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寡婦坐在地上不斷的數落咒罵那些官差,要是放在平日裡,官差們早就將她帶走下了大獄,現在這麼溫柔是槐安無論如何都冇想到的。

但這也從側麵說明瞭宣統在民生問題,與官府的整治問題上,做得確實不錯。

不然再給那王寡婦八個膽子,她也不敢這麼做。

一旁的幾個官差就這麼靜靜的看著,也不說話,臉上滿是無奈。

直到她嗓子喊啞了,他們纔開始說話“諸位,你們也都看到了,這王寡婦妨礙公務,還胡攪蠻纏,辱罵官府,我們現在將她關進小黑屋,你們說應該不應該?”

“應該!”

“關她半個月!”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“早就該關她了!”

看著百姓們義憤填膺的樣子,那官差笑了“好,要我說應該關她七天,你們說合適不合適?”

“不合適!應該關十天!”

“對,應該關十天!”

“好,那我們就順從民意,關她十天!”

王寡婦並不知道小黑屋究竟是什麼,但看圍觀百姓,幸災樂禍的樣子並不難猜出,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。

得知要關十天,她一下就慌了,立刻反咬一口,說這些百姓與官府串通,欺辱她一個婦人。

這下可徹底把圍觀的百姓給得罪了,一個個的恨不得吃了她,都在嚷嚷著要給她再加幾天!

眼見圍觀的人越來越多,官差們也想儘快收場,就帶人把她給拖走了,王寡婦那個潑辣的性格又怎麼可能那麼容易就範,反抗時還咬了一個官差。

結果顯而易見,又被多加了三天的小黑屋,而她也冇能逃脫最終被關押進小黑屋的處罰。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這個小插曲過後,人們接著排隊,除了有些人還在議論外,好似這件事根本就冇有發生過。

槐安拿著自己的身份牌,一臉的笑意,這種處罰方式槐安覺得挺好,不打你也不罵你,就是把你關起來,而且關多長時間,他們也會聽取百姓們的建議,很人性化。

槐安就不信關她個十幾天,出來後還能這麼乾,要是她真敢,那就在關一遍,這種問題確實需要從根源上解決。

隊伍很快就排到他了,在桌子前將身份牌遞給守衛,他們在一個本子上登記下來他的資訊,再交三文錢就可以進城了,全程嚴謹又快速,比起先前可謂是強了不止一點。

交完錢再拿上身份牌,槐安就進了城,看著城裡的變化,槐安一時間感慨萬千。

他不過是數年冇有出世,世間就已經變化得如此之大了,他是真冇看錯宣統。

這北俱城與萬壽城的距離不算數特彆遠,而且北俱城還經曆過戰火,如今才時隔六年,冇想到就已經有如此大的改變了。

此時的城內建築,堪比京城,兩側樓宇高台,門店林立,城中的兩條主路十分寬敞,對向四輛馬車行駛不成問題。

兩側的建築,中式的風格十分明顯,做得古聲古色,街道上馬車牛車一輛接著一輛,人群川流不息,一切都在彰顯著大宣國正在向繁榮發展。

槐安走在城裡左看右顧,各種風格的門店看著眼花繚亂,其中最讓槐安詫異的是,城裡多出了許多陌生人種,紅頭髮,金頭髮,和滿身膻味紮著小辮子的人。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好似他們已經融入到了這座城裡,讓北俱城更加的多元化了。

槐安微微一笑,看樣子宣統是已經將北元拿下了,兩國合併成一國,並且冇有文化上的衝突,這一點是很難做到的。

槐安在心裡默默的為宣統點了個讚,他要去看看宣統這些年經營的成果。

在城內的主乾道上逛了一圈,槐安拐進了一個繁華的街道,比起外麵林立的商鋪,這裡明顯更多了一些煙火氣,來往的百姓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。

穿行在這條街上,槐安心情也愉悅了起來。

兩側的攤位上售賣的商品也變得多樣化起來,有了不少草原上纔會有的商品,各種的奶乾,以及肉乾,槐安特意問了問價格,並不貴,尋常百姓家也能買得起。

現如今再也不會有百姓餓死街頭的情況出現了,米麪的價格也出現了曆史新低,一路上,槐安總能聽到,讚頌大宣國,讚頌宣統的話語。

心情大好的槐安,打算先找個小攤吃飯,而走了許久,愣是冇有找到擺攤的人。

看樣子人們生活變好了,像以前那種接地氣的攤位也變得少了。

不過功夫不負有心人,槐安在街尾找到了他心心念唸的小攤,還是個麪攤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似是生怕他跑了,槐安找個位子就坐下了,而坐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叫一碗麪,之後便拿著筷子等待了起來。

看著攤主的勺子在大鍋裡攪動,熱氣騰騰的麪條在鍋裡翻滾,槐安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,熬煮湯麪特有的香味,沿著微風飄進槐安的鼻腔裡,讓他肚子不爭氣的叫了兩聲。

“麵來啦,先生慢些吃。”

“唉,多謝。”

道謝一聲,槐安將麵接過來,端著就吃了起來,一口麪湯帶麵下肚,身上暖洋洋的,而這正是讓他心心念唸的味道。

一碗麪頂不住槐安幾口吃的,很快就見了底,又叫了一碗麪,槐安正吃得香甜時,對麵坐下了兩人,一老一小,老者頭髮花白,但麵色確是紅潤,說話間中氣十足。

在一旁攙扶著他的是一名女孩,女孩年齡不大,也就是十四五歲的模樣,長相算不上好看,但卻十分文靜。

攙扶著老者坐下,那女孩要了兩碗麪,隨後兩人就閒聊了起來,隻是冇說幾句話他們的聲音就戛然而止。

正在吃麪的槐安絲毫冇有察覺到他們的停下,還在自顧自的吃著麵。

“是你嗎?先生!”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女孩的話吸引了周圍人的注意,紛紛抬頭看了過去,發現不是再與自己說話後,這才又接著吃飯。

但吃著飯的槐安並冇有抬頭,他可是從未來過這個地方,又冇有什麼熟人,自然也不會想到是在叫他。

將碗裡的最後一口麵吃下,槐安又叫了一碗“麻煩再來一碗麪。”

話音剛說出口,槐安餘光瞧見了對麵坐著的女孩與老人。

女孩眼眶通紅,看著槐安的臉,一刻也不肯將目光從槐安身上挪開,彷彿她一個不留神,槐安就會再次消失。

女孩身旁的老者同樣十分激動,眼睛瞪得大大的,麵色漲紅,激動的手都在發抖,想要說什麼,卻又因為太過激動,而說不出話來。

女孩的聲音發顫“先生!是你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