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灼日身上的死氣有了結論,槐安也就不再擔憂了,至於魔刹說的話是真是假,這點不難猜測,將死之人其言也善。

而且這魔刹極為高傲,也不屑於說假話,這點槐安是可以判斷出來的。

魔刹伸手摸了摸胸膛上的傷口,用手指沾了些黑色的血液,在手上搓了搓,隨後淡淡一笑“你也是個講究人,給我留具全屍吧。”

槐安看著他,麵無表情,也冇有說話,身形突兀的消失在了他的麵前。

魔刹是死還是留,槐安有些猶豫,站在天道的角度來想,槐安應當將其滅殺,不管怎麼說,他都是魔界入侵而來的魔族。

看站在一個尋常修士的角度上看,這魔刹讓槐安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,自身實力強大不說,心境也不是一般的高,一個外魔,能讓眾多妖族甘願為他赴死,就可見一斑。

等槐安再出現時,已經到了小白的身旁,此時的小白體型又大了些,盤踞在鬆林之中,身形幾乎與鬆樹齊高,並且氣息也更強大了。

而真正讓槐安驚訝的是小紙鶴,許久未見,這小東西氣息也強大了起來,最初剛剛誕生靈智的時候弱不禁風,現如今,雖說還是弱不禁風,但起碼也有了變化,這無疑是件喜事。

首發-:-p>

證明瞭紙鶴並非完全一成不變的,若是找對了方法,假以時日,恐怕小紙鶴也能化形甚至成為一方大能。

這件事槐安記在了心裡,有機會了會為小紙鶴琢磨琢磨這件事的。

但驚喜也就是一瞬間的事,再看向小白,她如今體格越來越大,自己卻遲遲冇有給她找到能夠支撐化形的功法,這讓他有些愧疚。

細細思索下,槐安感覺機會來了,長卿所在的妖族中,必定是有蛇類的,找他們的族老要本功法,他應該還是有這個麵子的,就算人家不給這個麵子,那他讓敖廣出麵也是可以的。

畢竟現在自己的實力,相比起剛遇到敖廣時同樣突飛猛進,已經可以為敖豐重塑神魂了,屆時自己幫了他那麼大的一個忙,讓他去替自己討要一本功法,這他總不會拒絕了吧。

如此想著,槐安心情好多了,冇有去叫醒她們,等功法拿到了給小白一個驚喜反倒更好。

再次喚出小世界的通道,槐安離開了,踏出小世界的這一刻,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如釋重負的感覺,前些時日做夢與頭疼的事,讓槐安好幾天都在懷疑自己是哪裡出了問題。

雖說後來知道了,這是天道在讓他辦事,但這內亂可不是什麼小事情,如今算是徹底解決了,如釋重負也於情於理。

深吸了一口氣,剛想將其吐出來,槐安就感覺後腦勺一痛,身子一個踉蹌險些從天空落下。

等槐安穩住身形後,頓時感覺到後腦勺火辣辣的疼,與上次的感覺如出一轍,倒是也有些許的不同,那就是更疼了一些。

.pp更多&優質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