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大宣國,經曆了這近十年的發展,如今在周邊的幾個國家中,地位達到了舉足輕重。

曾經高高在上的北魏,也開始了向大宣國示好,曆史上發生過的屈辱,不會再有,也不可能再有了。

砰的一聲,說書先生將響木砸在桌上“今日到此就結束了,明日說北元的興盛與衰敗。”

書說完了,台下的聽客們紛紛鼓掌,有的聽美了,便從懷裡掏出銀錢來打賞。

這其中自然也有槐安,從懷裡摸出兩粒碎銀子,向台上扔去,不偏不倚的落在說書先生的腳邊。

這種打賞並非是羞辱,在古代說書,有許多種打賞方式,這就是其中一種。

例如說書先生正在台上說書,有人想要打賞,總不能起身再去某個地方打賞吧,如果派人來收取打賞的話,在人群中穿梭也會很影響聽客們聽書。

而且有的人願意打賞,有的人不願意,那拿著銅碗跑去求打賞,會很尷尬,所以這種打賞就應運而生了。

今日打賞的人多,而且還有馮仕這個財大氣粗的人在,賞錢自然是少不了,這可把那說書先生給美壞了。

“多謝諸位的賞錢,明日的戲定不會讓諸位失望!”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“明日還來。”

“先生好生休息,明日可要好好說啊。”

“嗬嗬,是。”

聽客們與說書先生打個招呼,也就都各自散去了,槐安也在馮仕的陪同下離開了茶樓。

此時外麵已經掛起了圓月,月光灑在地上,不藉助街道兩邊的燈籠,也能看得清路麵。

二人剛走出茶樓的範圍,眼見周圍人少了起來,馮仕湊到槐安身邊小聲說道“槐先生,我知道有個地方很棒!要不要我們去玩玩去?”

槐安疑惑道“哦?這麼晚了,還有什麼地方?”

“嘿嘿,你懂的。”

眼見馮仕笑得賤兮兮的,槐安就知道那絕對不是什麼好地方。

果然,他這話一出口,槐安臉頓時拉了下來,本以為馮仕會是個正人君子,冇想到他也會往這種地方去鑽。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不出意外的槐安嚴詞拒絕了“馮管家應當為人清正,怎麼能往那種地方去呢?要潔身自好。”

槐安的觀點馮仕並不認同“先生這麼說就不對了,雖說我冇有功名在身但也算個文人了,文人出入那種場合再正常不過了,何有不潔身自好一說呢?”

對於馮仕這種歪理槐安有些無語,但轉念一想,也就可以理解了,在這個年代,人們多是這種觀念,尤其是文人,甚至以出入風花雪月的場所為榮。

而且家中女眷也不會阻攔,甚至是鼓勵,這也就導致了那種場所,在文人圈裡異常的火爆。

雖然他們是如此觀念,但槐安卻並不認同,他有他自己的想法,也有自己的堅持。

如果想要用自己的觀念,去改變彆人,這是愚蠢的,槐安也不會去做這種事,也冇必要去向任何人解釋,彆人也並不一定能聽得進去。

微微搖了搖頭“算了,這麼晚了,也該休息了。”

馮仕本來還很期待槐安能夠同意的,他可是那些場所的熟客,有他在,待遇自然不能與尋常人相比擬,本想藉著這次機會儘儘地主之誼,但槐安不願,他也冇辦法,隻能作罷。

“也是,是有些晚了,那等先生想去時,可一定要與我說。”

槐安很敷衍的點點頭“嗯,是了。”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如此說完便無話了,到了客棧,相互拱手告彆後,就各自回了房間休息,這次槐安睡前喝了兩杯水,然後才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。

將枕頭的位置調整一下,找了個舒服的姿勢,這次槐安就不信還能做噩夢。

不出意外的,這次又出了意外,夢又來了,就如同有規律一樣,這次戰爭的規模更大了,戰場範圍更廣了。

槐安站在天空,看著遠處不斷凋零的生命,眉頭緊皺,正所謂再一再二不再三,這次夢裡又出現了這種情況,問題就大了。

就在槐安還在思索問題出在哪時,巨眼又出現了,天空的雲層如同煮沸的水,不斷的上下翻湧。

槐安所處的位置就在雲層下方,與翻滾的雲近在咫尺。

如同一把尖刀插入雲中,天空頓時出現一個巨大的缺口,巨眼隨之浮現。

以前隻是覺得巨眼強到不可思議,這次離巨眼十分的近,才感覺到,原來壓迫力竟然這麼強,讓人呼吸都感覺困難。

巨眼出現後望向下方一個個死去的生命,眼睛皺了起來。

隨後槐安就感覺到一股巨力出現在自己後腦勺,如同被人抽了一巴掌,給槐安抽的一個踉蹌,抬起頭槐安一臉的震驚。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可還不等他有彆的想法,一股龐大的意誌從巨眼中降下。這道意誌說述說的意思是,南方即將發生動亂去,讓槐安去阻止,不許失敗,務必要鎮壓下來。

意誌講述完這件事,便消失了,巨眼也徹底消失不見,但地麵上的慘烈狀況,依然在持續。

槐安皺眉檢視,戰場上兩方的人員以及大概地點,忽然兩人映入槐安眼簾。

男子身材高挑,一身黑袍,頭髮高高豎起,氣息如同九幽凶靈,另一女子就在他的身旁,個頭嬌小柔弱,眉宇中帶著一絲英氣,一身紅衣,氣息與男子同源。

這二人身上的氣息槐安十分熟悉,是虎道人功法的氣息,而且他們二人,也讓槐安覺得眼熟,細細想下來,槐安眉頭一跳。

從他這裡得到虎道人功法的人,並不多,小涼與長卿就是最早的那一批,而後麵的人也就是小方正山茗道人,還有五女俠,杜嶽風,後麵的與眼前二人區彆很大,可以排除,那就可以確定了,就是小涼與長卿!

就在槐安亂想時,他們二人的危機轉瞬而至,同樣已經化形的三人迎麵向它們衝來,背後還有三頭猛獸的虛影,從攻勢來看,已然是他們已然是徹底發了瘋。

迎麵就是最強的攻勢,一爪,一撞,一鞭,小涼與長卿頓時陷入被動,麵對的三人還在發瘋似的進攻,雙目通紅,儘是嗜血之意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