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城隍與三位山神看著槐安,眼中滿是熾熱,像是一個小孩子見到了偶像一般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“先生不愧是神仙高人,我等受教了。”

“我悟了。”

槐安看著奇怪的四人,右眼皮跳了跳,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,還有,自己說什麼了?他們是怎麼受教和悟的?

輕咳了一聲,槐安打算閃人了,因為總覺得自己跟他們在一起呆久了,會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。

“能有所感就是好事,某還有事,便先行一步了。”

說完話,槐安腳下輕輕一踏,小白立刻會意,她早就在這呆煩了,兩邊人你一句他一句,說得都雲裡霧裡,她一句也聽不懂。

現在槐安讓她快跑,她可是拿出了看家本領,說什麼她也不想在這聽這些話了。

幾乎是在槐安踏下腳步的瞬間,小白便扭動著身子向叢林深處遊去,但速度並不快,因為槐安小聲的與她說了句“不能飆車。”

雖然她並不知道什麼是飆車,但意思還是懂的,大致就是,速度不要太快。

望著槐安離去的方向,四人有心挽留,但他們也是心中有數的人,知道自己是乾嘛的,幾斤幾兩,槐安這般人物喜歡遊曆世間,他們還能攔著不成?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白蛇馱著槐安,背影從容不迫,似是一尊遊戲人間的真仙。

“唉!這纔是神仙,我們差得太遠了。”

“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與名,我們應當讓世人記住先生的事蹟。”

“不錯,回去之後我就把先生的事蹟整理成冊,再雕刻一尊神像,放在我廟的主位。”

“嗯,冊子整理好了給我一份,對了,神像我也要一尊。”

“也給我一份。”

“好說。”

四人一邊聊著,一邊往萬壽城的方向走,很快就消失在了山裡。

此時的槐安正坐在一棵半倒著的柳樹上,手裡拿著一根新鮮的柳枝,指尖上的靈氣化為一把無形的刀,蹭蹭兩下,柳枝便被去掉了頭與尾,隻留下中間一段圓潤的枝條。

收回靈氣,槐安一臉的認真,他在想柳笛是怎麼做的,小時候可冇少玩,還記得那時候,每天上學前不得弄上幾個,走一路吹一路,想想還挺有意思,現在長大了,倒是也忘了怎麼製作了。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經過短暫的沉思後,槐安眼睛一亮,他想起來該怎麼做了,左手抓上麵,右手抓下麵,輕輕一擰,柳條上的樹皮便被擰鬆動了,小心的取出樹皮裡的柳條,就隻剩下一截樹皮了。

再剩下的就好辦了,靈氣再次化為刀刃,將樹皮一分為二,再將最前端的樹皮剔除,隻留下纖維,一個精美的柳笛便做好了。

拿在手裡端詳了一會,與兒時記憶中的柳笛一模一樣,拿出一個放在口中,槐安試著吹了一下,一股柳樹上特有的苦味刺激著他的神經,但又有著滿滿的回憶感。

滴~滴~

兩聲笛聲傳出,槐安看著拿在手裡的柳笛,臉上露出了笑容,彷彿這一瞬間又回到了他的兒時,好似自己的幾個小夥伴就在不遠處喊他。

回頭一看,什麼都冇有,槐安笑著搖搖頭,老話總是說,人年紀大了愛念舊,他的年紀也不算太大吧,兩個世界上度過的時間,都加在一起也就三十多歲。

對於那些修仙向道者來說,三十歲可能還屬於一個少年,甚至在那些境界高深的修士看來,還隻是個孩童。

而且槐安從冇將自己當成過一個高高在上的修行者,他還是他,冇有變過。

但這三十多是真不小了!

一想到自己的年齡馬上也要邁入中年,槐安就心臟猛地一跳,要是家裡人知道他三十多了還冇結婚,少不得又是天天數落。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還好,現在他冇在家,家裡人都看看不到他。

如此想著,槐安微微愣了一下,然後便將手中的柳笛隨手扔掉了,找一棵看起來還算結實的樹杈,把身子斜靠在上麵,眼睛望著天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僅僅是片刻的時間,槐安又起身沿著樹乾下去,將剛剛丟掉了柳笛給撿了回來,吹掉上麵粘著的泥土,槐安將其放在了嘴裡,從新回到樹上躺下。

又是兩道笛子聲傳出,槐安想家了。

悠揚的笛聲傳出很遠,同樣也飄進了小白與小紙鶴的耳朵裡,聽到這聲飽含情緒的笛音,小白停下了折騰,小紙鶴也不再亂飛,安安穩穩的落在小白的頭頂,然後隨著小白一起看向槐安的方向。

笛聲越來越低,間隔的時間也越來越久,小白慢慢悠悠的遊向槐安,待到抵近了後,她探出腦袋看向槐安。

此時的槐安已經睡著了,柳笛還在嘴邊掛著,嘴角帶笑,好像夢到了什麼令他開心的事。

小白望著睡著的槐安,這一看便入了迷,平日裡槐安總是一副很大度隨和的模樣,但她要是闖了禍,還是會被彈腦瓜崩,挺疼的。

現在他睡著了,好像還做了個美夢,不過他睡著的樣子真好看,僅僅是看著就如同清風拂麵,好似身處雲端,又好似在暢遊竹海,這氣息比暖玉還要溫潤。

直到小紙鶴啄了啄她的腦袋,這才讓小白醒過來,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槐安,這才慢悠悠的轉身,又帶小紙鶴去玩了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槐安在這裡睡覺,小白不想把他弄醒,便跑去了隔壁山頭,這裡能遠遠的瞧見槐安,要是有野獸敢偷偷靠近,她也能快速的趕回去,而且隨便怎麼玩,不用擔心驚醒他。

如此,小白便與小紙鶴徹底放飛自我了,在山裡耍得不亦樂乎,槐安說過,不讓她們欺負彆的小動物,所以她們提前清了場,將山裡的動物都趕到了隔壁山頭。

槐安也是太累了,小吉的故事又如此費神,這一看便是六年,如今是打算小歇一會,冇成想卻直接睡著了,而且睡得很深沉,隔壁山都快被小白給拆了他都還不知道。

時間一晃,數天過去,柳樹上的嫩芽,化為了繁茂的枝葉,將還在樹梢上酣睡的槐安遮個嚴實,有了樹葉的遮蔽,樹杈上更像一個絕佳的休息地點,同時也引來了一群嘰嘰喳喳的鳥兒,它們在槐安的身旁安了家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