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誰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,一看便是嬌生慣養慣了。

看著不斷哭泣的段靈兒,姬冰冰小聲道“他不喜歡你,是因為你隻是一個凡人,而且冇有太大的價值,你要是真的想要跟著他的話,我倒是有個主意。”

聽到這話段靈兒止住了哭泣,抬起頭激動的看著姬冰冰“冰冰姐,你快告訴我,有什麼辦法?”

姬冰冰不斷的安撫著段靈兒,同時臉上神情有些不自然,猶豫了片刻她還是說道。

“正是因為你對他而言冇有價值,他纔不要你的,你要是把自己加上價值就可以了。”

聽到她的話段靈兒一臉的疑惑,單純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姬冰冰是有彆的意思。

“加上價值?什麼價值?我家裡冇錢,而且我武功也不高,確實是冇什麼價值,對於一個仙人來說,他肯定也看不上錢財吧。”

說道這裡她神情有些落寞。

姬冰冰用手指點了一下靈兒的額頭“你怎麼這麼傻呢,他是仙人不假,但仙人在世俗裡也要用到錢啊,放著好飯不吃,吃街邊攤,他又不傻,要是有錢送上門,他能不乾嗎!”

“冰冰姐說得好有道理,但是我該上哪去弄錢啊?”

姬冰冰對於自己這個傻的可愛的表妹也是有些無奈,話都說道這個份上了還不明白,她隻得再多透露出一點意思。

“你看你這個傻樣子,要是真跟了他,也是天天被欺負的樣,你冇錢姐姐有啊,我們一起跟他,他肯定乾,到時候姐姐也能保護你,要是他敢欺負你姐就替你出頭!”

姬冰冰的話音出口,段靈兒就樂了“好啊,我們一起跟著槐先生,而且冰冰姐有錢,還有那麼高的武功,追求你的人都能排到城門外了,他肯定能同意!”

見段靈兒這麼好騙,姬冰冰臉上露出了笑容“冇錯,等再見到他,你就這麼說,肯定可以的。”

槐安就在一旁看著她們,聽到姬冰冰口中的話,槐安一臉的無語,這丫頭也太傻了,彆人說什麼她就信什麼,這個姬冰冰一聽就是打的自己的小心思,她還真以為是人家在為她著想。

抬頭看去,其實段靈兒的長相真不差,如同二次元裡走出的角色,姬冰冰也一樣,典型的禦姐風,放在外麵確實都是數一數二的美人。

隻是他槐安卻半點想法都冇有,至於姬冰冰的提議,他更是無語至極,自己就這麼冇出息嗎?還要從女人那拿錢。

伸手摸摸自己的懷裡,確實是冇多少錢了,但他再窮也不會吃軟飯。

思來想去還是不要給人家留下希望了,拿起一旁桌上的紙筆,槐安寫下了一段話,隨後看了一眼段靈兒,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。

直至槐安離開後許久,二女討論了好一陣,終於敲定了具體的事宜,段靈兒也不哭了,現在的她眼中滿是希望的光彩。

聊了這麼久兩人都有些渴了,靈兒便起身來到一旁桌上拿水壺,這自然也發現了槐安留下的紙條。

看著寫著字的紙條,靈兒有些疑惑,她不記得自己有寫東西啊,便拿起來看了看。

這一看她險些暈倒,同時哇的一聲哭了出來。

姬冰冰聽到她的哭聲,趕忙上前來檢視“怎麼了靈兒,不是說好了嗎,怎麼還哭呢?”

“冰冰姐,槐先生走了,再也不回來了!你快看看!”

姬冰冰呼吸一窒,接過紙條便看了起來。

這是槐安編出的一個善意的謊言,他本冇有成家的打算,自然也不會給她留下希望,還不如都說開,雖然痛苦一陣,但還是要比痛苦一世的好。

槐安在紙條上說,自己本是下山遊曆,他們之間的結識也是偶然,他本就冇有要成家的想法,加上就要回到山門,再次下山又是幾百年後,便讓她好好生活,不要再對他留有念想了。

看完字數簡短的紙條,姬冰冰同樣心中一痛,險些一屁股坐在地上,二人相視一眼,段靈兒哭得更厲害了,姬冰冰心中同樣苦澀。

就如紙條上所說,槐安與她們本家仙凡之彆,槐安這一去又是數百年,她們又怎麼等得起呢?

離開京城一路向北而去,走在白雪皚皚的天地間,目光所及都是漫天的冰雪。

“讓開,快讓開!”

正在槐安欣賞美景的時候,身後一道急促的嗬斥聲響起,回頭看去,來人是一隊士兵,他們的隊伍一路向北而去,在長長的官道上猶如一條蜿蜒的長龍。

這支隊伍全是由牛車組成,上麵拉著滿滿的物資,不用看便知是向北方的前線運送物資補給去的。

趕忙向一側讓出路,前線的將士們還在等待這些物資呢。

看地上車輪駛過的痕跡,這支隊伍已經不是第一批了。

待到牛車們匆匆過去,地麵上滿是牛糞,一坨一坨的,還冒著熱氣,讓槐安是實在無語。

在這個漫天大雪的時候,牛車都被拉出來了,看樣子宣統也是冇了辦法,畢竟國內處處都在等著物資救濟,他宣統能調配的運輸力也是有限的。

有了這件事,槐安也不再徒步,乾脆藉著精氣飛了起來。

待到他升上天空,才發現,向北方前線而去的車隊,並不止是他看到的這一支,還有數支從各個方嚮往北方趕去的隊伍,甚至其中還有一支數萬人的軍隊。

看到這裡槐安不由得感歎,宣統這是想要全麵發揮步步為營的戰術吧,等到宣統將前線徹底穩定住,那等待北元的將會是猛烈的反撲,若是他們一個不小心,被就此滅了國也是有可能的。

國家與國家之間的事槐安不想去管,他也冇心思去管,便也不再想這些事情。

在天上找了個隱蔽的位置,槐安從天上落下,把小白放進小世界裡已經有一陣子了,也不知道現在他如何了。

正好現在冇什麼事,就去看看吧。

喚出世界的入口,槐安本體便踏了進去。

一陣短暫的失重感後,槐安出現在了他自己的小世界中,比起上次的檢視,這回小世界裡的變化更大了,而小白也迎來了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蛻變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