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將酒杯放下,槐安笑道“此酒確實不錯,難怪田城隍要去偷來。”

得到了槐安的肯定,田尺好似比修為精進還要來得開心。

連忙拿起酒罈給槐安滿上“哈哈哈,先生喜歡就好,回頭我再去弄點回來。”

“嗬嗬,不必了,槐某也有的。”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說著,槐安晃了晃自己的碧玉葫蘆。

田尺點點頭,之後兩人又是一陣推杯換盞,幾杯酒下肚,田尺話也多了起來,與槐安聊起了近些年來發生的一些事。

總體上來說,冇有發生什麼大事,唯一的大事,就是大宣國將北元給吞併了,其餘的就是一些大大小小的戰役了,以及各個城池的官員更換。

又喝了幾杯,田尺有了三分醉意,畢竟這酒還是有些年頭的。

想起宣統未改變之前,大宣國的民不聊生的慘況,槐安忽然想起一個問題,現在正好趕上一個城隍,他槐安自然是要好好問上一問的。

“田城隍,現如今,陰司會插手陽間的事嗎?”

田尺正在倒酒,聽到槐安這麼問,他點了點頭“早在數年前我們就已經開始插手了,陽間那些罪孽深重之人,我們會直接將其抓到陰司,按照罪行動刑。”

槐安點了點頭,心想當初與楊東昌冇有白費口舌,現在各個陰司插手陽間,起碼解決了很大的一個問題。

回過神來,槐安見田尺欲言又止,當即笑道“田城隍有什麼話,儘管說。”

聽見槐安的話他彷彿才下定決心“近些年來,我也查過一些典籍,可我翻遍能找到的任何書籍,能找到關於上古時期的記載都十分的少,隻有寥寥幾句,我想請問先生,上古時期究竟是怎樣的一番光景。”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聽到田尺想問的是這句話,槐安有些詫異,為何這些城隍對於上古時期的事都如此熱衷?

先是曹善,又是田尺,難道說上古時期的事真就一點痕跡都冇有留下嗎?

“你所瞭解到上古時期的事都有什麼?”

槐安打算先問問他知道的,與自己所知道的是不是一樣,否則自己一通亂說,再說錯了可就不好了。

眼見槐安有要說的意思,他狂喜不已,這個困擾仙神界無數年的秘密,恐怕今日就要解開了!

“我所查到的古籍上記載,上古時期真仙正神遍佈天下,幾乎人人都強大無比,其中又以三位大帝為首,另外還有數個強族林立,但再細緻一些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槐安點了點頭,如此說來,那田尺所說應當與他所知道的是一樣的,難道這裡就是洪荒延續下來的世界嗎?

想到這裡槐安既激動又有些擔憂,激動是因為他發現這裡是洪荒時期遺存下來的世界。

擔憂是因為,既然是洪荒的遺存,那必然在世界的某個角落,有真正的大能存在,這無疑多了許多的不確定性。

從那種年代遺存下來的大能,有多強大,槐安根本不敢想象,一旦他暴怒或是發狂了,恐怕將是整個世界的浩劫,而將世界平定與否的希望,寄托在一個人身上,無疑是危險的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還有一點,洪荒時期眾仙神魔佛並存,如此厲害的時代都能出現斷層,這又會是怎樣一股恐怖的力量才能做到?

一時間槐安眉頭緊皺,但轉念一想,也並不絕對,田尺所說,是三位大帝為首,又有數族林立,這三位大帝也並非就一定是三清,這數族也並不絕對就是巫妖佛人魔。

如此想著,槐安心中才放鬆了些,便回憶起了記憶中的洪荒時期。

對麵的田尺看著槐安沉思的模樣,激動萬分,上古時期的事情,已經就在眼前了,他很快就能一窺聖貌,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!

沉思了片刻,槐安說到“相傳,在許久以前,天地還是一片混沌,並冇有我們這個世界,也冇有彆的世界,唯一的一切都隻是虛無。

也是在那時,天地間誕生了三千神魔,每一尊神魔都掌握著一道法則,他們就是混沌的掌控者。

其中一個神魔名為盤古,他並不安於現狀,便想要建立起一個世界,為混沌增添一份生機,可他的這個想法遭到了其餘神魔的反對,但他依舊我行我素,毫不在意。

而這自然會爆發出爭端,最終引得眾多神魔圍攻,但盤古絲毫不懼,與眾多神魔大戰一場,幾乎將神魔斬殺殆儘,而他們也冇能阻止盤古開天。

天終究還是開了,但盤古也因為傷勢過重,而死去,他的身體化為大地,血液化為江河,世界出現了,如同洪荒一樣,新的世界自然也誕生出來一些強大的生靈。

其中以三清為首,另外還有十二巫祖,以及妖族的麒麟,龍,鳳,東皇太一,帝俊…………”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槐安將盤古開天辟地,與人族的建立,都完完本本的說與了田尺聽,而人族之後的事他就不知曉了。

因為他纔來這個世界不到十年,十年之前是什麼樣,他槐安又怎會知道。

看著田尺的神情,槐安想要找到他認為不對的地方,好來推翻那個可怕的猜測。

但田尺的表現讓槐安失望了,他從頭到尾都是一副震驚的表情,冇有一點疑惑與反駁,完全是把槐安的話當成了聖經。

甚至槐安說到人族以後就不再說,他也用自己的思維完美解釋了。

他們陰神圈裡已經傳開了,槐安乃上古時期的大神,是前些年纔剛剛甦醒的,這一下就完美的解釋了,槐安為什麼不知道後麵的事,因為他纔剛剛甦醒。

槐安皺眉道“你有冇有覺得什麼地方不對?”

田尺愣愣的看著槐安“冇有啊,先生說的都對。”

槐安將眼睛一閉,一臉的無語,他將故事講出來,就是為了讓田尺推翻他這個可怕的想法。

現在倒好,田尺深信不疑了,一切白搭,還平白浪費了這麼多口水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槐安古怪的表情,在田尺眼中就成了,感歎滄海桑田的歲月變遷。

聽完槐安所講的故事,他也能感受到時間長河的無情,就如同槐安結尾時用的那句話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談中。

“先生不必憂慮,雖然上古時期已經過去,曾經那些舊人也都已經不在,可我們依舊要向前看,時間長河的腳步是不會停下的。”

槐安長歎一口氣,看著田尺神色複雜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