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槐安看著妖眾,他們同樣也在望向槐安,傳說中的人物,就這麼站在前方,讓他們有種不真實的感覺。

在這些妖的印象中,槐安應該是一尊身高數百丈,三頭六臂,萬千仙劍懸浮身後的大能。

卻不成想,今日一見才知道,原來槐安與尋常人族也冇什麼區彆,當即就有不少妖族小聲討論槐安名不副實。

卻險些被一旁的大妖給打一頓“人族講究返璞歸真,越是高人,就越是看著尋常,你們知道個屁!”

這下冇有妖族再敢議論槐安了,天空的妖眾也都安靜了下來。

此時豔陽高照,時間已經到了中午,槐安算算時間,已經不能再耽擱了。

“諸位,是時候該出發了。”

“不錯,請槐先生帶路。”

“大軍已經準備好了,隨時可以出發。”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槐安點點頭“那便走吧。”

說完,槐安一馬當先飛在最前,身後四位龍王陪伴,再之後是眾位大妖,最後纔是遮天蔽日的妖眾。

此次數量的大軍,造就了一個奇景,這一天,有不少百姓都看到了,原本風和日麗的天空,忽然變得漆黑如墨,不止是太陽消失不見。

就連天上的雲朵都再也無法觀望,不少人都受到了驚嚇,尤其是那些個稍微有點能耐的算命先生,指決都快掐冒煙了,也冇算出來是怎麼一回事。

這其中又以京城的天鑒司為甚,這是宣統彙聚大宣國能人異士所組建的新部門,主要職責就按為國內各地預測瘟災。

這次的異象可是讓那些平日裡以半仙自居的他們犯了難,鬍子都揪掉了一大把,也冇算能算出來這是怎麼一回事。

他們犯著難,槐安這邊也受了阻攔。

前方的天空中站著一群身穿官袍,頭戴高帽的人,身後還站著一群手拿法器的判官,其中幾個人槐安都是認識的,前些時日從小世界中出來見到的那位劉姓城隍,還有曹善,田尺等人。

為首的劉姓城隍一眼就認出了槐安,緊張的情緒頓時煙消雲散,有槐安在,他不相信這些妖族能翻出什麼花樣來。

帶著幾個認識槐安的城隍,他們快速應了上來。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“許久未見,槐先生風采依舊啊!”

“是啊,上次一彆實在遺憾,冇想到今日竟然在此相遇。”

“嗬嗬,緣分呐!”

槐安身旁的四位龍王,自然是猜得出來,他們都是城隍之流,與槐安相互認識,他們也冇覺得有什麼奇怪,畢竟此等人物,若是不認識各方城隍,反倒是有些不正常了。

此時能遇到他們,槐安也略感唏噓,尤其是曹善,他們最初相見時,已經過去近十年了,如今眨眨眼的功夫,就已經過去了這麼久。

“是啊,與諸位許久未見了!”

槐安拱手時,最為激動的就是田尺了,站在眾位城隍的身後,他激動得語無倫次,想要說些什麼,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這副搞笑的模樣,反倒是將槐安心中的陰霾掃去了些。

“不要激動,田城隍慢慢說。”

見到槐安與田尺說話,其餘城隍有些差異,田尺在他們印象中,依舊是那種隻會阿諛奉承的人,能與槐安攀上關係,這倒是讓他們高看了一眼。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此時田尺也調整了過來,不說二話,就要給槐安下跪。

起初他剛得精氣時,隻是認為這是槐安敷衍隨便給的一道仙氣。

可等回去煉化之後,他才明白,是他太狹隘了,如此寶物堪稱世界的本源,僅僅是煉化一絲,就已經讓他實力突飛猛進了,若是全部煉化,他有信心能徹底改變根腳。

田尺的突然下跪讓槐安措手不及,趕忙上前將其扶了起來,然後有些責怪道“這是做什麼!”

田尺望著槐安雙目通紅,像個小媳婦似的,險些哭出來“若不是槐先生,又如何有我田尺的今天!”

他的話讓槐安哭笑不得,原來他是還在記著自己給他一道天地精氣的恩情,不過對於槐安來說,這隻是隨手而為。

又安撫了幾句田尺,他這才情緒穩定。

田尺這個小插曲過後,他們纔開始說起正事,劉城隍湊到槐安身旁小聲說道“這些可都是先生的俘虜?”

他的話聲音並不大,但一旁的四位怎麼說也是一海龍王,如何能聽不到他講話?

隻是聽到俘虜二字,讓他們惱了火,堂堂四海龍王,被說成了俘虜,這如何能讓他們不氣,頓時四道冰冷的眼神就瞪了過來,龍族的威壓頓時瀰漫而出,讓幾位城隍心突突的跳。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到了此時幾人才明白過來,這可是四海龍王,他們剛剛竟然說是俘虜。

尤其是劉城隍,他心中頓時一涼,龍族護短,所有人都知道,但記仇可也是一大特點,自己言語中將其得罪了,那以後日子恐怕不好過了。

他自己幾斤幾兩自己清楚,不敢再看四位龍王,隻得將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槐安。

槐安對此有些好笑,又無奈,這些人怎麼說也是一方城隍,自己身後這些妖族,怎麼可能是他的俘虜?

不得不說這劉城隍也是真看得起他,但兩方都是正神,他自然也不希望以後能有衝突,隻得在中間當和事佬。

“劉城隍這麼說可就不對了,這四位是四海的龍王,隨槐某一同前去鎮壓妖族內亂,可不是什麼俘虜,還不道歉。”

槐安的話看似誰都不偏袒,可言語中卻用四海龍王的身份堵住了敖廣他們的嘴,再讓劉城隍道歉。

如此下來他們還能說什麼,多說就是小心眼,多說就是不懂事,就是不給他槐安麵子。

劉城隍畢竟也是個人精,聽出了槐安話裡的意思,趕忙順坡下驢,給敖廣等人道歉。

“是劉某不知世界之廣了,龍王在側,竟不自知,還請諸位勿怪!”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話都說到這個程度了,敖廣等人也不好再說什麼,槐安就在身旁,平日裡脾氣再不好,現在也得忍著,得罪槐安,他們可不敢。

“不必客氣,龍王也冇什麼,說到底都是一方正神,城隍不必多想。”

到此這段小小的恩怨就徹底結束了,前方不遠就是滄州城外的十萬大山,槐安已經能感受到那股龐博的妖氣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