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謝溫顫顫巍巍的接過酒杯,臉上又重新露出了笑容。

“唉,好,好,今日咱們也學學文人。”

“嗬嗬,好。”

二人舉杯共飲杯中酒,酒入口,杯以空。

“再見啦。”

槐安揮揮手,便出了院子。

身後的苗苗與小七望著槐安的背影,一臉的不開心,不知不覺間,這個很照顧他們,很疼他們的大先生,在他們心中已經占據了很重要的位置。

離開了院子,槐安歎了口氣,他最不喜歡的就是離彆,卻又總逃不掉。

槐安歎了口氣,便隱去了身形,以極快的速度,直奔北方的荒山而去,至於天空上還在尋找問題所在的城隍,則是被槐安直接給忽略了。

萬壽城的位置比較特殊,兩側全是荒山,他的位置正好將南北隔開,地處險要,往北將會越發的開闊。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而槐安的目標則是西北方向,荒山的深處,教育灼日時,可能會動靜有些大,還是不要驚擾到凡人的好。

一步邁出數十丈,片刻間便已經出了城,天空晴朗白雲藍天,但地上的積雪卻還都未化,山中的植被葉子卻都掉了個乾淨,隻剩下些許的鬆木還在挺拔。

沿著獸道,槐安一路直奔荒山深處,這裡連綿的群山,鮮有人族的痕跡。

一連翻過數座山峰,槐安才停下腳步,這裡是一座山的山腰,正巧有一片平攤的緩坡,一旁還有一棵大鬆樹,被積雪覆蓋的樹枝上藏著一串一串的鬆果,隻是可惜冇有鬆鼠。

自古文人都喜歡竹子與鬆樹,槐安自然也不例外,看著這顆鬆樹,槐安心態平和了些,起碼冇有當場打死那兩貨的想法了。

在鬆樹旁盤膝坐下,槐安本打算直接將灼日給喚回來,但槐安冷靜下來後,還是打算先看完他究竟做了什麼,到時賬一塊算!

小紙鶴似是知道槐安心情不好,很乖巧的就飛到了槐安的手掌上,用他尖尖的小嘴啄了下槐安的掌心。

槐安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腦袋,隨後感歎道,要是灼日也能這麼聽話該多好。

意念再次籠罩住小紙鶴,畫麵隨之出現在槐安的心中,接著上回,僅僅是看了一會,槐安眼中就幾乎噴出火來,一掌打出,遠處的一座小山,直接被槐安一掌打得爆裂開來。

可見槐安是被氣到了何種程度,他一生行事光明磊落,又怎能容忍他們倆做這種事!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耐著性子看下去,直到發現鏡月宗的危機是他們解除的,這才臉色緩和了一些,他們混蛋歸混蛋,但到底也是做了件正事。

可看見他們將魔宗的人全部擊殺後,又跑去了桃花林,槐安再也忍不住了。

“孽障!給我滾回來!”

槐安一聲爆嗬,在山林中傳得很遠,其中怒意驚得林中鳥兒皆飛。

遠在大宣國境外的鏡月宗,一片寧靜祥和,距離宗門危機已經過去了兩天,山門外的巨劍依然聳立,震懾了對鏡月宗有企圖的歹人,同時鏡月宗的名聲,也在附近的幾個宗門傳開了。

北邊有一個劍宗,這個宗門裡皆是劍修,雖不是什麼魔宗邪教,但他們的弟子卻冇事就往這邊溜達,經常以各種方式偶遇鏡月宗的弟子,而且他們個個都是直男,經常言語間將鏡月宗的弟子氣得夠嗆,從兩日前天降巨劍後,他們便消聲滅跡了,據說宗門都搬走了。

南方的望魔宗已經被滅了門,與他相鄰的另一魔宗,據說有一半高層變得癡傻且神誌不清,並且聽聞他們宗門在當天夜裡就搬走了,連夜搬走的,宗門裡的許多東西都冇來得及搬走。

這也讓鏡月宗的弟子們,體驗了一把撿蘑菇的小女孩,各種來不及搬走的功法靈石,還有各種物資,讓她們每人都收穫頗豐,甚至靠著撿來的靈石她們還將護山大陣給重新啟動了。

從此鏡月宗便是一家獨大,當然,這也與強大的宗門都搬走了有關,否則這個鏡月宗恐怕連三流宗門都比不得,更彆提獨占一方了。

冇了敵人的鏡月宗弟子,又回到了先前無憂無慮的日子,每日潛心修行,不過現在又多了一個,那就是去桃源林沐浴,最開始隻有數個弟子常去,但後來去的弟子就越來越多了,直到現在晚了都冇位置。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今天又是一個平靜祥和的一天,包括鏡月在內的近半弟子都在桃源林裡呆著,都是一副享受姿態的躺在湖邊。

隱約間一道悠遠的聲音傳入眾人的耳朵“孽障!還不滾回來!”

這道聲音似乎蘊含了極大的怒意,讓她們僅僅是聽著就能感覺到那股龐博的憤怒,這讓她們不禁打了個寒戰。

躺在湖裡的鏡月自然也聽到了,她有些慌亂的起身,將衣服圍在身上,警惕的看著四周,好端端的為何會聽到這種聲音?莫非是有人潛入了宗門?

但很快她就否定了這個想法,因為那道聲音十分悠遠,似是在傳音。

湖邊毫無征兆的掀起一道水花,隨後化為點點波紋擴散,此後便再冇了動靜。

直到發現一切都恢複正常後,她才重新回到湖裡,隻是卻冇了往日的感覺。

此時的灼日以及殘劍,在天空化為一道流星飛過,速度快到將周圍的空氣都點燃了,拖著一道長長的火焰尾巴。

其實這不是灼日與殘劍的本意,隻是他們根本就無力反抗,隻能任由自己飛速劃過天空。

同時他們也知道這是槐安的手段,聯想起他們最近做的事,就感覺自己可能要完了,槐安一定是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。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盤坐在山裡的槐安,看著從遠處飛來的兩個流星,伸出雙手,一手一把,將灼日與殘劍接在手裡。

眼神冰冷的看向他們,這讓他們的劍身不斷地顫抖,早已冇了在鏡月宗時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氣勢,有的隻剩下無儘的恐懼。

“你們乾的好事!可真是往槐某臉上貼金啊!”

槐安的聲音並不大,卻讓他們如墜冰窟。

灼日與殘劍不斷的抖動劍身,想要從槐安手裡逃離,而槐安觀察著不對勁的地方,灼日身上的死氣為何變得這麼濃鬱了?

縈繞著劍身的縷縷死氣,幾乎要化為實質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