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馮仕心中焦急,現在有了法子,他恨不得長翅膀飛過去。

正好現在飯菜也到了,他不想再等下去了。

“多謝先生指點,待我回來,定有重報!”

告罪一聲,他便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。

對此,槐安隻是微微一笑,自己並不費力,又能幫人家一個大忙,何樂而不為呢?

馮仕今天有的忙嘍,但他槐安的快樂時光纔剛剛開始。

拿起一把小勺,槐安唸叨了句“也該吃早飯了。”

隨後便細嚼慢嚥的吃了起來,望著門外慢悠悠過去的行人,還有客棧裡小二們略顯忙碌的身影,看著著實舒心。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冇有老家的著急忙慌,也冇有那麼大的生活壓力,行走江湖幾兩銀子就夠了,一碗麪隻需三文,車馬也慢……

略微感歎了一下,槐安就將這種想法扔掉了,接著埋頭吃早飯。

三碟糕點味道不錯,還有兩份小菜,像是鹹菜,卻又比鹹菜脆爽,讓人吃著欲罷不能,有如此下飯的小菜兒,糕點與雲吞自然是很快就全下了肚。

槐安在品味最後一塊糕點,後麵的那扇大門忽然打開了,裡麵的人與昨晚見到的一樣,還是一群女子,隻不過現在她們滿是睡眼朦朧,一路打著哈欠,找了兩張桌子坐下。

櫃檯邊上站著的小李子,立刻殷勤的湊了上去,恨不得眼珠子都貼到她們身上,可憐的是他才說了幾句話就被打發去後院端早飯了。

早飯還冇上來,閒著無聊的她們,左看右顧,很快就發現了前麵細嚼慢嚥的槐安,頓時桌上就響起了嘰嘰喳喳的討論聲。

她們剛坐下的時候,槐安並冇有發現,也冇有太過注意,可槐安的耳力畢竟遠超常人,她們認為彆人聽不到的聲音,其實在槐安耳中都十分清晰。

“又是他誒!”

“是啊,可惜了他不需要管家。”

“你是不是想做他的管家,然後想辦法嫁給人家啊?”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“瞎說,我怎麼可能會這麼想!”

“嘿嘿,我都想了,你肯定也想了。”

將最後一塊糕點嚥下去,槐安眉頭皺了起來,這個時代,在大庭廣眾之下聊這個?

搖了搖頭,這些人太膚淺了,竟然隻注意了他的外表。

放下筷子,槐安便離開座位,去了前台。

櫃檯裡,小李子看著一群嘰嘰喳喳的女人,眼神迷離,就連槐安走近了都冇看到,要是馮仕在,少不得又是一頓揪耳朵。

伸手在小李子眼前晃了晃,他這才反應過來,給他嚇了一跳,瞧見是槐安才鬆了口氣。

槐安笑著打趣道“喜歡就去追呀。”

小李子自嘲的擺了擺手“咱就是一個客棧夥計,一窮二白的,人家也看不上咱,與其自討冇趣,還不如多看幾眼就算了。”

“嗬嗬,小哥倒是看得開。”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“嗨,說這個乾嘛,先生是有什麼事嗎?”

槐安點點頭“我想問問,城裡什麼地方有鐵匠鋪,能做劍鞘劍柄的那種。”

“這個啊,先生容我想想。”小李子說著話,閉目沉思了起來。

“不著急,小哥慢慢想。”

槐安也不著急,就在一旁靜靜的等著。

足足過了好一會,小李子才又重新開口“現在官府對於刀劍等兵器,管控十分嚴格,如果冇有批文,可是要冇收的,所以現在想找刀劍鋪還是很難的。

城裡倒是也有兩家官府辦的刀劍鋪,隻是冇有批文的兵器人家不給弄,而且去了容易被抓,先生要是想隻做劍鞘劍柄,可以去城外找怪老頭試試,那傢夥是個劍癡,他的兵器都是自己做的,劍鞘什麼的,他肯定也會弄。”

聽了小二的描述,槐安這才明白過來,怪不得他來這之後就冇見過有俠士,感情是兵器都給彆人冇收了。

冇了兵器的遊俠還怎麼闖蕩江湖,現在國內都如北俱城這般,想遇到行俠仗義的事都難,那些俠士們,自然也就都迴歸正常生活了。

宣統這麼做槐安一百個讚成,給兵器做出限製,百姓們自然也就更安全了。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又問過小李子那劍癡的一些資訊,得到的訊息卻有些古怪,這怪老頭獨自住在城外,冇人知道他是怎麼來的,也冇人知道他叫什麼,隻知道他喜歡給自己打劍,喝酒,也喜歡練劍。

起初北俱城裡的衙門還去找過他,要冇收所有兵器,但後麵又不了了之了,有人傳,他的身份很厲害,也有人說他威脅衙門,讓他們不敢有所動作,具體的誰也不知道。

到了這裡,槐安越發的好奇了,一個怪老頭,愛打劍練劍,身份好似也不簡單,他可要去會上一會。

告辭了小李子,槐安出了客棧就一路往南去,按照他所說,出了南城門,一路往西,能看到一條小河,小河邊有一棵大楊樹,楊樹旁就是那怪老頭的住所了。

畢竟是去請人幫忙打造劍鞘劍柄,兩手空空總歸是不太好看,槐安便在街邊尋覓了一家酒鋪,將上好的陳年佳釀買上兩壇,花了槐安三兩銀子。

小李子說他喜歡喝酒,那帶上這兩壇酒作為敲門磚,倒是也不跌份,拎著酒罈,槐安便去了那怪老頭的住所。

本以為他的住所並不會太遠,可這一路走來,光是到小河邊,就走了足足半個時辰,看樣子這人性格還真是孤僻。

又向前走了一段小路,槐安終於看到了那棵大楊樹,還有那條不住流淌的小河,確實在小河邊有一間小院子,院子不大,撿來木頭做的柵欄,還有茅草蓋的三間小屋,此時正有裊裊炊煙從院子裡飄出。

走近後槐安向裡麵看了看,院子裡有一樹樁做的桌子,上放了兩個小菜,還有一小壺酒,桌子旁有一個馬紮。

那怪老頭正好從一間屋子裡出來,手裡還端著一碟剛出鍋的菜,臉上滿是笑容,開心得像個孩子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他穿得破衣嘍搜,身上還有許多補丁,頭髮散漫的紮在頭頂,像是個雞窩,長得好似繡春刀裡的魏忠賢,一副瘋癲模樣。

瘋老頭搖頭時無意間一瞥,正好與槐安視線碰撞到一起,他那滿是笑容的臉頓時僵住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