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隨著百官停下,目光看向宣統與紙鶴,隻見它慢慢悠悠的飛向宣統,然後繞著宣統又飛了幾圈,似乎是在確定麵前這位是不是它要找的人。

在飛了幾圈後他似乎確定了,宣統就是他要找的人,便緩緩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。

這一幕包括宣統在內都感覺不可思議,同時又覺得有趣。

宣統伸出手來,紙鶴慢慢悠悠的落在他的手掌上,扭動著它的小身子轉了個圈,歪著腦袋好奇地看著宣統。

這可愛的模樣早已打消了眾人的驚恐,都嘴角含笑的看著這個小東西。

宣統笑著問了一句小紙鶴“可是槐先生讓你來的?”

這句本是玩笑話,可冇想到小紙鶴竟然點了點頭,這一下可將宣統驚呆了,這小小的紙鶴竟然有如此高的靈智。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“那槐先生讓你來是有何事呢?”

小紙鶴的嘴巴是紙折的一個小尖尖,說不了話,便用嘴巴啄了一下宣統的手掌,頓時一股意誌直通他的神魂,而這股意誌所講述的自然就是萬壽城中有人通敵,想要叛國!

得到槐安傳來的這個訊息,宣統身子一僵,眼中的怒氣幾乎要化為實質,似乎下一秒就要噴出火來。

宣統手中的小紙鶴被宣統那磅礴的怒意嚇到了,拍打著他的小翅膀飛了起來,最終落在宣統頭頂掛著的金龍上,伸著腦袋看宣統。

“不好意思啊,朕不是在凶你。”

反應過來的宣統跟小紙鶴道個歉,隨後猛的一拍桌子“退朝!二品以上大員全部留下!”

宣統如此性情大變,讓下方的官員又驚又怕,一時間不知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。

但還是很配合的拱手退下,待到二品以下官員全部退下,宣統將槐安傳達給他的意誌告訴了他們。

一時間金鑾殿裡滿是吸冷氣的聲音,不是驚訝槐安這神蹟般的手段,而是擔憂現在的局勢,萬壽城有近兩萬大軍駐守,一旦他們集體叛變,對大宣國的損失是極大的,單單是掐住向北方輸送糧草了通道,就已經夠他們喝一壺了。

而且一旦他們向北方前線進攻,那前線將會陷入兩麵夾擊的局勢,這就十分被動了,能不能向北元反攻還先不說,光是前線能不能穩住都不一定,大概率是會被北元兩麵夾擊徹底吃掉。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一旦北方被全部吃掉,那北涼必定依靠北方的糧食物資實力變得更強大,北元的實力強大了,他們再南下就更加輕鬆了。

而大宣國冇了北方的地帶緩衝戰事,遷都是必然的,而遷都這種事是牽一髮而動全身,大宣國一定會陷入被動,損失了前線的軍隊,又加上遷都,大宣國一個不小心,就會滅國!

這個時候可以說是生死存亡時刻,不過好在,有槐安坐鎮萬壽城,並且說短時間他們蹦不起來,給宣統留下了足夠的應對時間,這才讓他稍稍鬆了口氣,但他也不敢放鬆警惕,還需要儘快做出反應。

將利害關係講明後,宣統道“朕想聽聽你們有什麼建議。”

“陛下,此時事態緊急,臣建議先派快馬從南方調集軍隊,這是當務之急!”

他的話被一個武將反駁了“陛下,臣認為,現在去南方調動軍隊已經來不及了,這個季節正是大雪封天的時候,軍隊行進必然更慢,從南方過來,至少一個月的時間,現在應先下令動用禁衛軍,同時下令讓南方派來軍隊。”

“不錯,臣也認為如此最為穩妥,萬壽城的事,萬萬經不住耽擱,需要立即做出決斷!”

宣統聽著他們的話點了點頭,與他想的一樣,這是目前最穩妥的方法,也是最必要的辦法。

“好,那立刻派人,帶上兵牌去南方調兵!同時讓禁衛軍統領做好準備,留下那兩千從閱仙台飛回來的將士,其餘全部做好極速行軍的準備,內務府即刻去準備軍糧!”

“是!”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下方兩人應下,就立刻下去安排了。

“朕要廣思集益,諸位愛卿還有什麼想法,就全部說出來。”

“陛下,臣有一點需要補充!”

“說。”

“我們還要注意到的一點就是,當心萬壽城的人有所察覺,臣以為,應當立刻派兵把守通往萬壽城的道路,同時派出斥候在前方打探,小心萬壽城的探子!”

“不錯,若是遇到突發情況,我們也有應對的時間,總之是要低調行軍,儘量在將萬壽城包圍之前,不能被他們知曉。”

宣統慎重的思考了一會,鄭重的點點頭“那此事便交由你去辦。”

“臣領旨!”

“林萬象!”

下方一個身材魁梧的漢子立刻從人群中站出來,拱手迴應“臣在!”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“此次由你與禁衛軍統共為主帥,此事隻可成不可敗!”

“臣領旨!若是不成,提頭來見!”

宣統一拍桌子,大聲道“好!”

金龍上站著的小紙鶴,親眼目睹了這一切,左右晃了晃身子,就從金龍上飛走了,方向是北邊。

…………

金鑾殿裡發生了什麼,槐安冇有時間去想,他此時正在埋頭苦算,身前排隊的人還有許多,而此時已經天色傍晚了。

一旁的老先生那邊也同樣有幾個人在排隊,但數量上並不如槐安多,所以等他忙完時,槐安那邊還有幾個。

蹲下用雙手摸著攤位上的東西,然後將它們一樣一樣的擺進隨身帶著的行囊裡,等收拾完後他便拿著自己的細竹竿,摸索著往槐安那邊去了,待快到攤前時便停下了,也不說話,就這麼靜靜的等著。

老先生的舉動槐安自然看到了,也知道他是在等自己算完命,便又加快了些速度,來人剛坐下,槐安就已經將他要算的算完了,在來算命者驚訝的目光中結束了這一卦,留下卦金,便震驚的離開了。

在槐安流水線一般的高強度下,剩餘的幾人在一炷香內解決,等到最後一人算完,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,天邊的太陽,依稀隻能看到一角。

塔讀小說app,完全開源免費的網文站

將目光從天邊收回,槐安起身迎了上去。

“老先生這兩日辛苦了!”

槐安的話讓老先生有些惶恐“先生纔是真正有本事的人,還要多謝先生了,不然,老頭子我這兩天恐怕又是生意慘淡了!”

求各種票,求收藏追讀,在下拜謝啦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