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中途在路上,槐安還看到了一些小精怪,在這個年代,若是冇有修行者和城隍等陰神鎮守,它們這些精怪足矣禍亂人間。

不過各地都有城隍坐鎮,一般的精怪根本成不了氣候,若是有大妖大精怪,也不要小瞧了城隍,人家也是有底牌的,若是真遇到滔天凶物,人家也是有辦法的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拍了拍小白的後背“來張嘴。”

聞聲小白張嘴,槐安伸手一指,禦水術帶起一道靈酒,化為水線落入小白的口中。

一口靈酒下肚,小白晃晃腦袋,速度又快了一些,槐安在小白背上哈哈大笑。

就這樣二人一路走一路閒聊,槐安也會時不時的喂她喝一口靈酒。

一天的時間悄然而過,等他們到達山脈邊緣時,二人已經喝了個五分醉。

前方就是山脈的邊緣,透過樹林便能看到前方的一片平原,寬敞的官道上,馬車以及車隊絡繹不絕。

在林中停下,槐安摸了摸小白的腦袋“你現在的樣子太大了,出去會嚇到人,還是先回小世界裡吧。”

槐安話音出口,小白就使勁的搖起了腦袋,看樣子是說啥她也不乾。

小白不願回去讓人有些無奈,但她畢竟是生靈,不是死物,不能直接扔進小世界去。

槐安隻得不斷的安慰她“不是槐某不讓你出來玩,實在是你現在太大了,走在外麵會嚇到人。”

塔讀小說app更多優質免費小說,無廣告在線免費閱讀!

不說這些還好一點,槐安這話一出口,小白頓時一臉委屈,眼巴巴的看著他,眼眶裡頓時就湧出了水霧。

看這模樣是快要哭了。

見小白要哭了槐安有些無奈,不過也能理解,在小世界中呆了這麼久,現在好不容易出來了,卻因為自己個頭太大,而不能去城鎮裡玩,著實有些可憐。

他隻能是向小白保證道“你在小世界裡好好修行,等你化形了,槐某帶你去人族城鎮裡好好玩,吃好吃的。”

得到槐安的保證,小白眼中又有了光彩,猶豫了一會才點點頭。

將小世界的通道打開,槐安笑著摸了摸她的腦袋“去吧。”

蹭了蹭槐安的手,又不捨的看了一眼城鎮的方向,這才又進入了小世界中。

送走了小白,槐安也將目光投向了下方官道上蜿蜒的車隊,從不斷向前線輸送物資的車隊就能看出來,宣統這次是真的拿舉國之力來應對這場戰爭。

而且看現在的樣子,他已經不單單是要守住北方前線了,恐怕早就將目光投向了北方的天然牧場,若是能拿下北元,那大宣國今後將不會再缺少戰馬與牲畜。

大宣國的國力與軍力也將再達到一個全新的高度。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槐安嘴角微微上揚,宣統怎麼做他不管,戰爭如何個打法他也不想去有參與,戰爭這個東西能給人民帶來的隻有苦難,而若是宣統能將北元一統,那這也是一件好事,徹底斷了這個隱患。

還是那句話,長痛不如短痛,一次解決掉這個問題,總好過今後常年征戰,平白消耗兩國國力不說,還會讓百姓們陷入持續的苦難中。

收回這些心思,槐安看了一眼密林,將酒壺收起來,該出發了。

腳步越來越輕快,口中也哼起了小曲,又是新的一天啊。

來到官道上,槐安跟在車隊的後麵。

在老家很少能見到牛車與馬車了,但他記得小時候還是能見到驢車的,對於孩子們來說那可是個新鮮玩意,所以每次出現的時候他們都會跟在驢車後麵圍觀這個新奇的玩意。

趕驢車的人,一般都會在驢的尾巴下麵繫上一個小桶,是用來接驢糞的,有些不講究的人就不給驢車係桶,所以每當驢車走過後就會留下一路的驢糞。

就跟現在一樣,官道上一路的黑黃之物,看著實在是煞風景。

本想好好欣賞美景的槐安,被這一路的糞便給弄冇了心情,也不想在官道上走了,便用障眼法隱去了身形,腳步還是慢悠悠的,但速度卻越來越快,很快就超越了長長的車隊,來到了他們的前頭。

本以為前麵能好上一些,可低頭一看,還是不行,在這個隊伍之前,還有彆的隊伍已經先一步走過,所以這地上的糞便依然還有,隻不過都被凍成了冰疙瘩,但這東西不管變成什麼樣,都不會讓人看著歡喜。

本小說首發站點為:塔讀小說app

無奈之下槐安隻能放棄官道,若是要站在牛糞上看風景,那不看也罷。

冇了看風景的心思自然是開始趕路,這次他是放開了跑,在雪地上一步便是十數米,有時遇到樹,也不用繞開,踩著樹枝一跳便又是數十米,雖然不是飛,但也體驗到了飛的感覺。

像是自由自在的鳥兒。

一路跑跳,槐安很快就被一座城池擋住了去路。

這座城池是京城之外,過了那片山脈後的第一個城池,這也是北方目前來說最安穩的一座城,因為地理位置靠近京城,又是鏈接北方前線最為重要的一座城,所以這裡常年有軍隊駐紮。

又因為這裡相比彆處更加富裕,所以逃難來這的人要更多上一些。

遠遠的看過去,城外鋪了一層毯子,這個毯子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毯子,而是難民們自己搭建的草棚。

本就有去城裡算命的想法,也可以順便去看看這邊的百姓安置得如何了,便調轉了方向,直奔城內而去。

隨著距離越來越近,映入眼簾的難民就越來越多。

比起最初見到的難民們,他們臉上更多了一種期待。

本書首發:塔讀小說app——免費無廣告,還能跟書友們一起互動。

在難民窩棚的中央,有一些小官吏拿著冊子在挨個的記下那些難民們的名字貫籍。

“跟著軍隊當民夫管吃還有錢拿,留在這邊給糧還分地,不過得自己去開荒,你選哪個?”

一個老漢帶著一個不大的孩子,看著像他的小孫子,他們穿的都是破舊棉襖,臉上臟兮兮的。

老漢聽到那小官吏的話,臉上既詫異又激動,難民這種身份,在任何地方都是不受待見的,冇想到現在竟然能當民夫和分地了,關鍵是當民夫可以為國家儘力還有錢拿。

感謝大家的支援,求銀票 收藏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