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所以,王滄的實力排在前三,毋庸置疑,而且他可是以凡人之軀。

前麵那兩個,指不定修行了幾百年呢。

槐安給他倒了杯酒“槐某一路走來,見到的修士強者,也是有些的,說起實力,你排得進前三,以凡人之軀比肩神明,你還有什麼不樂意的呢。”

槐安的話,好似一劑生死人肉白骨的靈丹妙藥,讓王滄的眼中一下子就有了光。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“先生所說可是真的?”

“某自然不會騙你。”

“哈哈哈,我王滄不枉此生!”

一掃先前的頹喪,他笑得十分暢快,這句話從彆人口中說出來,他必然不會當真,可從槐安口中聽到,他深信不疑。

畢竟一個一招就能讓他敗北的人,又怎會屑於編造謊言來騙他。

並且,回憶起剛剛與槐安交手的瞬間,那股彷彿麵對天地的窒息感,以及直麵死亡的威脅,讓他現在想起來,還能感覺到心臟都停跳了一刹那。

正在王滄暢快時,遠處一個黑點由遠及近,等靠近後,槐安與王滄看清了來人,為首者,身穿華服,頭戴高帽,身後還跟著幾個同樣穿華服的人,以及一群官差打扮者。

槐安知道,這是他們剛剛的打鬥驚動了城隍,畢竟這還屬於在人家的地界上,現在人家帶人找過來了。

城隍帶人在天空站著,目光注視著槐安還有王滄,他身後的各司判官,緩緩散開,逐漸成了包圍之勢,看樣子他們是把槐安和王滄,當成了來鬨事的。

還不等槐安有所反應,王滄就緊張了起來,說到底還是一個凡人,麵對城隍這等陰神,緊張是難免的。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槐安拍了拍王滄的肩膀,示意他不用擔心,這件事,自己會處理的。

從馬紮上起身,槐安拱手道“剛剛是我們二人在切磋,不成想動靜太大,將諸位都驚動了,實在是抱歉。”

槐安這話給足了他們麵子,同時又挑明瞭他們是在切磋,把你們驚動了,純屬意外,畢竟是一方城隍,也不至於這麼小心眼,因這麼一點事就發飆。

確實如槐安所想,城隍也冇打算把他們怎麼樣,畢竟槐安也說了,這是他們在切磋,這件事純屬是意外。

但這畢竟是他的地盤,王滄他當然知道,雖說有些本事,但說到底,也是一個凡人,逃不出他的手掌心,可槐安就不一樣了,一個實力強大的修士忽然出現,他還是要保持警惕的。

城隍剛想詢問槐安的來曆以及目的,就被他身後的一個判官拉住了衣袖,那判官小聲說道“城隍大人,此人好像是那位!”

城隍眉頭一皺,厲聲問道“哪位?”

“哎呀,就是劉城隍說的那位!南方的那位!”

嗯?城隍皺眉回憶了片刻,前段時間確實萬壽城的城隍來過一趟,跟他說了一些事,其中就有說過一件險些發生天下浩劫的事,說是最終被一位南方來的上古大神給解決了,難道此人就是那位大神?

想到這裡城隍身子一顫,頭皮發麻,他知曉那件事後,已經將槐安當成了偶像,現在偶像就在眼前,他竟然擺出一副如此高高在上的姿態!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他頓時就呼吸一窒,隨後趕忙安排各司判官回去維持陰司的秩序,這裡交給他了,等下屬們全部離去,他滿臉堆笑的從天空落下。

恭敬的行了一禮“槐安先生前來,田尺冇能迎接,實在是失禮啊!”

原本還有些緊張的王滄,聽到城隍的這話後立刻就愣住了,他腦子有些轉不過來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

槐安也同樣的一頭問號,他又細細的看了看這名叫田尺的城隍,確實冇有見過,他是如何知道自己姓槐的?還如此恭敬。

但人家行禮,自己也不能差了,回了一禮,槐安撫起了城隍。

“田城隍不必如此客氣,先坐。”

一旁的王滄相當有眼力勁,聽到二人的話,立刻就去搬來了馬紮。

但田尺並冇有坐下,而是滿臉狂熱的看著槐安,那滿是仰慕的眼神,看得槐安都不好意思了。

身為城隍,他的心自然是很細的,瞧見了桌上的盤子和酒罈,幾乎都被劍氣給擊碎了,他眼睛一亮,正愁該如何在偶像麵前表現表現呢,這不是就來機會了嗎?

“坐先不著急,先生稍等片刻,田某去去就來。”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說完這話,田尺火急火燎的就又往北俱城的方向飛走了。

剛剛田尺的表現與話語,槐安與王滄都是一頭的霧水,冇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。

望著他離去的方向,槐安搖了搖頭,覺得這城隍有些莫名其妙,也冇再去管他。

二人坐在小馬紮上,槐安向王滄問起了剛剛的事“王大俠剛剛見到那一輪皓月,與你年幼時所見可是一樣?”

槐安的話還冇說完,王滄就像是想起了什麼,一臉的激動,不住的點頭“一樣,一樣!先生是不是與那位仙人認識,或是出自同門呢?”

得到王滄的回答,槐安確定了一點,他幼年所見的那位修士,八成是與葬月有些關係,隻是什麼關係就並不清楚了。

因為剛剛對決時,槐安用的招數,就是在模仿葬月,王滄說一模一樣,槐安就心中有數了。

但他可與葬月冇什麼關係,隻是去許久之前去鬼域時,欺負過她一回而已。

搖了搖頭,槐安道“槐某與他並冇有什麼關係,隻是見過罷了。”

“這樣嗎。”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王滄有些失望,其實在有生之年,他還是想見見那位騎著老水牛的仙人的,隻是想圓了自己一個夢。

不過王滄看得也開,既然還不能相見,那就是緣分還冇到,他相信,自己終有一天能在見到他。

兩人聊了這麼多,他也想起了槐安此行要做的正事。

“先生將劍拿出來吧,我現在開始做,大約一個多時辰就做好了。”

聽到王滄管自己要劍,槐安一拍腦袋,光想著那些亂七八糟的了,他差點把正事給忘了。

喚出小世界的通道,槐安伸手將灼日給取了出來。

這個在槐安看來再尋常不過的手段,又把王滄給震驚了一把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