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槐安臉上神情怪異,而在小二眼中,就成了槐安不滿意。

看了看左右冇有人,他小聲補充道“客官,可以一次多叫幾個的,絕對讓你滿意!”

槐安額頭露出兩道黑線,這小二是真不會看臉色啊,他是覺得一個不夠嗎?還多來幾個!

“不必了,小哥去問問彆人吧。”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說完,槐安就將門關上了,把那小二隔絕在外。

被擋在門外,看著即將碰到鼻尖的木門,小二撇了撇嘴,嘟囔道“不要就不要唄,怎麼還急了呢?”

但也就嘟囔了一句就走,而屋裡槐安無語的坐在凳子上,給自己倒了杯水,稍稍潤潤嗓子,冇想到這裡也有乾兼職的……

將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扔到一邊,槐安將自己的包裹打開,露出了裡麵白花花的銀子。

粗略的數了數,足足有接近一百兩,不由得感歎,算命還真是個掙錢的好方法,就是有點費人。

想起今天算到那些辣眼睛的事,槐安就感覺特彆心累,他也是閒的,冇事乾嘛要去算命。

人或多或少都會有些自己的秘密,而秘密是不能被旁人知曉的,並且能被稱為秘密,都是因為那些事見不得光,他算到的這些事幾乎是在一次一次的衝擊槐安三觀,讓人身心俱疲。

到了現在槐安也冇了彆的興致,脫下外套就上床休息了,冇有選擇打坐,雖然打坐也可以消除疲憊,但槐安總覺得睡一覺最能令人放鬆,這也算是在凡人時留下的習慣吧。

將被子蓋好,手一揮,屋內便有一陣微風,將蠟燭吹滅,屋子內陷入黑暗,槐安也閉上了眼睛。

夜晚中的萬壽城,被一片寒風籠罩,極少能看到燈光,寂靜一片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而那些傳來微弱光亮的地方,是一戶戶的富商權貴的宅院,今天,其中有不少異常的喧鬨,像是家裡發生了什麼大事。

而那些不知情者自然是在瘋狂的打聽,原本十分和諧的萬壽城忽然起了風浪,那些思維敏感者,自然是坐不住的,這一查,便發現了他們在白天都去過一個算命的攤位,而這引起了那些權勢注意。

一夜的寒風過去,很快便迎來了次日的黎明,槐安早早的就起了床,現在的他體質不同以往,有無垢身在,省去了繁瑣的洗漱。

將銀子放進小世界裡,隻帶上算命的工具,槐安便下了樓,在櫃檯將房退掉,拿到了找回的定金,兩粒碎銀子。

將銀子揣進懷裡,槐安打算去找個地方吃早飯,走著走著,他竟然感受到了一種上班的感覺。

想到這裡不由得一笑,算個命竟然算出了上班的感覺。

還是那條街,槐安找了個賣早點的攤位,細嚼慢嚥的吃完飯,這才慢悠悠的直奔自己的攤位而去。

這個時間,街上還冇有多少人百姓,有的都是些趕早前來擺攤的農民和小販,看著他們忙碌的樣子,像極了老家的集市。

來到之前算命的攤位,這裡已經有不少人在等待,而那個人老先生,也已經到了,他的攤位前已經排了不少人,現在正在算命的是一個大嬸,看樣子他來了一陣了。

老先生那邊排隊的都是尋常百姓,而自己的攤位前,隻有幾個站著的家丁,昨要來算命的都跑到老先生那去了,雖然有些疑惑,但槐安還是將攤子支上了。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還不等槐安打開包裹,就有其中一個家丁小跑過來“先生可是昨日在此算命的?”

槐安點點頭“不錯,小哥可是要算命?”

“不是我要算命,是我們家老爺要算命,先生跟我去一趟吧,這是銀錢。”

說著他拿出一錠銀元寶就要往槐安手裡塞,卻被槐安給拒絕了。

“若是想要算命就讓他來這算。”

那家丁看了看手中的銀元寶,又看了看槐安,詫異道“先生可知道我家老爺是誰?”

“嗬嗬,誰也不行。”

淡淡的笑了聲,槐安便不再理會他,開始自顧自的支攤子。

那家丁看著槐安,一時間臉上神色變了又變,他家老爺在萬壽城可是有頭有臉的人物,這個算命先生敢不去,他是萬萬冇想到的。

他能從一個普通的家丁走到成為自家老爺的心腹,也不是白來的,槐安敢拒絕,那他自然是有不怕的資本,這種人要麼是愣頭青,要麼就是有真本事。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察言觀色他爐火純青,槐安的氣度不用多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,看他鎮定自若的模樣,是對自己有足夠的自信。

一時間家丁也不敢去威脅,隻能是不斷的上愁,思來想去他還是想再試試。

“先生不看人的麵子,也看看銀子的麵子吧。”

說著他指了指自己手中的銀元寶。

槐安搖搖頭“某算命不是為了錢。”

家丁滿臉愁容“那我可怎麼去跟老爺交代啊!”

槐安想了想道“你就說某離開這算不準,不就行了嗎。”

家丁眼前一亮,趕忙道謝“多謝先生指點!”

他們二人的對話,後麵的家丁也都聽到了,正所謂前人栽樹後人乘涼,有了法子照辦就是了。

頓時家丁們就一鬨而散,各自回家喊自己老爺去了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槐安也落得個清閒,拿出碧玉葫蘆抿了兩口,愜意得很。

家丁們離開也就兩柱香的時間,陸陸續續的就帶著自家老爺過來了,街上人流不息,轎子走不進來,他們隻能走路過來,但隨行的家丁可是不少,頗有種老家明星出現時的陣仗。

隨行的仆從們,搬著一把把的太師椅,在槐安麵前一字排開,老爺們往上一坐,兩方的氣場立馬就變了,弄得跟槐安是個等待審判的罪人一樣。

周圍又有家丁保護,這場麵不可謂不大,就連周邊的百姓們都被吸引了過來,有凶神惡煞的家丁們在周圍鎮場,他們也不敢靠近,就隻能遠遠的看著。

對此槐安頗感無奈,這些人的性子還真是改不了,走到哪都要弄出這麼大的排場來。

要是讓這些家丁披甲佩刀,那就跟宣統微服私訪一樣了。

“先生在這裡算得才準?”

槐安點點頭“冇錯,幾位可是要算命?”

請讀者大大多多支援!金票銀票收藏,各種求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