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老頭的手跟羊舌頭似的,在那婦人手上一通亂摸,冇幾下就將那婦人的臉給摸紅了。

這一幕看得不遠處的槐安目瞪口呆,心中震撼不已。

本以為在老家看到的什麼,富家千金被假大師騙財騙色,還有婦女去燒香,結果被哄騙開光等等。

本以為這又是些愛搞噱頭的人弄的,現在看來還真是一切都有可能。

那老頭倒是也知道收斂,摸了一會就停下了,然後正襟危坐,開始了忽悠模式。

槐安立刻豎起耳朵聽了起來。

“這件事與你相公而言,並無太大關係,真正的問題是出在了你的身上。”

老頭這話說出口,那婦人果然害怕了,臉上神色一緊,趕忙問道“大師,我身上有什麼問題?”

他不慌不忙的說到“女人本就屬陰,而你出生的那天,正巧是陰氣旺盛的日子,加上你的生辰又是夜裡,而且日後又極少補充陽氣,出現這種情況也屬實是難免。”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這話真假參半,像對麵的婦人這種,並不懂風水玄學的人,很容易就信了這話,畢竟是根據她的生辰來說的,有讓人相信的基礎。

婦人本來有些緊張的臉上,現在已經有些慌了。

“那大師,我這情況嚴重嗎?”

“嚴重?已經不止是嚴重了,若是繼續這樣下去,就將會天煞孤星附體,先是剋死你丈夫,再剋死你所有的親人,而你也會因為陰氣過剩,從而招染惡鬼,每日被鬼纏身淒慘而死!”

老頭這嚇人的話說得有些重,但這是他這種騙子的慣用手段,屢試不爽,還未有過失誤,他一臉自信的看著那婦人,與他猜的一樣,那婦人臉上已經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“求大師給個破解的法子!”拿出一錠銀子放到老頭的手裡,雙手哆嗦著求他收下,甚至説話都帶顫音了。

這個年代的鬼神之事,一直被人們所敬畏,倒不是因為有信仰,而是真有鬼!甚至有些倒黴蛋還真見過,他們再一外傳,自然人們就對鬼神越發的敬畏了。

看著銀子送到手,老頭眼中閃過一絲貪婪,但並冇有收下,因為還不是時候。他所圖可不單單是這幾兩銀子!

看著跪在地上的夫人,高高鼓起的胸口,他嚥了口口水,將銀子緩緩的推了回去。

“破局的法子是有,但代價太大了,老夫也不願去嘗試,你還是回去吧。”

本文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,歡迎下載app免費閱讀。

果然,這老頭有點東西,他越是推脫拒絕,那婦人就越是覺得他有本事,就越不願意離開,因為在老頭這些話的暗示下,她已經相信了自己現在的危險處境,而且隻有這個大師能救她,即將溺死的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,又怎麼可能會放手?

在婦人的苦苦哀求下,那老頭勉為其難的歎了口氣,一臉為蒼生犧牲自己的模樣。

“唉,上天有好生之德,能遇見你就是老夫的命啊!既然是蒼天的安排,那老夫就拚了這一身修為,來救你一命。”

這話出口,那婦人感激涕零,就差磕上兩個了。

“多謝大師!多謝大師!”

“先不要著急謝我,你可知救你老夫要付出何等代價?”

“奴家不知。”

這聲奴家叫的老頭腰差點酥斷了。

“咳咳,老夫要損耗數十年的陽氣,為你續命!”

“啊!大師竟如此高義!”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婦人這句震驚中的誇讚讓老頭臉有些微紅,輕咳了聲“不過這破局的法子是要用合歡功法,才能傳遞陽氣,若是冇問題,你就去準備房子吧。”

婦人疑惑的問道“合歡功法?”

“不錯,就是類似於男女之歡的修行功法,練到高深時,可白日昇仙!”

他這話一出口,那婦人猶豫了,畢竟在這個年代,女人普遍都十分保守,哪怕套上一個修行功法的名字,她也一時間難以接受。

反倒是那老頭,盤坐在那裡,一副勝券在握,他斷定了那婦人不會拒絕。

果然,猶豫了一會,那婦人輕輕的點了點頭,隻是她緊咬著嘴唇,小臉紅撲撲的,不過這模樣反倒是更加讓老頭呼吸急促了,眼看著自己的衣服被什麼東西給頂了起來,趕忙尷尬的掩飾住,同時催促她趕緊找個地方,他好儘快給她破邪。

夫人想了一會後說,自己在城南有套院子,那冇人,可以去那裡,這可給老頭樂壞了,起身就要跟她走,但攤位也不能不管了不是。

左右環顧一圈,看起來能在這呆久點時間的,也就槐安和另一個算命的了,俗話說同行是冤家,肯定不能讓他幫忙看著,而且他瞧不見,想看也看不了啊。

那就隻能是槐安了,而且槐安的氣度一看就是個正人君子,肯定不會偷他的東西,便找上了門。

“這位小先生,老夫要去給這位夫人破災,就麻煩幫忙看會攤子了,這是報酬,我很快就回來。”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說完,將一串銅錢塞在槐安手裡,就急不可耐的跟著那婦人離開了。

把玩著手裡的銅錢,槐安嘴角微微上揚,他怕是一時半會回不來了,看麵相,遠遠跟著他們的那個壯漢,像是那婦人的丈夫啊。

槐安有些玩味的笑了,多行不義必自斃,今天這壞老頭可是遭了災了。

不過這倒是也便宜了他槐安,不用再去買紙筆,自己弄個攤位了,藉著他的攤位就能算命。

希望這個壞老頭能平安無事吧。

將銅錢放進懷裡,槐安來到了他的攤位,將那老頭坐過的蒲團扔在一邊,槐安盤膝坐在了灰布上,開始了等生意上門,不過在此之前,他還要做一件事。

拿起攤位上的筆,在灰布上寫下幾個大字,算不準,不要錢。

接下來就可以耐心的等著了。

街上人群川流不息,槐安坐在攤位上閉目打坐的模樣,如果是不是因為這塊破布上寫著算命,那說他是謫仙一定不會有人反對。

儘管已經這麼違和了,但是每每有人路過,還是會多看幾眼,或是停下討論幾句。

原文來自於塔讀小說app,更多免費好書請下載塔讀小說app。

對此槐安並不著急,同旁邊的那位一樣,就這麼等著,算命裡講究因果關係,絕不強求,來了是客,走了就是無緣,不興吆喝。

請讀者大大多多支援!金票銀票收藏,各種求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