈。

“何人如此大膽?不如我們1起走1趟!”

槐安膽敢說這話是有他的自信,有4位龍王在,再加上他,什麼人能擋得住?

正巧他也想找個人鬥上1鬥,看看自己究竟有多強。

槐安的話得到了1致的讚同。

“是那濁海,正巧槐先生在,不如我們就去殺他個7進7出!”

讀小說

“好!也該找回場子了!”

“不錯,現在就走!”

4人點點頭,1同喝光杯中酒,隨後便出了龍宮。

4海龍王將槐安圍在中央“槐先生,在東邊,距離很遠,我們快些吧。”

槐安點點頭“你們跟上。”

將灼日從身後取出,槐安拔劍1斬,1道銀色絲線劃過天際,將海麵切割成了兩半,空氣也被劍光撕裂,槐安藏身與劍光之下,速度陡然翻倍。

槐安速度大增,1時間將敖廣等人遠遠的甩在身後。

猛然被甩開,4條醉龍也不再忍著了,各自都放開了,化出了本體,4條體型巨大的龍。

青赤黑白,4色巨龍遊走在雲端,場麵著實壯觀,化出了本體,他們速度也快了起來,但依舊看不到槐安的背影。

兩柱香後,槐安猛然停下,麵前的海麵突生異象,原本碧藍的海麵,忽然到這裡就被分成了兩種顏色,後麵碧藍,前麵卻是混濁的棕黃色。

[email protected]>

其場麵倒是有些像臨福縣的兩色水,不過,這裡可比臨福縣要壯闊多了。

而最為怪異的是,這片濁海上空竟有1種類似於霧霾1樣的東西,槐安的視線想要努力看進去,卻根本無法穿透多遠。

這讓槐安的眉頭緊皺了起來,對於自己的目力他是十分自信的,可冇成想,竟然在這不起作用了。

不過槐安可不是1個輕易言棄的人,1個念頭,體內精氣灌入雙眼,再次向裡麵看去,這次槐安可以輕易看透那層類似霧霾的東西了。

這東西十分古怪,有些類似於地煞之氣,但這可是在海上,又怎麼會有地煞出現?

1時間槐安也有些看不透,這古怪的東西到底是什麼。

正在槐安研究古怪氣體的時候,敖廣等人也終於到了,但他們並未幻化人身,而是以龍體示人。

“槐先生可看出這裡的古怪了?”

槐安點點頭“這濁氣,像是地煞,卻又比地煞要凶得多!”

“是啊,這裡麵有種古怪的異獸,每個長相都不1樣,有的像是6地動物,也有些與我龍族長得更像,他們實力強橫,而且種群擴大極快,每1甲子我們都要率軍進入,斬殺他們相當1部分數量,否則這濁海的麵積就會不斷的擴大。”

@:

聽著敖廣講述,槐安眉頭皺得越來越緊了,他總覺得這東西不像是這個世界的,他在大宣國內幾乎快走完了,也冇聽說過1點與之相似的東西或訊息。

“你可知道這東西是什麼時候存在的?”

敖廣那巨大的龍身,在天空盤旋1圈,似是已經怒氣沖天了。

“這東西存在的時間很久,已經無法追溯了。”

“槐先生,直接殺進去吧,我等不及了!”

4位龍王對這濁海的怨氣已經到了極點,現在僅僅是槐安看著,就已經忍不住要動手了。

槐安少見得大笑出聲“哈哈哈,好!”

“諸君,看劍!”

話落,1道劍鳴聲浩蕩傳出3千裡,槐安率先殺進了濁海之中。

敖廣有樣學樣“諸君,且聽龍吟!”

1道龍吟聲響徹天地,緊跟其後,4道巨大的身影衝進濁海。

今天註定是不平凡的1天,這道劍鳴與龍吟,讓諸多東海妖族膽戰心驚,有些膽子大的追了出來,但麵對濁海的阻攔卻不敢再進1步,隻得又退回去。

濁海之中,槐安在前,劍芒硬生生的將浩瀚濁海撕裂成為兩半,但行進1段距離後,卻並未發現有敖廣口中的異獸。

槐安停下身形,向後麵緊跟而來的敖廣問道“為何冇有異獸?”

敖廣也感到了詫異,他搖搖頭“這濁海我們闖過數次,每次都能遇到許多異獸阻攔,這次倒是怪了,為何什麼都冇看到?”

敖利在後麵1直眉頭緊皺,片刻後他出聲道“我知道了,他們1定都在那個地方!跟我來!”

說完,他便在前帶路,後麵槐安等人對視了1眼,相繼跟上。

敖利帶他們去的地方是方外之地,那裡是如今修行者的大本營。

濁海深處,這裡有上百座島嶼,他們連成1片,在這濁海上顯得與之格格不入,島嶼方圓百裡的海,卻是正常顏色,而且島上靈氣充沛,遍地靈根寶藥。

也怪不得當初修士們會舉宗搬來這裡,如此風水寶地,開宗立派確實是處好地方。

隻是如今島上的人卻開心不起來。

這裡與外界相距十分遙遠,除非是槐安與老龍那般滔天修為,否則想要橫渡濁海回到大6,需要數年時間,而且這濁海上的危險更多,當初他們來到這方外之地,就已經損失了不少人,若是再回去,又要有很大1步人人留下。

但依然有許多人選擇冒險來這裡,就是為了博1線生機,這1線生機是就是突破的機緣。

修士之中有許多人會因為資質的問題,而卡在某1處,若是能夠突破尚好,那將會是枯木逢春,可若是無法突破,那就隻能看著自己1步步的走向死亡。

修行者比起尋凡人,是要活得更久1些,但也是有限度的,通常就是幾百年到幾千年,而大多數人,都會在修為被卡住後,活活將壽命耗光,這對於修士來說,無疑是最痛苦的

當然,其中也不乏有那種向死而生,到了生命的最後時刻突破,走向更高境界的。

但終究隻是少數,看著自己的身體腐朽,眼睜睜看自己走向死亡,纔是常態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