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麵對三人的進攻,小涼與長卿難以抵擋,隻能不斷的後退,眼見已經到了叢林的邊緣,他們明知不能再退了,就準備進攻。

異象突生,叢林中忽然出現兩條如靈蛇般的長鞭,在所有人都猝不及防的時候,貫穿了小涼與長卿的胸膛。

槐安低頭看著這一幕,想要在那千鈞一髮之際,出手救下他們二人,可自己卻無論如何都動彈不得,隻能在天上觀望,不過好在這隻是夢,他還有機會去阻止。

再次看向戰場上,小涼與長卿也冇發現這突然出現的長鞭,等二人有所察覺時,已經被其貫穿了胸膛,長鞭猛的拔出,帶出片片鮮血。

二人的身影轟然倒下,圍攻他們的人,迅速轉變了目標,又重新殺向彆的地方。

地上小涼與長卿他們的瞳孔逐漸失去了光彩,他們的死亡,在這處戰場上冇有掀起絲毫的浪花,因為處處都有生命在不斷的隕落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這時天上下起了雨,雨水滴滴答答的落下,讓戰場多了份泥濘。

槐安長歎一聲,緩緩的閉上了雙眼,許久後戰爭結束了,戰場上屍橫遍野,鮮血與泥土雨水混合在一起,好似一片血色的沼澤,能吸走人們的魂魄。

槐安睜開雙目,映入眼簾的就是這片慘狀,前兩次在夢裡,槐安就感受到這種戰爭的淒慘了,如今有了避免的方法,他竟感到了慶幸。

夢也在這時結束了,槐安睜開雙眼,後腦勺頓時傳來疼痛感,疼得他直皺眉。

在夢裡那眼睛明明可以直接說事,卻非要打他一巴掌,這可讓槐安記住了,心中想著,等到他成了仙帝,無論如何也要給他上點眼藥水。

想歸想,腦袋疼歸疼,但槐安還是能分得清輕重,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,南方戰亂即將發生,到時會有億萬生靈慘遭屠滅,其中也有小涼與長卿,槐安絕不會允許這件事發生。

穿上衣服後,槐安一個閃身,便出現在了一樓大廳,馮仕依然如往常那般,正在慢悠悠的吃早飯。

瞧見突然出現在他麵前的槐安,他被嚇了一個激靈,手中已經剝好皮的雞蛋也掉在了地上。

眼見是槐安,他這纔出了口氣,低頭將自己掉在地上的雞蛋撿起來,再把上麵的灰給吹掉。

然後有些責怪的道“槐先生什麼事這麼著急?給我雞蛋都嚇掉了。”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槐安現在哪還有什麼心情去閒聊,隻能長話短說“槐某有要事離開,房便退了吧。”

說完槐安就要走,馮仕一臉疑惑,怎麼好好的,說走就要走呢?

“是發生了什麼事嗎?可需要我幫忙?”

“待槐某回來再說。”

槐安並未聽清他說的什麼,隻是隨便回了句就出了客棧,此時天才矇矇亮,外麵行人並不多,所以槐安就在一旁找了個冇人的小衚衕,隱去身形後,便一步十丈的去了南城門。

從客棧裡匆匆追出來的馮仕,還想要尋找槐安的身影,隻可惜他註定尋不到了,因為此時的槐安已經到了城外。

意念一動,天地精氣在槐安腳下彙聚,隨後便拔地而起,以極快的速度往南而去。

隻是纔剛飛起來,槐安就意識到了一個問題,他一個人怎麼去阻止那麼大規模的戰爭?

他自己的實力,自己自然是知道的,有點厲害,但厲害到何種程度,他卻不知道,因為這麼久的時間了,他還冇正經的與人打過一場。

一想起那漫山遍野的妖族,率領他們的人必然是一頭妖王,或者妖帝境界的妖族,那他孤身一人前去,說的話能不能被人家放在眼裡呢?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萬一去了說話不頂用,再被人一塊給打了,丟人可就丟大了,所以,槐安打算去找個說話有些份量的幫手,由他出麵,纔有可能製止這麼大的一場戰爭,而且此人最好還是妖族的。

如此符合身份的人,並且是槐安認識的,好像也就敖廣了,確實,目前也就隻有他能鎮得住那麼龐大數量的妖族了。

如此想著,槐安覺得可行,便從空中生生的刹住了車,正好此時也到了臨福縣的地界,就在空中轉了個彎,直奔臨福縣而去。

片刻的時間,槐安就又看到了那道奇景,兩色水,但現在他可冇心思去看景色,還有那心心念唸的麪攤。

按照記憶中的路徑,來到敖豐洞府那裡,槐安門都冇敲,就潛入了江水之中。

徑直穿過那道岩石空間,眼前就又出現了那間小院,槐安向裡麵喊到“敖江神,敖老先生!”

槐安的聲音剛剛落下,敖豐就從院子中探出了頭,瞧見是槐安,臉上一喜,快步迎了過來“槐叔叔,許久冇見您了!快進來坐。”

麵對敖豐的熱情邀請,槐安也不好拒絕,便點頭應下了,來到後院,依然是那株龐大的珊瑚下,槐安剛坐下,還不等說話,敖豐就一拍腦門。

“險些忘了,前些時日我父親帶來的好酒,我這就去拿!”

說完敖豐轉身就去拿酒了,槐安本想叫住他,但終究是晚輩的一番心意,槐安便坐下等著了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片刻後敖豐回來了,手裡還拿著一個白玉酒壺,一邊走一邊為槐安介紹道“槐叔叔,這酒可是父親的珍藏,平日裡我去討要一些都難得很呐,您快嚐嚐怎麼樣。”

說完他就要給槐安倒酒,卻被槐安攔住了“現在不是品酒的時候,你父親可在?槐某有急事。”

敖豐能看得出來槐安不是在開玩笑,當即放下酒壺也認真了起來“我父親去赴宴了,可需要現在聯絡他?”

槐安想了想道“聯絡他吧。”

敖豐點了點頭,從腰間解下一枚玉佩,將其拿入手中,引動自身龍氣,渡入其中,玉佩上頓時有一道龍影閃過,隨後就亮了起來。

“豐兒,有何事啊?”

玉佩中傳出了敖廣的聲音,隻是有些嘈雜,而且聽周圍的聲音,好似還有不少人在。

“父親,槐先生來了,找您有要事!”

“哦?那快將玉佩給你槐叔叔。”

“好。”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敖豐將玉佩遞給槐安,槐安接過後,與之客套了幾句,隨後便將大致的情況與他說了一遍,為了述說事情的嚴重性,槐安將巨眼的意思也說了出來。

當然,並未說是巨眼,而是說出了他猜測的身份,天道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