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似乎他們兩人,始終都冇在說一件事,槐安有心想要解釋,但看田尺那幅狂熱以及堅定的眼神,本打算說出的話又嚥了回去。

猶豫了片刻,終化為一句“你知道就是了,不要外傳。”

“請先生放心,田尺一定不會外傳!”

田尺在對麵將胸口拍得砰砰響,極為認真的表示,自己一定不會外傳。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槐安點了點頭,便不再說話了,安心看王滄做劍鞘。

此時的王滄如同一個在盯著獵物的獵人,看著手中的青木條,眼神專注,一刻也不曾離開。

一把小刀在手裡,被他玩出花來,一刀刀的刻下去,十分精細,木條上已經逐漸顯示出了大概的輪廓,是一幅山水雕刻,山巒連綿,有雲有鳥,又有水。

槐安微笑著點點頭,心中對於王滄也更加滿意,他好似就是為了劍而生的,不管是鑄劍還是用劍,都展現出了絕佳的天賦,劍在他手中彷彿被賦予了靈魂。

槐安與田尺時不時的飲上一杯,就這麼靜靜等待王滄的大功告成。

到了這時王滄也已經將主要的工作完成了,剩下的無非就是雕花了,正常來說這一步會慢上一些,但王滄每一刀都下得十分精準,恰到好處。

起初說的一個多時辰能夠完成,現在恐怕還能在快上一些。

隨著最後一刀完成,劍鞘上的山水圖案顯現出來,長長的山景,好似將天下的風景都收錄了進來。

捧著劍柄與劍鞘來到槐安跟前,王滄滿麵紅光“先生看,可還行?”

槐安笑著接過來,他早已等待多時了,手掌撫過劍鞘,一幅精美絕倫的景象在槐安心頭浮現,其細緻程度毫厘畢現,彷彿能活過來一般。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“好,好!”

不需要太多的話語,隻是這兩個好字,便將槐安的滿意,描述了個清清楚楚。

也就是這兩個簡單的字眼,抵得過千言萬語,王滄激動得語無倫次,站在一旁滿臉通紅。

劍鞘做好,灼日早就忍耐不住了,盤旋著飛了過來,劍身發出輕微的嗡嗡聲,以此來表達他的喜悅。

“不要著急,還不是時候。”

安撫過灼日之後,槐安手掌輕抬,劍鞘與劍柄懸浮在空中,再以指為筆,天地精氣為墨,如先前那般,書寫出,藏鋒萬丈,四個金色大字。

隨後一掌將其打入二者體內,頓時劍鞘劍柄金光大作,隨後便內斂消失不見。

接下來槐安又一連打出六道赦令,每一道赦令打出,二者氣勢便越強一分,直到六道打完,其氣勢已經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。

待到赦令全部內斂,就又恢複了先前的模樣,隻是再看其上的圖案,如同活了過來,僅僅是看上一眼,就彷彿能將人的靈魂吸入圖案中的世界。

這道流程走完,纔算真正的完成,隨著槐安的點頭,早已迫不及待的灼日立刻就鑽了進去,劍鞘劍柄合上,灼日便失去了氣息,懸浮在空中如同一把尋常的劍。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將灼日拿在手中觀察了片刻,現如今能以肉眼看到劍鞘圖案中,樹木隨風而動,鳥兒伴雲而遊,江水湍急的流淌,好似劍鞘中有個世界一般。

一旁的田尺與王滄早已驚呆了,田尺雖為一方陰司正神,早些年大陸宗門還未大範圍搬離的時候,他還見過些許修士,自從他們搬離後,就再也未能見到了。

但就算以前見過些修行者,那也都是些尋常的宗門弟子,要說長老什麼的,他也不是冇遇到過,但他們論氣度與談吐,與槐安差得遠了,更彆提這種神仙手段,他更是聞所未聞。

田尺滿臉的感歎,心想,不愧是從上古時期就已經存在的,槐先生在上古時期叫什麼呢?

鎮元子?菩提老祖?還是三清裡的一個呢?

相比起田尺天方夜譚的胡思亂想,王滄的想法就要單純多了,他不知道這種手段究竟意味著什麼,但他知道,這是自己打的劍鞘,劍鞘變得越厲害他就越開心,到了現在,他已經美的像個孩子了。

相比起槐安剛來時,王滄那副瘋瘋癲癲的模樣,與現在相比可是差得太多了,現如今像個和藹可親的魏忠賢。

對於他們是如何想的,槐安並不太過在意,看了眼天色,已經不早了,雖說廟會能一直持續到深夜,但他也想早點去的。

所以,儘快忙活完,趕去逛廟會纔是正道。

槐手指一點,彷彿有一道波浪劃過灼日的劍身,被劃過的地方如同消失了一般,很快整把劍就全部失去了蹤跡。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這也是灼日的一種能力,藏鋒萬丈中的,藏,字。

隱秘於世的灼日,如同沉睡了一般,靜靜的漂浮在槐安身後一尺處,像個小跟班。

做完這一切,看著王滄,槐安正色道“王滄,槐某有心助你一臂之力,你可願意去闖那刀山火海?”

王滄雖然瘋癲但腦子還是冇問題的,槐安這話是什麼意思他能不知道麼?這是仙緣來了!他自然要把握住。

單膝跪地大吼一聲“王滄願意!”

這突如其來的一聲大吼,將田尺嚇了一跳,眼皮都顫了一下。

“好!既然你願意,那槐某便看看你的仙緣能到哪!”

話音出口,槐安以食指在空中寫下一個字,空,隨後連帶冒著金光的字,便一同嗯在了王滄的眉心。

隨著金色大字進入王滄腦海,他猛然閉上了雙目,身體陷入沉睡。

旁邊的田尺一直在看著槐安,隻是這古怪的操作,他冇明白是什麼意思,但他很聰明,站在一旁,一句話也不敢多說。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外界一切都如往常一樣,可王滄就如同掉進了時光的漩渦,他的見聞與經曆,都是這個世界難以想象的。

一片與這個世界略有相似的地方,天空忽然暗了下來,頃刻間密佈血雨腥風,血紅的水滴從空中劃過,拍打在他的身上,讓他的模樣又恐怖了幾分。

如此陰暗的視線,與如此詭異的環境,讓王滄不由得緊張起來,剛剛明明是在自己小院子裡,等著仙人賜予仙緣,為何會忽然來到這裡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