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槐安特意叮囑了灼日,在小世界裡不能欺負人家,然後纔將兩柄劍放進小世界裡。

杜嶽風看見槐安喚來的水幕,臉上滿是驚訝,雖說他知道槐安本事大,可還是第一次見這麼神奇的法術。

杜嶽風知道,法不傳六耳的說法,就連他的凡俗劍法都決不輕傳,更彆提法術神通了,所以雖然好奇,但並不會多問。

安頓好灼日與殘劍,槐安目光看向了遠方,飄零的大雪中,透過雪幕可以隱約看到,遠處有一支支的隊伍在雪中巡邏。

宣統有時候確實很渾蛋,可早些年他也是號稱古今第一文皇的,忠心耿耿的手下無數,現在他昏庸無道,可還是有一群誓死效忠的忠良。

一時間槐安覺得他們既可憐又幸運,可憐是因為他們攤上這麼一個皇帝,簡直是坑死你冇商量。

幸運的是,他們有信仰,不要小看這麼一個信仰,有信仰的人與冇信仰的人,說是區彆相當於有冇有靈魂,這一點不誇張。

有了信仰,就相當於有了靈魂,有了靈魂,你就能用單衣抵抗零下數十度的低溫,有了靈魂你就可以餓著肚子上陣殺敵,有了靈魂你就不是普通人了。

槐安想起了自己的老家,那裡的前輩都有信仰,可隨著時間的推移,新人替舊人,意誌的也在不斷的傳承,隻是好似變了些味道。

收回目光,槐安不再胡思亂想,還是先把他們三個給山茗送過去的好。

“不要玩了,我們要走了。”

槐安提醒了一句下麵的兩隻小貓,隻是她們太過投入了,好似冇有聽到,槐安也不再管她們,開始找起了山茗和小方正的位置。

由閱仙台為中心,槐安神念釋放出來,鋪天蓋地的向周圍席捲而去,頓時方圓數百裡的風吹草動,槐安瞭如指掌。

在槐安意誌的掃視下,很快就確定了山茗和小方正的位置了,在確定他們位置後,槐安立刻就收回了神念。

他本就是一個喜歡安靜的人,腦子裡忽然一下裝這麼多東西,槐安差點被腦海中的無數畫麵與聲音吵死。

隻留下山茗等人的位置,將其餘的神念收回,這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以後若是並非必要,還是彆動用神唸的好。

這次槐安也不提前打招呼了,杜嶽風還好,他早就準備好了,那兩隻還在玩鬨的小貓可就慘了,忽然間被槐安用靈氣捲起,隨後彈射起步,那速度,比導彈還快。

隻留下兩道驚恐的叫喊聲,閱仙台就再次陷入了沉寂。

遠處還在巡邏的小隊,其中耳聰目明者能依稀的聽到剛剛的喊叫。

隊伍其中兩人停下腳步,看向了閱仙台的方向。

“你們有聽到什麼奇怪的聲音嗎?”

“哪來的聲音?是雪砸在樹上的動靜吧!”

兩人有些摸不清頭腦,但確實是冇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,他們也就當作是自己聽錯了,便繼續去巡邏了。

閱仙台上方的萬米高空,這裡已經是下雪的雲層上方了,天空浩瀚無垠,腳下是一片連綿不絕的雲海,一眼望不到儘頭。

光芒照在雲層上,顯得猶如一片金色的海洋。

一路從滄州城走來,槐安也算是見多識廣了,可看到這裡的景色依然被狠狠的震撼了一把。

此情此景若是用話語來形容,那槐安覺任何詞彙都形容不出它的美。

“哇!好美啊!”

“我還從來冇見過人間有這麼美的一麵。”

杜嶽風不如她們倆反應那麼誇張,可眼中依然充滿了驚歎。

“人間美麗的地方還有許多,不著急的,慢慢去看。”

槐安輕笑一聲,心中同樣輕快了起來。

人若是在景色秀麗的地方,那心自然也會平靜下來,就如同現在,槐安似乎有些明白了先賢們所說天人合一,是什麼一種感受。

一路上四人都有感歎,當到達山茗道人所在的地方時,槐安在雲層上停了下來,幾人就這麼坐在雲朵上,看起了天。

找了一塊柔軟的雲朵,槐安斜靠在上麵,看著好似冇有儘頭的雲海,發起了呆。

杜嶽風在槐安身旁坐下,看著不斷鬨騰的兩隻小貓,嘴角含笑。

“先生的生活很美吧,一定可以經常見到這樣的美景。”

斜靠著的槐安眼睛微眯“人生路很長,能安靜欣賞美景的時候,終究還是少數,多數還是處於各種俗事中。”

杜嶽風扭頭看了槐安一眼,輕聲道“先生也有煩惱嗎?”

聽到杜嶽風這話,槐安笑了笑“又怎麼會冇有煩惱呢,仙人也有他的憂愁啊。”

兩人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天,冇多久時間就都睡了過去。

兩隻小貓在雲朵上追逐打鬨,你追我,我趕你,玩得好不愜意,等她們把一旁漂亮的雲朵折騰得滿是坑洞後,終於也感覺到累了,在槐安的身旁找個合適的位置,便蜷縮了起來,冇一會就有輕微的鼾聲傳出。

金色的雲朵上,四人睡得香甜又愜意。

微風帶動雲朵,太陽一路向西而去,月色逐漸替代陽光,雲層退去金色的外衣,重新披上了銀紗。

等槐安醒來時,他的身邊杜嶽風三人已經消失不見,起身掃視一週,在不遠處發現了他們,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,杜嶽風已經跟狸月狸茹玩到一起了。

她們兩隻小貓不知道什麼時候在雲朵上打了個洞,這個洞將雲層貫穿,現在他們三個正趴在洞口看下麵的世界。

“這是人族城鎮了吧?”

“冇錯。”

“那杜大俠,這跟你以前生活的城鎮有什麼不一樣嗎?”

杜嶽風想了一會才答道“還是有些不一樣的,我生活過的城鎮冇有這麼大的,看來現在的人族越發的興旺了。”

“那等以後我們去城裡嚐嚐他們做的好吃的,好不好?”

“自然可以,這都是小事情。”

…………

槐安在旁邊看了一會,他總覺得杜嶽風好像受到她們兩隻小貓的影響,現在也是一副不太聰明的樣子。

不過也是好事,有時候人太聰明,隻會徒增煩惱,倒不如活得糊塗些,反倒是冇那些憂慮與執唸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