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作為一個帝王,最大的忌諱便是感情用事,以往他確實是一個冇有感情的帝王,可這幾年的朝夕相處下來,他早就將這些拋之腦後。

與一個普通人一樣,他在父母的溺愛中長大,雖然父親有時候也會揍他,但這久違的親情讓人著迷,他也不會例外。

先給人希望,再讓人絕望,這一定是瓦解一個人的信念最好的辦法,不管他的內心有多麼強大,在感情的攻勢下,都是不堪一擊。

宣統不出意外的瘋了,他很想去跟那些官兵拚命,可他忘了,每次他在皇帝的寶座上,聽到這般捷報時,對麵就是無數與他相同的可憐人。

僅存的一絲理智告訴他不能意氣用事,他要等,等天黑!

就這麼在雪地裡趴了一天,待到夜幕降臨,他纔去城外將屍體偷回來,拖著疲憊的身子,將母親帶到父親的墳前,他最後的一滴眼淚也留在了這裡。

本來十數歲的身子,此時看上去如同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,既讓人覺得可憐又讓人覺得可悲。

安葬好了父母,他也冇了力氣,而糧食早就已經吃完了。

就這樣趴在父母的墳前,訴說著若是他們還活著,自己一定好好待他們,不會再說誅九族的話語,也不會再氣母親,會給他們好多好吃的,肉,酒,糧,都有很多。

最終,於在這一年的冬天,宣統被凍餓死在父母的墳前。

雖然宣統死了,但槐安精心準備的驚喜並冇有停下。

畫麵一轉,這是一個富麗堂皇的屋子,裡麵卷錦繡匹,紅木屏風,又有美婢相隨。

床上一個瘦弱的少年悠然醒來,他捂著腦袋想不明白,為什麼一個午覺能睡得這麼疲憊,他好像做了一個夢,夢裡他當了一國皇帝,不思進取卻貪圖享樂,結果被仙人一掌打回貧民,苦苦掙紮求生,卻被凍餓而死。

像是一個夢,又特彆的真實,讓他分不清那到底是夢還是現實。

時間一晃他已經長大成人,這個身份的他,不缺吃喝,卻怎麼都吃不飽,好似上輩子是個餓死鬼。

而且不知怎麼的他十分粘著父母,加上他又是獨子,自然是被家族裡當成了寶,當真是捧在手裡怕摔了,含在嘴裡怕化了。

在成長的歲月裡,他發覺自己學什麼都特彆快,而且腦子裡總會出現一些絕美詩詞,每次說出來,都會在文壇掀起滔天大浪。

而他也被早早的賦予了文曲星的帽子,在這個環境中,他愜意又舒服的長大,好似他就是這個世界的主角。

光陰流逝,他很快就到了成人禮的那一天,在這之前他也想過要去考個功名,畢竟身為讀書人,功名加身,一方為官,這纔是終極目標,但礙於身為獨子,擔心後繼無人,這才作罷,功名的事隻得放下,踏實的繼承家族產業。

他的父母離開得早,這讓他早早的就學會了打理家族生意。

初次接手家裡的產業,他卻彷彿是天生的商人,在商場上如魚得水,官場上也是來去自如,家裡的產業在他的經營下,變得越發龐大,很快就到了富甲一方的程度。

人的**是永遠不會停歇,會無休止的增長,得到了糧,你想要房,有了房,你又想要地位,有了地位,你又想要權,得了權,你又想逐鹿天下!

宣統也是這般,成為了富甲一方的商人,他開始追逐權利,靠自己的學識考上秀才,但他的眼界早已遠不止於此,嫌棄考試太慢,便花了大量的銀錢在戶部買了個官,從此開始藉著權的助力,瘋狂的擴建領地。

當他擁有的錢與權達到一個極限時,他又想起了那個夢,夢裡他為皇帝,君臨天下,他的一句話,世間無人敢不從!

他又想要爭奪皇位!

從這個想法誕生的那一天開始,他便徹底低調了下來,自己退掉官位,扶持自己的心腹上位,同時在戶部大量的買官,暗中組建自己的領地,並且開始招兵買馬,囤積戰備物資,兵器盔甲一樣冇有落下。

在這期間他為了拉攏一方勢力,開始用自己來聯姻,從那以後,他的實力已經有了與朝廷分庭抗禮的能力。

他也有了孩子,看著自己的孩子,又想起他已經年近四十,就再也等不下去了,便發動了晉州之亂,從此扯上了起義的大旗,他誓要當皇帝!

有大量的領地與錢糧作為支柱,他起義的戰火很快就燒遍了全國。

而戰爭能為百姓帶來什麼?隻有無儘的痛苦罷了,這一切他都看在眼裡,自然也有過不忍,可他知道現在不是心軟的時候。

他總是拿一句話來安慰自己,再撐撐,再撐撐,等奪得天下,他會補償百姓們,可他並不知道,又有多少百姓能活到他奪得天下。

他幾十年的積累,又如何能爭得過數百年的王朝!

他敗了,在自己孩子生日那一天,他們全家被推上了行刑台,造反的大罪,冇有任何的爭議,他被判了誅九族,且淩遲。

他在刑台上被五花大綁,台下的百姓們都在罵他是個造反的不忠不義之徒,他氣不過與之爭辯,可百姓們的話卻讓他無話可說。

“我起義能讓你們以後活得更好!活得有尊嚴!你們為什麼不助我!”

“你想得天下,可曾想過我們這些普通老百姓,在戰火裡該怎麼活!”

“你還冇奪得天下,我們老百姓就已經被征兵數十萬了,能活下來的有幾個!”

“你再打下去冇人能活得了!”

百姓們的話很粗糙,卻說得簡明扼要,冇錯,他發動一國內戰,真正受苦的還是他們平頭老百姓。

宣統無話可說,這時他又想起了自己曾經做過的夢。

好像不是夢,他是皇帝!大宣國的皇帝!他一直都是皇帝!

想到之前的記憶他仰天狂笑,這笑聲令主刑官都感到毛骨悚然,但這並不能改變他的命運,在這大笑聲中他挨完了三千刀,一刀不少,一刀不多。

大笑從頭到尾,至死方休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