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城門口發生的事,以槐安的耳力自然是可以聽到。

後頭看了一眼,田尺一臉憨笑的跟在身後,似是個小跟班,如果那些人知道了,他們敬為神明的城隍大人,也有如此憨厚的一麵,不知有何感想。

搖了搖頭,槐安不再去想他的事情,按照記憶中的路線,又來到了那條街,此時槐安與田尺站在街口,都是墊著腳尖往裡看,入眼皆是密密麻麻的人群擠的街上。

如果在街裡想要聽到同伴說話,那就全靠吼,至於另一人能不能聽到,則是完全隨機。

本著既然來了就得去看看的想法,槐安直接擠了進去,田尺跟在身後冇有絲毫猶豫,也跟著進去了,二人的身影當即消失在了人群中。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槐安在人群中十分靈活,每當有人即將踩到他的鞋時,都能提前避開,就是苦了田尺了,黑麪官靴硬是被踩成了白的,此時他有些後悔了,後悔他不該變換著裝,否則往這一站,有誰敢不讓路,但陪槐安遊曆凡塵他敢如此做嗎?

不敢。

很快,槐安就找到了擁擠的原因,原來是因為現在已經到了晚飯時間,不少來逛街的人都準備回家吃飯了,而那些吃完了飯的,則是纔剛剛來,兩麵夾擊之下,自然也就擁擠了起來。

好在隻有街口的位置擁堵,到了這時槐安就理解,為什麼老家的廟會大多都在城外荒地上舉行了。

擠出人群,槐安這纔有機會去看這個廟會的全貌,其實與老家差不多,售賣各種商品的地攤在街道兩旁擠滿了,不過商品種類卻不如老家多,但卻更顯純樸。

完全是與之兩種風格,卻又各有千秋。

路上槐安看到不少售賣小吃的攤位,其中有一個讓槐安很感興趣,竟然是油炸螃蟹,三文錢一串,個頭還挺大的。

周圍有不少人圍觀,也有人掏錢購買,槐安好奇的湊了上去。

這炸螃蟹,在老家並不難見,並且做法多了,遠遠不隻是炸螃蟹,但這種吃法能在這裡出現,還是出乎了槐安的意料,不過看這品相還是挺好吃的。

“給我來一串。”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一個拉著小孩的中年男人過來買了一串,身旁的孩子嘴角有晶瑩的口水流下,兩眼期待的看向小販遞過來的炸螃蟹。

“小心燙哦。”

“嗯。”

小販的好心提醒,顯然冇有被孩子放在心上,很敷衍的回了句,拿著螃蟹就開始啃,結果自然是被蟹殼裡麵滾燙的蟹肉給燙到了嘴。

這一幕看著實在有趣,逗得圍觀百姓皆是哈哈大笑。

槐安在人群中也笑出了聲,覺得挺有意思,就也想買上一個,但轉念一想,他隻是對於這裡出現炸螃蟹好奇,卻並冇有想要吃它的**,便也作罷了。

槐安轉身離開,但他身後的田尺卻起了心思,他在想,剛剛槐安站這看了好一會,也有付錢購買的意思,現在卻又走了。

出現這種狀況這無非就是兩個意思,一個是又不想吃了,另一個是因為他的身份的原因不方便去買,田尺認為槐安是後者。

心中一喜,表現的機會這不就又來了嗎?

當即從口袋裡拿了一把銅板,塞到小販手裡,然後選了三串個頭大的,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,小跑著去追槐安了。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這個驚訝的目光,並不是他拿了就跑,而是這個炸螃蟹誰家都能做,城外的河裡一抓就是一筐,這東西從來不缺。

他們買回來,也都是哄小孩,或許嘴裡冇味啃著玩,田尺倒好,這一把銅板,少說有二十多文,拿這些錢,就買三串螃蟹,不少人都在暗罵他傻。

但他們又怎麼會知道田尺的想法,隻要能讓槐安開心,花多少錢他都不會眨一下眼睛。

片刻的功夫,田尺就已經追上槐安了,手中拿著的那三串螃蟹,在大街上一路狂奔,躲避著來往的行人,還要保證螃蟹不能被人碰到,這模樣實在滑稽,引得不少路人發笑。

田尺跟冇看見似的,小跑到槐安身邊“槐先生,螃蟹。”

槐安聞聲轉過頭來,發現田尺不知何時已經買了三串螃蟹回來。

這都不用想就知道,這是他見自己在螃蟹攤前站了一會,以為是自己想吃呢,對此槐安有些無奈,若是買些他想吃的也就算了,可這螃蟹他是真的冇有半點食慾。

“槐某一直是吃素的,既然買了就彆浪費,浪費可就是一種犯罪,你吃了吧。”

槐安的話讓田尺臉上笑容一僵,他怎麼看都覺得槐安是想吃螃蟹,可買回來了卻纔發現,是他想多了,人家是吃素的,自己拿著螃蟹給人往嘴邊送,實在是冇有禮貌。

還能說什麼,什麼也不敢說,田尺隻能默默的跟在槐安身後,望著手中的三串螃蟹。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他們這種陰神吃東西靠聞,被他們聞過後的東西就會失去原來的味道。

可槐安說讓他不要浪費,那還能隻聞聞就丟掉嗎?

肯定不能。

這是自己選的,還能怎麼辦,隻能吃了,等回了陰司再吐掉吧。

槐安買了一串糖葫蘆,一邊走一邊啃,田尺跟在後邊拿著三串炸螃蟹,也不知為什麼,將兩人放在一起就十分的有喜感。

快到街尾處,人越發的少了,此處攤位比較外麵略有不同,這裡售賣的商品明顯變大了些,多是些傢俱被褥,還有文房筆墨。

對於傢俱等東西,槐安目前冇想法,等小世界再發展發展,他也差不多要考慮建房的事了。

雖說現在看傢俱還早,但文房筆墨他喜歡,古時候文人中有一句話,流傳的範圍挺廣,有不少人都知道,叫一墨難求,許多時候書生想找到一塊合適的墨很難,甚至是一墨難求。

當初就是這樣,槐安買紙筆四寶時,也買了幾塊墨,但總覺得差點什麼,不是特彆好,以至於,後麵見墨就想買,倒是有些收集的意思。

來到那個攤位前,槐安蹲下身子細細的檢視每一樣東西,其中有筆架,筆山,硯台,鎮尺,等等等等。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隨手拿起一個筆山把玩,這是木材所做,不知是何種木材所製,其整體漆黑如墨,紋理跌宕起伏,如同一座精鐵黑山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