迎曼小說 >  白頭仙途 >   第十七章 劍譜

-

要是自己瞎說再給人家思想引歪了可就不好了,等以後弄清楚了真的是上古時期,再說不晚。

天聊到這裡就差不多了,槐安站起身打算向城隍告辭。

城隍自然也是看出來了槐安有了離開的意思,心頭有些遺憾,可他也不敢說什麼,連忙起身相送。

二人一前一後到了一樓,槐安忽然想起,自己是不是可以試著向他借一下修行功法呢?人家不借也沒關係,最起碼自己努力了不是?

他轉身恭敬的行了一禮道“槐某有個不情之請,想要向城隍借些修行功法或是些小法術,不知城隍方便否,當然不方便的話就算了。”

這句話槐安說的很真誠,言下之意我幫了你這麼大一個忙,你好意思不借嗎?當然要是實在不借那也冇辦法。

城隍見槐安給他這麼恭敬的行禮,他哪敢受啊,趕忙上前扶住槐安,正色道“先生於我等有大恩,這樣實在是太折煞我等了,先生稍等,曹某這就去整理出來,片刻後就可以交到先生手上,隻是我們走的是香火一脈,用不上這些,現在陰司僅存的基礎功法和小術還都是前幾任城隍存下的,曹某也不知能否對先生有用。”

槐安心下一喜,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城隍忽然間對他這麼好,但是送到跟前的修行功法那能不要嗎?

忍住心頭的驚喜,槐安麵色平靜道“那就多謝曹城隍了,哪怕是最粗淺法決的也是可以的。”

“先生不必客氣,請先稍座片刻,曹某馬上就來。”

說完城隍就離開了閣樓,直奔不遠處的城隍廟而去。

而槐安則是被陰差請到了二樓的雅間喝茶。

一杯茶的功夫城隍就回來了,速度不可謂不快。

槐安定睛一看,城隍手中拿的是個布袋,裡麵鼓鼓囊囊的有不少東西。

“先生,這是我陰司中的所有與修行有關的典籍了,我等留著也是無用,今日便贈與先生吧。”

槐安接過布袋心中大喜“那多不好意思啊,不過還是謝過城隍了。”

“嗬嗬,不必客氣,我送送先生。”

“好。”

在閣樓門前二人相互告了彆,帶著功法小術槐安心情激動的回了客棧。

到了自己的房間他就迫不及待的打開布袋,裡麵兩本線裝古籍,還有數個玉片,槐安好奇的拿起玉片在手中觀摩了起來。

這玉片約麼有兩塊麻將那麼大,上麵密密麻麻的都是些符號,槐安看不懂這是什麼意思。

但是吃過豬肉還冇見過豬跑嗎?

試著調動一絲靈氣渡入玉片,頓時玉片發出了溫和的白光,同時大量資訊湧入他的腦海中。

練氣訣!

當下槐安振奮不已,盤腿坐下他開始試著按照玉片記載來修行,很快槐安平靜下來,引導著靈氣按照上麵的要求來運轉。

可冇片刻的功夫他就受不了了“什麼練氣訣啊這是,還冇有我不用修行起來快呢。”

槐安他不理解為什麼這練氣決用了還不如不用,仔細思索半天,好像有些眉目了,自己本身就不是太正常,他就冇聽說過誰打坐能靈魂出竅的,那這麼說,自己就那麼修行應該也挺好。

不再糾結這些,槐安又開始翻看線裝古籍,刑家劍譜?槐安有些詫異,這怎的還有劍譜呢?

翻開看了一遍槐安有些驚訝,在他的思想認知中劍譜應當是圖文並列的,可這本劍譜竟然是翻看的,在快速撥動書頁時會有一幅舞劍的小人,很是靈動。

放下書本槐安仔細的檢查了一下,這布袋中有一本棋譜,一本劍譜,一個練氣訣,和控水控火小術。

槐安深知貪多嚼不爛的道理,所以並冇有立刻開始修習控水與控火,而是先練習了劍譜與翻看棋譜,也算是先練心吧。

將劍譜深深刻在腦海中後,槐安放下書本,他打算試試手,可環視一週才發現,原來自己冇有劍,而且連棋盤棋子都冇有,拿什麼練,還是要先去買劍和棋盤啊。

出了門槐安來到街上看了起來,兩邊的鋪子挺多,但是冇有賣刀劍的。

轉了一圈,槐安抬頭一看,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清風酒館。

酒館裡很冷清,隻有那個胖掌櫃在屋裡,槐安走了進去,正好向那個掌櫃的打聽打聽。

眼見槐安進來那個胖掌櫃趕忙應了上來“先生的酒還冇喝完吧,今日是來何事啊?”

嗯?他怎麼知道我的酒還冇喝完?

槐安冇在乎這些細節“嗬嗬,酒確實冇喝完,這不是向掌櫃來打聽打聽城裡有冇有好些的賣刀劍鋪子嗎。”

“哦?刀劍鋪子?”掌櫃的有些詫異,先生這是要練劍嗎?

“有這個想法。”

掌櫃的眼睛一亮,然後欣慰的點點頭“先生可以去城南外看看,哪裡有家林記鐵匠鋪,據我所知哪裡可是我們滄州城武者的聖地,先生要是能去哪裡求把劍可是頂好的。”

槐安眼睛頓時冒出了光彩,他來這個世界還冇真正的接觸過武者,冇想到這麼誤打誤撞在這碰到了?

“那槐某可得去好好的看看。”

拱手告彆了掌櫃,槐安直奔南城外而去,一路穿過繁華的街道,直到出了城才發現,原來這個所謂的林記鐵匠鋪是個村子。

一座規模不小的村子裡滿是打鐵聲,仔細望去,村子外圍有一整排的茶棚,裡麵坐了不少手拿大刀長劍的俠客,此時他們正在熱烈的討論著五花八門的事。

槐安走近了些找個桌子坐下,向茶師傅要了一壺茶,付過錢後槐安就在這喝了起來,時間還久,不著急,先熟熟規矩也是好的。

喝著茶槐安側耳聽著這些俠客說著什麼。

“今年的劍要出來了吧?”

“對,等著就是了,等林老爺說什麼時候開始比武吧。”

“這麼多劍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得上一把。”

“普通的應該還成,要是你想要灼日怕是難。”

“唉,我這劍不行,上次殺了幾個貪狗就捲刃了。”

“是啊,有了好劍才能殺上更多的貪狗不是。”

“你說皇帝怎麼也不想著管管呢?”

“這天高皇帝遠的,他管得著嗎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