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滄想不明白這個問題,這個世界也冇有給他想問題的時間。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遠處的黑暗中,忽閃忽閃的出現兩個猩紅的大燈籠,這大燈籠飄忽不定,晃晃悠悠的往他這邊來,同時地上一震一顫的,像是地龍翻身。

如此詭異的一幕頓時讓他緊張了起來,伸手向後一摸,劍還在,他心中大定,同時又有一股狂熱從他臉上浮現出來。

“槐安先生我不是一合之敵,區區妖邪,又何懼有之!”

一聲爆喝之後,王滄激動的手都有些發抖,劍癡,以此來詮釋再合適不過。

王滄這道聲音顯然是激怒了那頭巨物,它的速度更快了,大地越發的震顫,來者的身影在閃電的映照下浮出了水麵。

是一個人,又不是人,他身高數十丈,那兩顆猩紅的燈籠就是他的眼睛,身體如同一具乾屍,青麵獠牙,滿身的暴虐氣息。

在他的身旁還有無數的魔人,與他長相極其相似,身形卻是與常人無異。

“死!”

巨人一聲巨吼,震得周圍血雨都偏離了原來的軌跡。

麵對數量龐大的敵人,王滄眼睛微眯,彷彿又回到了那個癲狂的模樣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“額,嗬嗬,來得好。”

身影幾個閃爍,他便直接攻了出去,對麵的是密密麻麻的魔人大軍。

巨人冇有動,但魔人卻全都怒吼一聲衝了過來。

“額,嗬嗬,好,好啊!”

王滄大笑著衝入魔人群裡,一劍斬下一顆頭顱,麵對萬千魔人他毫不慌亂,攻到近處,他便會賞其一劍,正在攻來的他便賜予一道劍芒,直接擊爆腦袋,硬生生的打出了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。

萬千魔人群中,王滄打出了一片真空地帶,任你魔人瘋狂,我王滄比你更瘋癲。

在如此高強度的擊殺下,很快王滄的周圍就已經堆滿了魔人的屍體,如同一個爆發著的火山,山口中不斷有劍芒閃耀而出,每一道劍芒劃過就會有數具魔人倒下。

漸漸的魔人攻勢弱了下來,數量也越來越少,從原先的被動防守,變成了王滄主動出擊。

場上一道身影不斷的閃動,每一次閃爍,都會有一個魔人倒下。

終於,最後一個魔人也倒下了,這片壓抑的世界中,就隻剩他與那具龐大的巨人了。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王滄用劍撐著身體,身上早已滿是汗水,因為揮劍太多次的緣故,雙手都在不斷的顫抖,體內劍氣更是幾乎消耗殆儘。

他死死的盯著巨人,注意著他的一舉一動,在這場大戰開始之前,他要儘可能的讓自己多恢複一些。

不知是不是巨人也想讓王滄恢複一些體能,他也一直冇有動,兩人就這麼死死的盯著對方。

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一個時辰,王滄體力恢複好了,劍氣也恢複了大半,他已經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。

也就在這時,巨人動了,一腳狠狠踹過來,速度快到王滄險些躲閃不及。

坎坎避開這一腳,王滄怒罵道“直恁娘!”

隨後他便徹底放開了,沿著巨人踹來的腳,快步跑到巨人身上,劍招大開大合,在巨人身上留下了一道道的傷口,大量的黑血從傷口處噴湧而出。

巨人吃痛,也瘋狂了起來,不斷揮舞著手臂砸向王滄,卻被他靈活的躲開。

他長劍依舊大開大合,二人都殺紅了眼,在王滄的不懈努力下,巨人的右臂被直接斬斷,大量的黑血湧出,同時王滄也結結實實的捱了一掌。

身形如炮彈般砸在被血雨浸透的泥塘裡,他同樣也吐出一口鮮血,但臉上依舊是癲狂的笑容“哈哈哈,看我劍神王滄,怎麼弄死你!”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猛的從泥塘中起身,王滄心中浮現出了槐安與那位騎牛老神仙的身影,腳下狠狠一踏,身影出現在了天空,與巨人的高度持平。

王滄眼睛微眯,劍指擦過劍身,身後劍氣不斷的彙聚,很快便到了驚人的程度。

眼睛再次睜開,瞳孔中有一輪皓月閃過,同時身後劍氣瘋狂翻湧,很快便凝聚成了一柄柄的長劍,雖是劍氣彙聚,卻也有了三分劍意。

對麵的巨人也不會坐以待斃,他直接拔下了一棵參天大樹,雙手握住樹根處,如拔劍一般將其從手中拔出,樹乾上的枝杈便全部脫落,隻留下一根如劍般的枝乾。

二人都下了死手,巨人將樹乾當成了標槍來用,一聲怒吼便向著他投擲了過來。

王滄自然也不甘示弱,雙目圓瞪“去!”

萬千劍光猛的從身後飛出,與樹乾碰撞到一起,直接將其擊成滿天的碎屑,穿過樹乾後,劍光速度不減,直衝巨人的腦袋,因為躲閃不及,巨人直接被貫穿了頭顱,黑血撒了一地,那道巨大的身影也緩緩倒下了。

巨人死了,但王滄也不好受,被劍光擊碎的樹乾中,有一塊一人高的碎木向他砸了過來,儘管已經全力躲閃了,但還是被碎木帶走了左臂。

強忍著傷口處撕裂般的疼痛,王滄死死的看著已經倒下的巨人,直到確認他已經死了,便再也撐不住了,失重般的從天空落下。

重重的砸在浸滿血水的土裡,王滄咳出了兩口血,但卻笑出了聲,並且越來越大“直恁娘!死了吧!哈哈哈哈。”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直到緩了好一會,他才顫抖著起來,點住數個穴位,用來止血。

同時他發現了天邊有一道金光在閃耀,用長劍支撐起身體,注視著遠處的金光他喃喃道“那是哪啊?”

環顧一圈周圍,依舊是陰沉的可怕,一聲輕笑過後,他邁著沉重的步伐,一步一步的向金光方向走去。

第一天,他走出了這片壓抑的地方,外麵是鳥語花香,山巒連綿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尋找草藥,治療斷臂之傷,餓了就用劍氣打些野兔,烤了充饑。

第五日,在草藥的幫助下,傷口結痂了。

第十日,他的衣服被灌木荊棘,劃得如同乞丐。

第一個月,他蓬頭垢麵,衣服早已不能再穿,如今穿的是藤蔓與樹葉編織的草裙。

第三個月,夏去秋來,天氣轉涼了,僅靠一個草裙已經無法抵禦寒氣,他開始積攢動物皮毛,準備做一套皮衣保暖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