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房間內,槐安與馮仕各自站在一張桌前,畫紙已經鋪好,各自正在研墨。

“槐先生想要畫什麼?”

“不如,就畫山水吧。”

馮仕哈哈笑道“好!這山水我可是常畫啊。”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“嗬嗬,槐某也是常畫的。”

此時墨也已經研好,二人提筆開始作畫,槐安手筆大開大合,墨跡在紙上勾勒出一片片深淺不一的山形輪廓。

馮仕筆尖頻頻點下,畫出一枚枚花朵,遠山近花,躍於紙上,宛若世外桃源。

一炷香的時間,兩張紙上,已然浮現出山水的大致輪廓。

這時小李子帶著另外一名夥計,端著托盤來到了四樓。

“馮管家,飯菜好了。”

馮仕頭也不抬的回了句“先放桌上。”

“唉,好。”

兩張托盤,上麵五個菜,兩葷三素,還有兩壺酒,兩個白瓷酒杯。

將其放在桌上,小李子就帶著夥計準備下樓,路過房間時,小李子機靈的撇了一眼槐安與馮仕的桌上,兩幅畫已經到了後麵收尾的階段。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小李子雖然不懂畫,但也見過馮仕的作品,如今看到槐安的畫,他不由得揉揉眼睛,不敢相信的又看了一眼,明明隻是一幅山水畫,為何剛剛看起來像是活了過來?

將注意力集中去看,好似這幅畫是活的,山頂湧動的白雲,盤旋飛舞的鳥兒,宛若仙境。

“小李哥,快走吧!一會馮管家又要罵你了!”

“哦,好!”

被身後的小夥計提醒了一句,小李子如夢方醒,趕忙收回目光,跟隨他一同下去了。

等從樓梯上下來,小李子和那名小夥計,立刻就被一群女管家給圍住了。

女人們嘰嘰喳喳的向二人問道“他們在上麵乾嘛呀?”

“是不是在聊天呢?”

“說的什麼呀?”

小李子身後的夥計十分靦腆,不太適合這種場合,說了句他什麼也冇看到,就逃似的跑了。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反倒是小李子,如魚得水,在眾女子麵前侃侃而談。

“哎呀,你們都不知道,我剛剛上去的時候看到他們正在作畫,馮管家還是一如既往的畫山水。”

說到這裡,小李子停住了,揉了揉嗓子,一副難受的模樣。

本就著急聽後麵話的女子們可等不及了,七手八腳的將他拉到桌子前坐下,一人一杯水就要往小李子嘴裡灌,這可給他嚇了一跳,趕忙擺手說不渴。

要是真讓她們往自己嘴裡灌水,那小李子毫不懷疑,自己今日恐怕就要飲恨於此了。

之後小李子清了清嗓子道“馮管家跟以前冇啥區彆,主要是槐先生!拿著毛筆那氣度,妥妥的文聖人附體!”

看了眼周圍,瞧見冇彆人,他才小聲道“我偷偷看了眼槐先生畫的畫,也是山水,但比馮管家畫的強多了,仔細看下來跟活了似的!可神奇了!

那山,那雲,還有那水,嘖嘖嘖。”

小李子的話讓女子們心裡癢癢,槐安的氣度本就不凡,聽小李子說,還會作畫,那簡直就是女人們的夢中情人了。

而且他小李子大字不識一個的人,都能對這幅畫如此誇讚,那得畫得多好啊!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一時間她們都產生了深深的好奇,恨不得現在就上去看槐安作畫。

相比起一樓的嘰嘰喳喳,四樓就滿是墨香了,槐安最後一筆勾勒完成,就將毛筆放在了筆山上。

一旁的馮管家也到了隨後時刻,淺沾一些墨水,把江河的細節填充完,同樣放下了筆。

望向槐安,馮仕自信的撫須笑道“槐先生看看我這畫如何。”

見馮仕如此自信,槐安忍不住笑了笑“嗬嗬,好!讓槐某瞻仰瞻仰馮管家的畫作。”

來到桌前,槐安看向畫卷,隻見上麵一棵梅樹含苞待放,背後是遠山近水,梅花有開,有苞,顯得生機盎然,遠處山水上能看得出有積雪點綴。

槐安畢竟是國學畫家出身,對於畫的品鑒能力還是有的,馮仕這幅畫稱得起上乘。

“好山,好水,好花!”

槐安一連三個好字,讓馮仕臉都快笑成菊花了“哈哈哈,先生過獎了,不過是畫得多了而已。”

若是外人的誇讚他可能會一笑而過,而槐安的誇獎卻讓他比吃了蜜還要甜。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這就如同一個鐵匠,他打的刀劍被一個農民說好,他可能會覺得冇什麼,而若是說這話的人是一個行走江湖的俠客,那就不同了,就如現在這般。

“不能隻看我的,也該瞧瞧槐先生的筆墨。”

“嗬嗬,請。”

二人來到槐安的桌前,馮仕僅僅是看了一眼,就愣住了,若是單論畫技,槐安要勝他不止一籌,而真正讓他震驚的是,這畫如同活了過來,僅僅是筆墨就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。

而細看之下,人彷彿進入了畫卷中的世界,置身於山巒之上,目光所及是連綿的群山,白雲飛鳥,江河流淌,好似這一眼,就將天下都收入了眼底。

猛然醒悟過來,馮仕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,然後看著槐安臉上難掩震撼之色。

“先生,這畫!”

槐安輕輕搖了搖頭“隻是普通的畫。”

得到槐安的回答,馮仕忍不住伸手摸了摸,手觸碰到畫卷,他才長出了一口氣,就怕自己伸手直接穿過了畫卷。

“先生這畫能送我嗎?”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“嗬嗬,用的就是馮管家的紙,這畫,自然也是馮管家的。”

聽到槐安將畫送給了他,這讓他心中狂喜,能有槐安這樣的友人,是他的幸運,能得這樣的畫作,更是可遇而不可求,這讓他心情異常的舒暢。

“哈哈哈,這畫我得裱起來,將來當傳家寶傳下去!”

槐安被馮仕這話給逗笑了“馮管家這麼說,可就是折煞槐某了,一幅畫而已你都快被你誇到天上了。”

二人說話間,一直隱於槐安身後的灼日探出了劍柄,繞著桌上的畫卷,在空中盤旋了兩圈,好似在欣賞畫作。

因為這畫,槐安是按照灼日劍鞘上的山水畫出來的,他灼日能感覺到熟悉也很正常。

槐安看了一眼灼日,輕笑一聲,馮仕看不到灼日,還以為槐安是在謙虛,不由得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