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槐安並不知道自己的背影被晚霞映成了什麼樣,他現在正焦急的趕路,天馬上就黑了,若是再晚些,恐怕就找不到合適的客棧了。

如今不同以往,幾年時間過去,現在發展得很好,槐安也想去試試如今的客棧住著怎麼樣。

再說了,總跟個野人似的住在荒郊野外,也不是個長久的辦法。

將手伸進麵前的虛空,槐安從小世界裡抓了一把銀子,這些銀錢就留著他這些天消費,隻是衣食住行而已,絕對夠了。

將這把銀子塞進懷裡,槐安此時已經來到了城門口,遞上身份牌,很快就又進了城。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來到城裡槐安腳下生風,直奔那條繁華的街道,此時太陽已經落下,而讓槐安冇想到的是,城裡依舊繁華。

街道兩側被店家掛起了燈籠,映得城內燈火通明,來來往往的行人並不比白天少,還有許多在白天看不到的小攤,也都在夜幕降臨後浮現了出來,頗有一種老家夜市的感覺。

見到街上如此多的人,槐安倒是也不著急了,一路走走停停,看看這問問那,等走到客棧門前時已經半個時辰過去了。

這裡是街尾,有兩家很大的客棧,單是門頭都要有尋常鋪子的兩家大,一家叫庭萊軒,另一家叫峒裡紅,也不知道開客棧的是誰,竟然起了個這種名字。

也冇在乎這些,槐安知道,單靠名字是看不出誰家更好的,所以他便觀察了起來。

名叫庭萊軒的客棧門前站著兩名小二,熱情的迎接前來住宿的客人,同時,他們身後也站著兩名身穿薄紗的女子,有客人前來就會熱情的迎接,並且來的人都是些大腹便便的富商之流。

這一幕看得槐安直搖頭,明眼人都能看出來,這家客棧絕對不正規。

將目光看向峒裡紅的方向,他們門前隻有一個年邁的管家在迎客,並且進入其中的人,僅看一眼便知是有身份的,其中還有不少文人。

槐安當即拍板,就去這家住了,剛邁出的腳步又停了下來,這兩家客棧都這麼大,會不會住宿的費用很高呢?

但他來時似乎也冇有看到有彆的客棧了,難道說現在百姓們都有錢了,看不上那些小客棧嗎?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這個說法似乎並不能說通,對此槐安也冇再去多想,既來之則安之,要是晚點冇房了,他就又要去樹上再住一晚了。

為了保險起見,槐安又從小世界裡拿了些銀兩出來,這才邁開步子,直奔峒裡紅而去。

客棧門口的迎賓今日是管家,這是因為今日特殊,有不少文人來這裡,為了不讓那些人出去瞎說閒話,他就親自出來迎客,目的是務必把禮儀做足了,不能讓人挑出毛病來。

能當上這裡的管家,他又豈會是泛泛之輩?這些文人來的目的他很清楚,就是對麵派來的一些窮秀才,帶上他們給的銀錢來住一晚,然後出去就開始給他們客棧潑臟水,這是陽謀,他卻還不得不接著,總不能將已經上門的主顧給趕走吧。

遠遠瞧見槐安從遠處走來,他眯起了眼睛,又是一個讀書人,恐怕又是對麵派來的吧!

但等槐安走近後他又不敢確定了,庭萊軒請來的都是些尋常的讀書人,用銀子和免費住一晚峒裡紅來吸引人,但依靠這些條件能吸引來的人,又豈能有這種氣質?

遠看槐安就如同一個教書先生,一身青衫,頭髮隻是簡單的用玉簪盤起來,散漫卻不顯淩亂,有種自然之美,僅僅是看著就讓人很難生出反感。

走近能看清後,就更能瞧出不一樣了,棱角分明的臉龐,渾然天成的眉毛,以及那似乎蘊含星辰般的眼眸,讓人覺得他好似是十八歲的純淨,又像是一位飽經風霜的老人,一時間讓人摸不清他的年歲。

正在管家發愣時,槐安已經到了客棧門前,緩過神來的他趕忙迎了上來。

“客官可是要住店?”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槐安笑著迴應“是要住店,不知銀錢幾何呢?”

槐安的這一笑讓管家覺得如沐春風,似乎這一笑幫他掃去了所有的煩惱,同時也更讓他確信,這人絕對不是來對麵派來找茬的。

槐安的氣質根本就不是尋常人能有的,並且對麵那群隻知道耍陰謀詭計的人,也請不來這種人物。

“房間有的,有的,而且不貴!”

管家在前麵引路,將槐安迎了進去,一邊引路一邊同槐安交談,卻絲毫不提銀錢的事。

“先生是外鄉人吧?”

槐安點點頭“是從南方來的。”

“哦哈哈哈,那先生來我們峒裡紅可是來對了。”

確定了槐安的不是對麵派來的,同時也對槐安的溫文爾雅,感到心中舒適,來到櫃檯前,管家進入櫃檯裡,拿出來了一個賬本,隨後向槐安問到“先生要住幾日呢?”

“先住三日吧。”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“哦,好好,咱這有天地玄黃四個等級,天字號是五兩銀子一晚,地字號是二兩銀子,玄黃分彆是五百文和兩百文,不知先生想住哪一種呢?”

其實槐安對於房間的劃分並不是很清楚,好像與老家的並不一樣,槐安便問了一句“不知這天地玄黃,各自有什麼不同呢?”

管家撫須一笑“哈哈,先生有所不知,這普通的玄黃,隻是最普通的房間,地字號則是上好的廂房,屋子大,傢俱也都是上好的紅木,住著絕對舒心,而天字號那可是咱們這的特色,不少達官貴人不遠百裡,就是為了來體驗一次,至於具體如何,先生去看了便知,在下就不便透露了。”

哦?特色?還搞得這麼神秘,這下倒是讓槐安好奇了起來,這天字房到底有什麼獨特的,能配得上管家這麼說,而且還如此保密。

槐安將手伸進懷裡摸了摸,銀子是夠的,而且他現在也算是個小小的土豪了,小世界裡可是還有上百兩的,妥妥的是一小筆钜款,自然也不會不捨得這十五兩。

拿出一錠十兩的銀子,又拿出一錠五兩的,將其交給管家“就天字房吧,被你說得這麼好,某都有些好奇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