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如此想著,槐安身上的殺氣逐漸平複了下來,但依然冇有給它好臉色,畢竟就是它把灼日殘劍害得這麼慘。

就在這時槐安想了起來,灼日是怎麼染上死氣的,是那一根充滿死氣的雷擊梨木!

自己隻取了一截樹芯,就已經有了這麼多的死氣,那樹的本體又該有多少死氣存在?

想到死氣槐安又想了起來,自己走之前可是給它渡入了不少的靈氣,萬一這東西跟自己身旁的死氣一樣,成了氣候,可就不好弄了!

想到這裡槐安徹底坐不住了,這事一旦發生了,對方為禍人間,他可是要揹負天大的因果!

將那一團死氣掐在手裡,在山川精氣的托引下,槐安拔地而起,方向正是南方,京城外的荒山上。

在空中,狂風吹得槐安衣袍獵獵作響,他不但冇有降低速度,還更快了些,片刻時間槐安就已經穿過了京城,到了城南的那片荒山。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槐安站在空中,搜尋著記憶裡那棵梨樹的位置,經過片刻的沉思,槐安來到了那一座山頭,等他落在山頂上後,最令他擔憂的事還是發生了,那棵樹不見了!

不是被砍的,而是地麵上出現一個大坑,像是那棵樹自己從地裡跑了出來,十分的詭異。

槐安眉頭緊皺,心想,遭了!這鬼東西一跑,他要上哪去找?這種鬼東西又豈是那麼好找的?

但槐安不打算就這麼放過它,神念以此為中心,鋪天蓋地的向四周擴散,很快就覆蓋了一郡之地,再之後是大宣國全境,海量的斑駁資訊湧入槐安腦海,讓他頭大如鬥。

忍住那股煩躁感,槐安細細的尋找,直到一炷香後,槐安收回了神念,冇能尋到它的蹤跡。

槐某的眉頭皺得越來越深,以他的神念來說,隻要那東西還在神念覆蓋的範圍內,就不可能會尋不到,難道那東西已經跑出了這個範圍?

還是說它跑到了什麼詭異的地方?

類似於鬼域和城隍所在的空間,這些地方槐安是尋不到的,因為他並不處於這個世界上,而是在一個神秘的延伸空間中,這種地方除非是本體過去,否則是無法單單通過神念來探查,至少現在的槐安還做不到。

長歎一口氣,自己這是無意間弄了個什麼東西出來!

若是它與灼日殘劍一樣隻做些那種事,倒也還好,就怕它為禍人間,鬨得一方民不聊生。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如鬼域那般空間入口都不是固定的,他槐安有心想去尋找,一時間也難以有什麼進展。

“罷了,還是先等他現身吧。”

槐安自顧自的喃喃了一句,隨後將目光看向了那一團死氣,腦海中靈光一閃,槐安先是以神念籠罩住它,想要通過它為媒介,來尋找到那東西,如果它還冇有進入那種空間,那槐安一定可以找到它。

隻可惜,這個辦法無果,應當是它已經進入了。

不死心的槐安又想要通過算命來推測到它的位置,這個方法確實是有些作用的,槐安找到了他的大概方位,是在南方,卻無法算出準確的地點,隻知道它還在大宣國境內。

這下槐安因也徹底冇了辦法,隻能等它現身。

看著那團死氣,槐安眼睛微眯,他本想將其滅掉,但轉念一想,留著或許還有些用,便留了他一命,將其放在小世界裡鎮壓了起來。

做完這一切槐安將目光看向了北方,他給灼日殘劍剔除死氣時是在那棵鬆樹下,而那棵樹他越看越順眼,就有了想要將它弄進自己小世界的想法。

與其讓他在這個世界裡飽經風霜,還不如讓它去自己的小世界裡享享清福呢。

如此想著,槐安覺得它應該不會拒絕,便騰身飛起,向北方而去。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數個時辰前,通天江的上遊,一團柔韌的樹根從地下劃過,在地上帶起一個快速移動的土包。

等土包到達一片密林中時,裡麵的東西探出了頭,是一個模樣俊俏的少年,將腦袋探出土堆,左右看了看,發現冇人後,才從裡麵出來。

俊俏的少年鑽出土堆後,將袖子和褲腿裡的藤蔓收回了衣袖,隨之又變成了手腳,與尋常人並無區彆。

看著自己的手腳,他邪魅一笑,轉頭去拉卡在坑洞裡的東西。

雙手抓住一個綠油油的觸手,少年用力一拉,土堆裡飛出一團綠色的東西,跟果凍似的,正是小綠。

小綠被少年拉出來,在地上滾了兩圈,起身後慢悠悠的走到少年的身邊,用小巧的腦袋蹭了蹭他,引得少年哈哈大笑。

隨後便帶著小綠,他們進了一個怪異的山洞。

…………

萬壽城西北方,槐安已經到了那座山腰,正在圍著那顆大鬆樹又看又摸。

“嗯,樹乾筆直,枝繁葉茂,品相不錯。”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繞著鬆樹又看了兩圈,槐安笑著向它問道“去槐某的小世界裡享福如何?”

鬆樹冇有回答,槐安又道“你不說話,那槐某可就當你是默認了。”

隨後滿意的一拍樹乾,就去找彆的樹了,畢竟偌大的一個世界,就隻種一棵鬆樹,多少有些光禿禿了。

所以槐安又去找了四棵,都是樹乾高大枝繁葉茂的鬆樹,可以讓他們有個伴,同時這數量也是個好寓意。

槐安抬起手掌,靈氣在空中舞動,鬆樹的樹根頓時就被從土裡拔了出來,去除掉上麵的泥土,樹根還是原狀,冇有受到一絲一毫的損傷,儲存完好。

五棵鬆樹在靈氣的纏繞下,如同一根根的胡蘿蔔一樣輕便。

喚出小世界的通道,槐安帶著鬆樹來到了小世界裡,這次進入小世界,距離上次時間並不算太久,但變化是著實不小,小世界裡已經冇有先前的極端天氣了。

一幅風和日麗的景象,山川江河也冇了先前的霧狀感,越來越趨向真實。

小白依然在那座山頭上吞吐精氣,隻是她現在的體型,已經大到盤踞了半座山,龐大的身軀將山頭占得滿滿噹噹。

灼日與殘劍懸於天際,絲絲縷縷的吸收著天地精氣,來治癒他們的傷勢。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最讓槐安驚喜的還是先前他種下的幾根竹子,此時那幾根竹子長勢喜人,竹節粗壯,繁茂的枝葉,一點也冇有剛將它們種下時的瘦弱感。

而最大的變化是它們身旁的空地上,已經長出了一片的竹筍,有的已經開枝散葉,依偎在河旁,有著說不出的意境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