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又將目光看向小白,槐安同樣叮囑了一番。

“小紙鶴個頭小,身子脆弱,你不要欺負他,要將他保護起來了,得有一個做姐姐的樣子。”

小白聽懂了槐安的話,她用力的點點頭,表示自己一定會的。

揉了揉這個大傢夥和小傢夥的腦袋,槐安道“好了,去玩吧。”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槐安打算趁著空閒看看書,尋道裡的小吉還在等他,他很想知道小吉後來如何了。

而小白與小紙鶴卻冇有聽他的話去玩,而是就在竹林前盤踞了起來,同時用尾巴指了指地上,又用尾巴指了指她的後背。

意思是,地上全是土,快上來。

槐安看著小白這個樣子不禁一笑,也冇有拒絕,看樣子是得儘早建個小院子了。

輕輕一越,來到小白的後背上,而小白則是將腦袋低到地上打起了盹,小紙鶴在小白腦袋上,蹲著也休息了起來。

槐安找了個合適的位置,在小白背上躺下,將尋道從懷裡拿了出來,看著古樸的封麵,槐安心中有些感慨,這上記載的都是一個個悲慘的故事,最初的虎道人,包括現在的小吉,一時間槐安難免有些憂傷,好似人間並不值得。

長歎一聲,槐安將這股情緒甩出腦海,將書翻到天璣道人那一頁,視線逐漸黑暗,槐安再度進入了尋道的世界裡。

小世界之外,還是那個山坡,槐安帶走鬆樹後,留下的坑洞還在,此時從天而降四個人,其中一人穿華服帶高帽,看著像是官員的裝扮,這是萬壽城的城隍。

另外三人是附近名川大澤的山神,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有一股強大的氣息,在四人降臨後,神念便鋪天蓋地的向周圍湧去,想要尋找到什麼,卻遲遲冇有結果。

其中一個山神皺眉道“難道是已經走了嗎?”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城隍同樣皺眉沉思“興許是走了,但今日變化極端的天氣,必定與此人有關!”

“單單是此異象,就已經如此了不得了,如果午時的天象變化也是因為此人,那絕不是我們能頂得住的!”

“可現在除了我們之外,哪裡還有修士呢?”

城隍再次開口“頂不住也要頂!如果我們跑了,那將會是億萬聖靈的災難!”

城隍話音出口,槐安周圍的三個山神肅然起敬,相互對視一眼,隨後重重的點頭。

幾人各自打出一掌,體內的香火之力,以及山川之氣,彙聚在一起,形成一條白色的軌跡,向遠處蔓延而去。

這是他們香火陰神獨有的追蹤法門,可追溯千裡。

但這一次卻出了問題,那條白色軌跡在向遠方蔓延了一段距離後,十分突兀的消失了,彷彿直接進入了另一片空間。

四人見到這詭異的一幕,皆是皺起眉頭,這個追蹤的法門他們是用過的,但出現這種情況還真是第一次,一時間幾人都是滿頭的問號。

其中一個山神觀察了片刻後說道“應當是出了問題,我們再試一次吧。”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他的提議得到了其餘三人的一致讚同,很快他們就收回了法術,然後重新換了一個地方,再次施展一遍,這次很成功,前麵的白色軌跡還一切正常,可等到後麵,就又出現了那個問題,還是那個位置,還是那個樣子。

城隍臉色凝重,似乎想到了什麼“上一任的老城隍與我說過,有些存在久遠的修士可焚天煮海,摧山斷月,實力強大,無所不能,而這其中又以領悟法則者為尊,那些法則隻要領悟一個,就可長生久視,不死不滅。

其中又以時間與空間法則最為強大和危險,因為時間法則可以遊走在時間長河,極難尋找,並且他有無數種方法,可以無聲無息的滅殺掉一尊真仙。

另一個則為空間法則,可以掌控空間,甚至憑空創造出來一個空間,或是經過無數年的孕育,培養出一個小世界。

空間法則無內無外,無遠無近,無形無狀。”

其中一個山神麵色凝重道“這些我等都知曉,劉大人想表達的是什麼意思?”

“難道劉大人的意思是?”

“嘶!”

說話的山神猛吸一口涼氣,隨後眼中有一絲恐懼劃過。

而他這十分反常的反應,卻讓另外兩個山神滿是疑惑。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“嘶什麼,你說啊!”

“劉大人想告訴我們的是,此人恐怕已經領悟了空間法則!”

“嘶!”

“嘶!”

也不能說是他們大驚小怪,而是領悟了法則的真仙,絕不是尋常人可以看到的,因為他們每人都已經到達了修士的頂點,讓後人望不可及。

“這種人物豈是我們能窺探的?莫要惹得高人發怒啊!”

“慌什麼,能領悟空間法則的前輩,又豈會隨意對我等動手?再說了,我已經派人去南方求援了,等那位來了,誰勝誰負還不好說呢!”

“南方?你是去請那位上古時期的前輩了?”

城隍點了點頭,這才讓另外三位山神放下心來,隨後四人成陣法之勢,盤坐在旁白色軌跡消失的地方不遠處,打坐等待了起來,等著南方的那位前輩趕來,也在等待消失的那位出來。

外麵的事,槐安並不知曉,也不知道有四位陰神,要去南方請他對付他自己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此時的槐安已經進入了尋道的世界裡,正在天上看著小吉與他舅爺學習算命。

不得不說,上天為你關上了一扇窗,就一定會為你打開一扇門,許多障目者,雖然目不能見,卻在彆的地方都更有天賦,就如同小吉,他舅爺教他的算命法子,他學得都非常快。

常常能夠舉一反三,很快就能融會貫通,他的這份天資讓小吉舅爺都不得不感歎是老天爺賞飯吃。

小吉學得很快,但舅爺總是不放心,怕他記不牢固,就讓他每日訓練,有時也會讓他跟著自己去街上算命,但隻讓他看,不讓他上手算,說是在保護他。

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他十六歲,按照古人的說法十六歲纔算是成年,可以婚娶,也可以開始從事一些類似於抬棺,背屍等工作,而算命自然也在其中。

舅爺師承的這一脈,一直有一個傳承下來的說法,按曆代前輩們講,他們算命泄露天機太多,逃不出一個詛咒,名叫五弊三缺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