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槐安望著對麵氣勢大變的王滄,心情複雜,此人有如此毅力,著實難得。

想要以凡人之軀對抗修士,這幾乎不可能,而他王滄剛剛釋放出來的劍意,卻實實在在的震撼到了槐安。

因為這股劍意十分純粹,隻有一個字,那就是,劍!

心中有劍與心中隻有劍,所相差的距離不止十萬八千裡,就好似一把兵刃,韌性與鋒利並存,可變化萬千。

另一把劍隻有純粹的鋒利,雖是易折,卻可一劍破萬法,兩者觸碰到一起,誰勝誰負還真不好說。

王滄就是那把純粹的劍,純粹到隻有劍!

同時槐安從他的話語中抓到兩個關鍵點,滄州城斬殺厲鬼三隻,莫非他就是守衛程空所說的王大俠,醉裡斬鬼,刀身三日寒霜不降?

原來他許久之前就已經聽到過王滄的威名了。

這第二點,就是他口中的那位仙人,拔劍時,身後出現一輪皓月,這一點他竟感到有一股熟悉的感覺,思索片刻,槐安想到了,是葬月!莫非葬月與王滄幼年時遇到的仙人有所關聯?

槐安打算一會問問王滄,不過看他現在這個模樣,恐怕這一架,是逃不掉了。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王滄身上劍意濃鬱,目光灼灼看著思索已久的槐安,朗聲道“先生身為仙人,何必如此猶豫。”

槐安眼中的思索褪去,望著王滄,平靜的問到“王大俠如何知曉某為仙人?”

“劍告訴我的。”

說罷,他伸手隔空一抓,茅草屋內,兩把劍徑直飛來,落入他的手中,一手一把。

槐安眼神微眯,身為凡人,能以劍氣禦劍,他在劍道上的造詣恐怕不低,甚至比絕大多數的修士要高,也怪不得他想與真仙對劍一次。

“先生既然來找我做劍鞘劍柄,那先生的劍自然是還不能用,便先用這一把吧。”

說完他將劍丟向槐安,同時身上劍氣越發的狂暴,好似一頭,即將脫籠的猛獸。

接過王滄扔來的劍,槐安微微一笑,人家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,他如果還不肯出手,那就太自大了。

“請。”

“好!”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王滄眼神中有精光閃過,隨後猛地跳開,與槐安拉開距離。

槐安也不緊不慢的起身,來到院子前,長劍挽在身後。

“先生準備好了嗎?我可要出招了!”

槐安頭輕點一下。

槐安點頭的同時,院子中劍氣漫天飛舞,數不清的劍氣從四麵八方攻向槐安,每道劍氣都角度刁鑽,直衝槐安要害,想要讓槐安手忙腳亂的防禦。

但王滄低估槐安了,這些劍氣看起來確實勢不可擋,可在槐安看來,數量是夠了,但質量差了些。

槐安將自身劍意釋放出來,這些劍氣進入劍意的範圍後,便如同石沉大海,連一點浪花都冇翻起來。

幾乎同一時間,一道由無數劍氣組成的白色劍芒,就向槐安攻了過來。

這次槐安也有了動作,長劍脫殼,挽個劍花後猛然探出,劍尖與劍芒碰撞到一起,激起無數劍氣橫飛,在地上留下了數道深淺不一的劍痕。

眼見一擊未果,王滄眼中有一抹瘋狂閃過,隨著他長劍不斷的揮舞,身後劍氣瘋狂的彙聚,僅僅是眨眼間,就已經有數十把如剛剛那般的劍芒彙聚,並且還在瘋狂的增加。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麵對如此癲狂的王滄,槐安也不得不重視了起來,腳下輕踏,身體淩空而起,於天空懸浮而立,身後便是掛於天際的那輪浩日。

雙目微閉,劍指擦過劍身,槐安身後劍意瀰漫,一道道劍意凝聚的長劍,如同羊脂玉一般,懸於身後。

白玉長劍一化二,二化三,很快便遮天蔽日,當槐安睜開雙眼時,一輪遮天蔽日的皓月憑空出現,遮蔽了刺眼的光芒,小院籠罩的地方,頓時化為一片黑暗,唯一還存在的光亮,便是那輪皓月,以及萬千白玉長劍。

王滄看到這一幕,眼神猛縮,隨後而來的是越發癲狂,雙目通紅。

“斬!”

王滄一聲爆嗬,身後劍芒儘數攻向槐安。

“去。”

槐安一聲輕嗬,萬千白玉長劍化為一條條白色劍光,由天空落下,與劍芒碰撞到一起,摧枯拉朽一般將其擊碎,隨後狠狠的釘在地上,令大地震動,不遠處的小河如同在河底引爆了一顆核彈,河水儘數炸裂。

短暫的爆炸過後,遮天蔽日的皓月,消失得無影無蹤,大地上漫天的煙塵,世界寂靜無聲,彷彿在這一刻,世界失去了聲音。

短暫的寂靜過後,煙塵散去,小院外,地上可以看到滿是孔洞,深不見底,而小院則是完好無損,王滄躺在地上,胸膛還有的起伏,讓人能夠判斷出他還冇死,而他使用的劍,就靜靜的躺在一旁,已然變得殘破不堪。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王滄躺在地上看著天空,兩眼無神,先前瀰漫的劍氣也不見了蹤跡,此時他就如同一個垂暮且毫無生氣的老人。

這些他都看在眼裡,但槐安並冇有覺得他不行,反倒是認為他很強,而且強得離譜,一個人凡人,能比肩真仙,單單是這一點,就已經是世間僅有了。

應了那句古話,金鱗豈是池中物,一遇風雨便化龍!

槐安很願意助他掀起那陣風,但在此之前,他還要先給把王滄的心理問題給解決了,否則彆說化龍,可能他活不了兩年,就要抑鬱而終,畢竟他苦苦練就了一生的本領,就這麼敗在了他的手裡,任誰恐怕都難以接受吧。

將長劍插在地上,槐安上前將王滄扶到小馬紮上坐下。

看他那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,槐安調笑道“怎麼,打了一場,就開始墮落嗎?”

聽到槐安與他說話,王滄眼中纔有了一些光亮“唉,我這一輩,苦苦追尋的劍道,難道就是這樣嗎?終究不是仙人的一合之敵。”

槐安搖了搖頭,他這些年見到過的人中,王滄已經算是很強的了,能排得上前三。

第一就是那個叫甫齡生的老頭,他是一點也看不透,實力應當十分恐怖。

第二就是葬月了,那小妮子也不是個好惹的主,至於彆人,與王滄比起來都略有不如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