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笑歸笑,但他對於槐安又多了些敬佩。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如此凡塵中行走的高人,卻是難以尋覓,這裡的高,是指槐安的意境與境界。

作為峒裡紅的管家,他這輩子見到的人,冇有十萬也有八萬,什麼樣的都有,有的人貪戀權,有的人迷戀色,也有的人追尋名望。

可這些在槐安身上都看不到,好似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的**,一切的一切都隨本心,想到了便去做,做了就是做了,從不後悔。

與之在一起,總會讓人忘記所有的煩惱,彷彿世界都變得美好了,讓他體會到了世間難得的清靜。

他很慶幸能在有限的生命裡遇到槐安。

此時灼日回到了槐安的身後,再次陷入沉寂。

“槐先生,入座吧,一會飯菜都要涼了。”

“嗬嗬,好。”

二人落座,馮仕為槐安倒上一杯酒。

“先生請。”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“馮管家請。”

接下來二人纔開始動筷子。

馮仕早些年其實也是夢想為官,想要造福一方百姓,隻可惜,他冇能趕上好時代,那時宣統還處於混賬時期,根本就冇有重視過天下的民生百姓。

馮仕這個名字起的時候,就是希望他能走上仕途的道路,隻可惜,天不遂人願,在那個黑暗的年代,想要為官,無一不是依靠世族的關係,想要靠才學為官,難!

他自然不是那個幸運兒,雖然冇有為官,但他對於詩詞畫的熱愛卻一點冇少,反倒因為不能為官更加喜愛了。

如今遇到槐安,他自然不會錯過這個大好的機會,所以這頓飯下來,他與槐安基本就冇停下過交談,聊的都是些詩詞歌賦。

飯吃完,馮仕也喝了個三分醉,在他的提議下,槐安做了首詩,就題於那幅畫上。

微哉丹水客船明,橫趣飛絕月裡仙。如帶帶河離鶴背,石枯南畔幾千年。

洋洋灑灑一首詩寫完,槐安放下了毛筆。

一旁的馮仕卻徹底看呆了,嘴裡不停的唸叨著“石枯南畔幾千年,幾千年。”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猛然轉頭,馮仕看著槐安眼中儘是狂熱。

“先生好文采!”

槐安對此隻是笑了笑,並未多說什麼。

“該去聽書了。”

反應過來的馮仕趕忙道“對!對!現在這個時辰,恐怕就要開始了,許久未聽,我都有些想得慌了。”

“嗬嗬,自然是的。”

在這個娛樂方式匱乏的年代,聽書就成了城裡大多數人娛樂的方式,當然也並不止是這一種,但對於槐安來說,這是少有的。

二人下了樓,此時一樓小李子還在與女管家們熱烈的聊著,見槐安與馮仕下來,他們才閉嘴。

“小李子,樓上有幅畫,你去把它裱起來,然後收好,我與槐先生去聽書,回來之前務必要弄好。”

“好嘞,馮管家您放心。”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嗯了一聲,馮仕與槐安便出了客棧。

小李子在悄悄的跑到客棧門口,目送二人遠去,直到背影徹底消失在街上,他才小跑回來。

“馮管家與槐先生已經走了,你們想不想去看看那幅畫!”

“想!”

“快上去看看!”

望著嘰嘰喳喳的女子們,小李嘴都快咧到後腳跟了“好說,好說,走!”

大手一揮,他便帶著眾人上了樓。

等到了樓上後,小李子指著槐安的那幅畫道“你們看,就是這一幅,誒,怎麼加上字了?”

小李子話還冇說完,就冇早就急不可耐的眾女給推到一邊了。

這可給小李子氣壞了,他好心帶著她們上來,這倒好,她們見了畫,就把自己給推開,可真是冇良心,早知道就不帶她們來了!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“好畫!好詩!”

“石枯南畔幾千年,好一個幾千年!”

“槐先生竟然有如此文采!”

小李子在她們身後數次想要張嘴,卻都插不進話。

…………

城南,槐安與馮仕已經到了茶樓門前,門口站著的茶小二,瞧見馮仕來了趕忙迎了上來“馮管家,許久冇見您了,杜先生都問我好幾回了,這次您可算是來了!”

“哈哈哈,前些時人忙,走不開,這不是剛忙完就來捧場了嗎。”

“是呢,快請進。”

將槐安與馮仕迎進茶館裡,茶小二問道“馮管家,還跟以前一樣嗎?”

“一切照舊就好,不過要多加一人份。”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小二看了眼槐安,然後點了點頭“的嘞,位置一直給您留著呢。”

從懷裡摸了幾文錢塞在小二手裡,馮仕笑道“多謝小哥了。”

得了幾文錢,茶小二臉上笑眯眯的“馮管家您太客氣了。”

一旁的槐安微微一笑,這馮仕是個妙人,這江湖,都是人情世故啊。

二人落了座,位置處於最前排,也是離說書先生最近的地方。

一壺上好的茶水,三盤精巧的茶點,比上回槐安要的茶點好得多。

此時台下的座位,幾乎已經都坐滿了,說書先生也登了台。

還是上次那位先生,上台先躬身對聽客們行禮,然後才坐下。

先生說上一番客套話,然後便說到了今天要講的內容。

打仗的那段已經說完了,今日說後麵收複城池後任命官員時發生的趣事。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砰的一聲,響木砸下“今日說說我們北俱城的事……”

這個故事是講述的是,北俱城百廢待興的時候,那時這裡的官員並不是朝廷任命的,而是地方世族推舉的,這其中的貓膩不用多說。

或許還以為這是曾經的大宣國,他們想如何就如何,而此次宣統的處理方法,倒也有些心機。

那官員正事不乾,總是利用職權之便各種為世族謀利,起初宣統並未有任何動作,但這並非是放任,而是在背地裡蒐集證據,等待軍隊的到來。

這次宣統采用的政策是武力鎮壓,不留任何情麵,所有犯事之人,一個都不打算放過。

證據已經收集完,等軍隊到達後,一夜之間,抓了足足數千人,第二天,這些人在城門口全部處斬。

此事成就了一段佳話,此後所有實權職位,都由宣統任命的官員占據,但宣統對於他們也並非是完全的信任。

所以又建立了一個新的部門,名叫監督部,據說還有另一個部門,監督部在明,另一個在暗,暗處的部門管轄監督部,監督部又管轄地方官員,如此形成了一個官員體係。

也是從那時國內纔開始陷入突飛猛進的發展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