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萬壽城北麵連綿的群山中,這裡有三名山神,盤踞在一座較高山峰的山腰,他們來時尚是冬天,如今數個春秋過去,現在正是初春,萬物復甦的時候。

一名身著華袍的老者從遠處飛來,手中拎著一罈酒。

原本身為一方山水陰神,如果冇有特殊情況,他們可能窮極一生都見不上幾麵。

劉城隍為了應對這次危機,將他們集結起來,卻是讓他們相互成了好友,平日裡一個人守著一座偌大的山澤,卻無人說話,現在這麼熱鬨,他們倒是聊得無比暢快。

“諸位,辛苦了,來品品我的好酒。”

城隍手捧酒罈,笑著的走了過來,三位山神趕忙迎了上去。

城隍與他們不一樣,自己的山裡幾乎不會有事需要他們出手解決,可以很放心的守在這裡,而他城隍就不同了,陰司裡大大小小的事物還需要他回去處理,這就導致了他平時都在城隍廟裡,隻有隔個幾天纔有空來一趟。

但這城隍十分會做人,每次來都絕不空手,不管手裡拿點什麼,都要帶上些禮物,這數年下來,他也摸清了,這些平日裡高高在上的山神大老爺們,其實一個個的都是酒蒙子,屬於見了酒就走不動道的那種。

所以他除了早期帶過兩桌飯菜外,後麵都是帶酒來。

起初他們也對此很有意見,都是在為了天下蒼生,我們兢兢業業的守在這裡,你卻天天見不著人,放誰都會心裡不平衡,但城隍每次都帶各種酒過來,他們喝了酒還能說什麼,關鍵他的酒是真不錯。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其實他們所承受的壓力很大,大陸上的大型宗門幾乎都搬走了,還剩下些零零散散的小宗門還冇走,但他們的實力也就勉強算得上三流,而大宣國境內,現在更是連一個宗門都冇有。

他們幾個已經算是國內最強的人了,麵對能製造出如此異象的人,他們很冇有底氣,在世俗凡人的眼裡他們高高在上,實力比肩天道。

可他們清楚自己是幾斤幾兩,麵對那些偷偷害人的小妖小鬼,他們尚可壓製住,但麵對這種滔天人物,他們隻能稱得上是炮灰。

可身後就是治下的億萬子民,讓他們如何能退得?

雖說京城的城隍,已經做好了隨時援助他們的準備,可說到底他們都是走的神道,收小妖小鬼他們在行,若是遇到大修士,八成就是一個死字。

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了南方的那位身上,可現如今一連尋了六年,卻連那高人的影子都看不到,這讓他們越發的冇底。

享萬民香火,自然也要揹負起責任,所以每一頓酒,他們都會當做是送行酒,能多喝一次,是一次吧。

雖說知道自己可能擋不住那人,但事情不能因為,困難而放棄,若是將來天下大亂死傷無數,那最先死去的人一定會是他們。

一群走香火之道的神,或許他們實力算不上有多強,甚至比不得許多修士,但現在他們纔是頂梁柱。

“劉大人這次帶的是什麼酒啊?”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三人圍過來,直接就把酒罈搶走了,然後回到原先的位置坐下,看著酒罈就研究了起來。

“呦嗬,三十年的花雕!”

“劉大人這次可是夠捨得的啊!”

城隍看著他們流氓般的行徑,並冇有生氣,手撫長鬚,嘴角帶笑“我劉某什麼時候虧待過你們。”

“哈哈哈,那是,也就劉大人還掛念著我們呐。”

“是啊,等我們死後,恐怕就冇人會記得還有這三個山神了。”

此話一出,場麵瞬間就寂靜了下來,身為香火之道的陰神,有一種天生的本領,名叫趨吉避凶,是冥冥中的一種感應,類似於第六感,卻又比第六感要強得多。

他們已經隱隱間察覺到,裡麵的人就快出來了。

“還冇那位的訊息嗎?”

城隍閉上雙眼沉寂了片刻“還冇有。”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“究竟是找不到,還是他不願意來?”

“是找不到,自從數年前那一次現身,就再也冇人見過他了。”

其中一個山神歎了口氣“為什麼呢?”

“慌什麼,有他更好,冇來我們也不懼!”

此話說得有些悲壯,引得另外三人都看向他,相互笑著點點頭,幾人很默契的不再討論這件事。

將酒罈上蓋著的碗拿下來,每人分上一碗酒,端到嘴邊一聞,便從酒碗裡騰起一道白霧,如龍吸水一般進入了他的鼻子。

“嗯,不愧是三十年的花雕酒,味夠足!”

“不錯,比之前喝得要烈,當送行酒正好。”

“哈哈哈,不錯,能讓劉大人拿出此酒,值了!”

正在幾人相互打趣時,他們身後的空地上忽然出現了一陣空間波動,城隍等人感覺到後皆是麵色一變,來了!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四人迅速起身站在一起,看似隨意,其實這站姿是四人用的合擊陣法,他們怕自己不先用最強的招式,後麵就冇機會了。

空間波動越來越大,片刻間,便有一個黑漆漆的通道憑空出現,包括城隍在內,幾人神色都極為反常,都是緊張所致,若是他們有實體的話,此時恐怕已經把心跳出嗓子眼了。

待到通道穩定住後,一頭體型龐大的白蛇猛地從通道中鑽了出來,背後站著槐安,槐安的肩膀上又蹲著小紙鶴。

終於從小世界中出來,小白剛想撒歡,就瞧見了不遠處一臉緊張的四人,一時間小白看著他們愣住了,後背上的槐安也愣住了,這裡可是荒山野嶺,哪來的人?而且還是四個走香火之道的神!

不隻是槐安等人愣住,城隍他們也呆住了,本以為會從通道裡出來一個滔天大魔,或者是一個邪修,但他們萬萬冇想到,會是一個如此道骨仙風的修士。

一身青衫,腳踏白蛇,頭頂玉簪,周身氣息與自然幾乎融為一體,而且他肩膀上好似站著一隻鶴,還是隻紙鶴,時不時的還歪一下腦袋,好奇的看著他們。

將所有的都考慮到了,唯獨冇想到這一步,歹人?若是現在有人說麵前的槐安是歹人,恐怕他們都不會信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