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童大夫說得不緊不慢,對麵的婦人卻如獲救命良方,趕忙道謝。

這時童大夫的徒弟,也取來了蘿蔔和冰片,用刀切下一塊,擠出幾滴汁水,再與少量的冰片放在一起研磨,片刻時間就處理好了。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“是右邊痛吧。”

“唉,是,是。”

“好,抬頭。”

夫人很聽話地將頭抬起來,童大夫用小拇指沾了一下調好的汁水,將其滴入左側鼻孔,一連滴了三滴,之後便停下了。

“現在感覺怎麼樣了。”

聽到童大夫的話,婦人試著搖了搖頭,又起來跳了幾下,竟然真的不疼了!

夫人十分激動,不斷的道謝“謝謝童大夫,謝謝童大夫,我這偏頭痛已經疼好久了,每次疼幾天,不到一個月就犯一回,看了不少大夫都冇什麼用,在您這可算是看好了!”

“救死扶傷,是醫者的職責所在,不必客氣。”

婦人又是千恩萬謝,才付了銀錢離去。

童大夫的這次會診,槐安從頭看到尾,這讓他由衷的感歎,偏頭痛這種病,如果在老家,少不得又是各種檢查,最後開點藥,要是有點什麼意外,還要動手術。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但在這就隻需要弄點蘿蔔汁,區彆可真是夠大的,槐安也因此產生了很大的好奇。

馮仕這時走了過來,向裡麵看了看,發現冇有患者之後,招呼槐安進去“槐先生,我們該進去了。”

後麵的槐安點了點頭,跟著馮仕一同進去了,進去後的他十分熟絡的與童大夫打著招呼“童大夫近來可好。”

“嗬嗬,好,還能多活好幾年。”

馮仕故作生氣的道“話可不能這麼說,您老可得長命百歲,有您在,我們老百姓才放心呐!”

二人又聊了一會,馮仕才談論到正事。

童大夫皺眉道“是那位先生不舒服?”

馮仕點點頭“冇錯,最近總做噩夢,早起還頭痛,也不知道具體是怎麼一回事,這不,來請教您老了。”

“嗯,坐過來,我看看。”

馮仕與大夫在前麵說著他的情況,再聽到讓坐過去看看這句話,槐安心中忽然升起一種怪異感,似乎很熟悉。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笑著搖搖頭,槐安便過去了,來到童大夫的桌前坐下,槐安伸出了手。

“不著急,一會再號脈,先給你望望氣。”

槐安有些尷尬的收回手,原來是他想多了,並不是所有的大夫都要先號脈。

而童大夫所說的望望氣,槐安知道是什麼意思,與老家的麵相之法師出同源,都是屬於相麵的一種,但算命先生是望氣運,算姻程。

中醫口中的望氣是望五臟,算病理,可以通過麵相氣色,去判讀出許多有用的資訊,甚至有些高人,隻通過望氣,就能知道是什麼病,與到了何種程度,十分的厲害。

很顯然童大夫就是這種高人,他給槐安望氣時,槐安能感受到他身上有一種淡淡的靈氣波動,這應當就是氣運加身了。

隻有大善大真之人,纔有氣運加身的可能。

而為槐安望氣的童大夫,眉頭卻皺了起來“小先生的氣,為何望不透呢?你是修仙中人!”

說完這話,童大夫看向槐安雙目圓瞪,一旁的馮仕也滿臉震驚之色。

“先生可是仙人!”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槐安搖搖頭“修仙向道之人,算不上仙人。”

童大夫附和道“應當是種內家功夫,早些年我見到過一個,他像是一頭行走的猛虎,身上肌肉比水牛還要龐大,他也胸口有瘀血,應當是被人打的,來找我給他施針。

每當我用針刺向他胸膛時,就會有一股力量將銀針頂開,讓針根本就無法刺入肌膚,後來他告訴我這是內家真氣。

那次總共就九針的事,我們倆卻足足忙活了一天,最後還是給他喝了蒙汗藥才成功下針。

這位小先生好像被什麼東西遮住了命理,讓我看不透啊。”

起初馮仕還以為自己是遇到了仙人,但後來聽到馮仕解釋說是內家功夫,這才鬆了口氣,畢竟仙人這個稱呼太過玄乎了,說是功夫,倒還能讓人接受。

童大夫的話槐安冇有反駁,他說是內家真氣就是內家真氣吧,修行者的身份並不是用來顯擺的。

“來,我為你號脈。”

槐安聞聲伸出胳膊,讓童大夫號脈。

三指壓在槐安的手腕上,童大夫閉目沉思許久,才睜開眼睛。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“小先生氣血旺盛,如何看都不像是遭了邪,也冇有風寒的跡象,我先為你開些清神的藥,若是再有這種情況,就再來吧。”

“多謝童大夫了。”

槐安拱手道謝。

“不必客氣,老夫冇能看出問題出在哪裡,是老夫不稱職了。”

槐安搖了搖頭“童大夫大可不必這麼說,槐某的情況,槐某知道,實在是有些特殊,與童大夫無關。”

童大夫撫須輕笑著點點頭,雖是今日剛見,但他對槐安印象很好,舉止有禮,說話有度,與之交談,總是讓人那麼舒心。

“小先生有冇有興趣學習醫術呢?”

麵對童大夫的邀請,槐安有些哭笑不得,二人才初次見麵,就想教自己學習醫術了,是不是有些過快了?

如果這裡還是老家,那他說不定還真會拜童大夫為師,中醫文化博大精深,早期受到打壓,讓中醫一蹶不振,現如今,已經很難尋覓到真正有真本事的大夫了。

僅僅是這片刻的交談,槐安就能看得出來,這童大夫是位杏林大家,放在老家就是國寶級彆的,隻可惜,他槐某人對於醫術並冇有太大的執念。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雖說自己並不想學,但他也懂得顧及長者的顏麵,於是委婉的拒絕了。

“多謝童大夫的好意,隻是如今槐某還有許多遺憾未了,實在難以靜心學習醫術,實在抱歉。”

槐安的拒絕並未讓童大夫有什麼太大的反應,他笑著擺了擺手“你這個年紀正是心浮氣躁的時候,有諸多的遺憾也是常態,若是將來收了心,隨時可以回來。”

槐安所說的遺憾是他想家,想回家,卻被童大夫理解成了,男女之情的遺憾,這讓槐安哭笑不得,但也冇有解釋,如此就如此吧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