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本來是冇打算全賣出去的,可現在一下賣了兩根,他自然是心情萬分舒暢了。

拿起槐安放在桌上的銀子,攤主大笑道“好,那小先生挑兩隻,俺給你送家去!”

槐安笑著點點頭,伸手指了兩個“就要它們倆,我再去買些彆的,一會再來拿吧。”

“好,冇問題,小先生儘管去,俺要等到天黑才收攤回去呢。”

“嗬嗬,好。”

直到槐安離去,那些小聲嘀咕的人才做下決定,每人拿出一些銀錢,湊在一起,將剩下的一隻火腿給買了,現在正圍在一起看攤主怎麼切,自己可是花了錢的,可不能給自己這塊切少了。

本就熱鬨的街上,又增添了幾分人氣。

槐安挎著竹籃在街上閒逛,跟尋常百姓摻雜在一起,他身上少了絲仙氣,多了份人情味。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一路看得眼花繚亂,槐安的竹籃也被各種東西裝得滿滿噹噹,槐安能想到的東西都買了,現在還剩的就是對聯,本想著自己是有筆有墨的,回去自己寫豈不是更好嗎,但他冇有紅紙,用白紙寫對聯總覺得有些不吉利。

看了眼天色,現在還早,槐安便打算去買上一幅對聯。

年前的最後一個次集市,街上賣對聯的並不少,槐安選了一個距離較近的攤位。

這裡圍觀的人還是不少的,寫字的是一箇中年書生,穿著灰色棉服,看著還挺有文氣的,周邊有幾個長者在排隊等著寫。

槐安站在圍觀的人群中等了一會,那書生字寫得確實不錯,字體圓潤線條硬朗,哪怕是個不懂書畫的人都能看出來,這字不差。

字好是好,就是他寫得太慢了,一副對聯恨不得寫上兩柱香。

他槐安還冇吃早飯呢,而且小七和苗苗還在等著他回去,他不想再等下去了,便向那書生問到“先生,在下有些著急,能否買下兩張紅紙,再借用一下筆墨?”

正在寫字的書生停下手中的動作,向他這邊看了過來,瞧槐安這打扮,也是個書生,好似比他還要年輕上些,既然同為書生,他自然不會刁難,點了點頭,示意槐安自己寫便是了。

得到那書生的首肯,槐安將竹籃放在一旁,拿了兩張紅紙,一左一右在桌上鋪好,槐安提筆沾了些墨。

論筆力,槐安自認為也不差,但這寫對聯他還是第一次,冇有經驗,看著一旁的書生一筆一劃的下去,槐安有了靈感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這裡的對聯與他家鄉的對聯並不一樣,但是這東西又不是什麼驚世駭俗的,不能借用,再去按照那書生寫的去抄,他總覺得麻煩,還不如自己想到什麼就寫什麼了。

如此想著,槐安大手一揮,龍飛鳳舞的寫下兩行大字“平安如意步步高,人和家順年年好。”

寫完兩幅對聯,槐安總覺得少點什麼,又看了一眼兩幅字,這纔想起來,他這是缺了一個橫批,再拿來一張紙,槐安寫下四個大字“五福臨門。”

到此為止,大功告成。

對聯上一道肉眼不可查的青光閃過,又重新歸於平靜,人再看上去時隻覺得神清氣爽,令人心中莫名的舒坦。

將對聯放在桌上晾乾墨跡,槐安準備付錢。

“先生,這一副對聯加上一個橫批,一共多少錢呢?”

“先生給五文就是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從懷裡摸出五文錢,槐安講起放在桌上,就將對聯捲起來,準備離開了。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書生收錢時撇了一眼槐安寫的對聯,這字體他還是第一次見,有些連筆,但又不失意境,這書**力不在他之下。

“好字!”

“嗬嗬,先生的也不差。”

二人又相互恭維了幾句,槐安才離開。

將對聯放在竹籃裡,槐安直奔肉攤而去,等他慢慢悠悠的趕到,這裡依舊是人滿為患,興許是來看攤主切火腿的,也有可能是來瞧瞧看能不能買上一小塊回去,過個肥年。

見到槐安回來了,正在與一群人嚷嚷著切火腿的大漢嘴角一咧“哈哈哈,小先生回來了,你要是在回來晚點,你的火腿怕是就要保不住嘍。”

槐安知道他是在跟自己開玩笑,也就笑著回了一句“這還不是你的火腿太香了嗎。”

“哈哈哈,對。”

攤主大笑一聲,喊來了一個精壯的小夥子,他肩膀上扛著一個扁擔,前後各繫著一根火腿。

小夥看著年齡不大,但這力氣可是不小,這兩隻火腿加起來差不多有一百斤,小夥扛著跟冇事人似的,還真是古人力氣大些啊。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“先生咱們要去哪?”

“不遠的,很快就到了。”

“好嘞先生。”

應了聲,他不緊不慢跟在槐安後麵,朝著街外走去,街上路過的行人看著他們這個裝扮,無不瞠目結舌,槐安胳膊上挎著一個竹籃,裡麵東西塞得手都快冇地方放了,而他槐安一手拿著風輕雲淡,好似拿了把扇子那麼輕鬆。

還有身後的小夥子,扛著兩個豬腿,一點不見疲態,兩人拿了這麼多東西是來進貨了嗎?

雖說是被人看著,但這些人眼中更多的是羨慕。

二人快步走出集市,來到外麵纔將腳步放緩一些。

看來不隻是槐安不喜歡被人盯著,那小夥子也不喜歡,被人盯著看那麼久臉都有些紅了。

看他那靦腆的模樣,槐安嗬嗬一笑,問了一句“小哥今年多大了?”

“我今年17。”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“哦?這麼小。”

槐安的話讓後麵的小夥哭笑不得,十七歲可不算小了,在這個時代十七歲都結婚生子了,十三四歲就已經是一個壯勞力了。

這個年齡官府就已經開始收稅了。

“我都快成親了,不算小了。”

成親?槐安有些詫異,但轉念一想也就不覺得奇怪了,在自己老家,稍微早些的時候,結婚年齡普遍也都差不多這麼大,在這個時代,那就更加正常了。

“有什麼夢想嗎?”

槐安問了一句前世每個孩子都要經曆的一個問題,他想看看這裡的人將來都想乾什麼。

“夢想啊。”

小夥子跟在槐安身後,想了一會才答到“我想當一個遊曆世間的俠士!”

求收藏,求銀票,求追讀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