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抱著孩子的大人,看了一眼槐安的方向,那有什麼會飛的紙鶴,以為是孩子在亂喊。

對著孩子的屁股拍了一下“哪來會飛的紙鳥,大街上這麼多人呢!亂喊亂叫,彆人會以為你癔症了!到時候給你抓起來!”

父親不相信他,又捱了一巴掌,加上這麼一嚇,孩子哇一下就哭了出來。

見到孩子這個反常的樣子,大人也慌了,現在是在集市上,他這麼亂喊亂叫,很容易被人當做是中邪了,而中邪後治療的土法子,可是真能要人半條命的!

大人捂著孩子的嘴,逃似的跑了。

眼睜睜看著這一幕的槐安哭笑不得,隻是委屈了這孩子了,平白捱了一巴掌,那大人倒是也挺有意思。

從那些家丁離開到現在已經有一會了,隔壁老先生那裡,還有一些人圍著等算命,而自己這裡卻是空無一人,對此槐安並不在意,隻覺得這樣也挺好,落個清淨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拿出酒葫蘆,槐安灌了兩口,就這麼愜意的看起來街景,時而看向旁邊的老先生,雖然一直在算命,但他臉上的笑容卻從未消失。

槐安的愜意也冇有持續太久,很快昨天嚷嚷著要算命的人就又來了。

他隻能放下酒葫蘆被迫營業,在給每個人算完後,都他都會貼心的告訴他們,這是最後一天,以後就不會再來了,要是想再算命,就來找旁邊的那個老先生吧。

槐安這邊算得如火如荼,京城裡宣統那邊也冇有閒著,今日是臘月二十八,過年前的最後一次早朝。

宣統坐在最高的龍椅上,下麵是文武百官,隻是格局變了,以往的每日朝會都是百官站著,而現在,百官們也都有了各自的桌椅,在宣統講話時,他們也可以很方便的用紙筆記錄下這次會議的內容。

“北方戰況如何了?”

槐安看著桌上的奏摺,頭也冇抬的問了一句。

坐在最前麵的一個大臣回答道“秉陛下,如今北方前線已經穩住了,北元的進攻被屢次阻擋,現在是僵持的態勢。”

“很好,王愛卿說說現在該如何個打法。”

一個滿臉絡腮鬍的武將站起身,拱手道“秉陛下,臣認為,現在當務之急是讓前線的將士們養精蓄銳,等候時機向北元發動反攻,現如今北元國力虛弱,久久與我們僵持不下,必定會在內部產生很大的問題,而那時就是我們最佳的反攻時機。”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“很好,此次北伐,就由你來擔任主將吧,先過年,年後初二出發北伐。”

“臣領旨!”

“陛下,臣有意見!”

說話者是一個鬍子稀疏的官員,他直勾勾的看著宣統,一臉的正氣。

宣統抬頭看了一眼他,臉上滿是無奈,這大臣正直,心懷大義,這本身是件好事,可若是遇到一個心懷大義卻十分迂腐的官員,就會是什麼好事了,而是件讓人頭疼的事。

“宋愛卿說說你有什麼看法。”

“老臣以為,我們大宣國身為上國,不應該對北元進攻,將北元擋回去便是了,一旦我大宣國將士向北元境內進攻,比如是生靈塗炭,百姓和將士們死傷無數,如此為天道所不容!”

他這反對戰爭的話一說出口,果然引來了武將們集體的怒目而視,一個個眼睛瞪得跟銅鈴似的,恨不得吃了這老小子。

現在說這麼仁義的話,前些時日北元進攻我大宣國的時候,在我國境內燒殺劫掠,他們可曾想過仁義?那些受儘屈辱死去的婦人姑娘可否同意?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可否同意?白髮人送黑髮人的老人家們又豈會同意?

不止是武將們看著他生氣,文臣們也對他滿臉的嫌棄,說他是迂腐都不足以描述他這腦子,應當說是缺心眼!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宣統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怒意,但被他掩飾的很好,撇去氣憤,他笑了笑,笑得讓人感覺如沐春風“嗬嗬,宋愛卿說的有理,這樣吧,你晚上與武將們談談,事後你捋出一份章程來,到時朕再看。”

宣統的話說得風輕雲淡,武將們臉上則是露出了一絲猥瑣的笑容,看著那個姓宋的文官,猶如再看一個可人的小媳婦。

其餘的文官們也是一臉幸災樂禍,絲毫冇有要為他說話的想法。

而他自己也感受到了害怕,看了眼武將們,他感覺自己晚上要是敢去找他們談這事,那自己鐵定得捱打,就自己這老胳膊老腿的,怕是挨這一頓揍得要半條命!

有些慌張的抬頭看向宣統,龍椅上的宣統則是一臉的鼓勵,看著他滿眼的期待,既然皇上都如此期待,還管他什麼龍潭虎穴,自己說什麼也要去闖上一闖!

眼神堅定的瞪了一眼武將們,他就又坐下了。

而這時一個紙鶴從金鑾殿外緩緩的飛來,煽動著翅膀,慢慢悠悠搖搖晃晃的直奔宣統而去,這個突然出現打亂他們朝會的紙鶴,很快就吸引了百官們的注意。

“這是何物?難道是紙做的鳥嗎?”

“像啊!隻是紙做的鳥為何能飛呢?莫非是妖法!”

這話一出,百官立刻緊張了起來,武將們先坐不住了,拿起桌上的紙本,對著空中的紙鶴便打了起來,隻是這紙鶴看著弱不禁風,甚至飛著都搖搖晃晃的,可任憑武將們如何揮舞手中的紙本,都不能碰到紙鶴分毫。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龍椅上的宣統看著空中的紙鶴一開始也有些驚魂未定,畢竟一隻紙折的小鳥,在天上飛,這誰第一次見也不會覺得正常,好看是好看,可超出了人們的認知,就會變得恐懼起來。

宣統本就經過槐安的教育,對於他槐安的那些神鬼莫測的手段,也有一些瞭解,看這個紙鶴神奇的模樣,很像是他的手段。

在冇有見過槐安以前,他活了快半輩子都冇有見過什麼詭異的事,而在他認識槐安後,僅僅是這些時日就已經見了那麼多匪夷所思的事。

“都停下!”

宣統喊了一聲,金鑾殿裡的百官頓時停住,疑惑的都將目光看向宣統,在看他是什麼意思。

動動你的手指,投下你寶貴的金票銀票,感謝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