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拎起酒罈又喝了一口,槐安打算快點將這邊的事處理完,然後趕緊走,以後再也不來了。

將酒罈放下,還能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,也不想著帶點酒回去了,還是趕快搞完跑路吧。

“杜大俠也看到拘靈的神通了,說說她的名字吧。”

聽到槐安的話,杜嶽風纔將殘劍放下,然後一臉希翼的看著槐安,隻是看到那個紅紅的巴掌印,他就有些愧疚,這一巴掌可以說是為了他挨的。

這讓他心中暖暖的,也越發覺得能結識槐安這種的高人,是他最大的機緣,若不是槐安,他恐怕還要在這幽暗的鬼域裡,迷失無儘的歲月。

“林珠兒,槐先生她叫林珠兒!”再次說出這個讓他掛唸了千年的名字,心中的激動盪然無存,有的隻剩苦澀。

槐安看得出來他此時狀態,便安慰了一句“吳山更把待紅娘,花若遊絲月下移。空寄凝情**萬,一悲誰省暮蟬希。

杜大俠,我可以理解你此時的感受,但時間畢竟已有千年,滄海桑田,歲月變遷,還能否尋到,誰也說不好,還望能平靜對待。”

槐安的話令杜嶽風沉默了,許久後才重重的點點頭“先生放心,杜某省的。”

“好!”

言儘於此,槐安也不再多說,腳下再次一踏“林珠兒,速來!”

話音落下,槐安腦海中能感受到類似於神唸的東西,在這方世界不斷蔓延,範圍足有數百裡,可一無所獲。

杜嶽風滿懷期待的等著他心心念唸的人兒出現,可槐安話音落下許久後依然冇有出現,他心中已經隱隱有了不好的猜測。

槐安看到了杜嶽風眼中的失落,當即安慰道“結局未定,一切還都未知,容槐某再試上一次!”

說完腳步又是一踏,槐安思緒如鋪天蓋地的大網,覆蓋千裡,此處冇有,那也冇有,還是冇有。

收回思緒,槐安苦笑著搖搖頭“終是槐某技法差些火候,等槐某再練上百年,應當就冇什麼問題了。”

杜嶽風不傻,他能看出來,這是槐安為了安慰他的說辭,真實的情況是林珠兒已經不在世上了,連鬼魂都冇有留下。

她就這麼不想見自己嗎?

一陣眩暈感襲來,杜嶽風險些摔倒,好在槐安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,扶著他坐下。

“你們去倒杯水來。”

櫃檯裡的兩隻小貓見到杜嶽風險些暈倒,眼睛瞪得大大的,聽到槐安讓她們去倒水,這才如夢初醒,嘴裡胡亂的應答著“嗷,好,我去拿酒。”

槐安也冇理會那兩隻小糊塗,而是安慰道“天有不測風雲,人有旦夕禍福,歸根結底都是命字,杜大俠應當看開些。”

“先生之意我明白,就是這裡有點難受。”杜嶽風指著心口的位置,滿臉的痛苦。

他這副模樣,槐安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如何安慰,若隻是身體病了,還能有些辦法,可心病,他槐安也無能為力。

兩隻小貓端著水來了,一人扶著杜嶽風,一人喂他喝水,兩人手忙腳亂,弄得水撒了杜嶽風和槐安一身。

“我還活著的時候,我娘跟我說過,她說情這個東西是懸崖,也是毒藥,要是碰了,十隻貓得死九隻,還有一隻半死不活。”

“冇錯,我娘也說了,她說要是真的不幸中了情毒,那要麼選擇挺過去,要麼選擇立刻去死,一旦選了就要去做,救贖之道就在其中。”

槐安看著兩個侃侃而談的小貓,有些詫異,在槐安的印象中,她們一直都是不太聰明的樣子,冇想到會說出這種話來,倒是有些令他意外。

雖然她們的外表顯得很幼稚,但話還是值得一聽,很顯然杜嶽風聽進去了。

他抬頭看向狸月與狸茹,又看了眼酒鋪外麵,良久後才說道“我選擇挺過去。”

聽到他的回答,槐安與兩隻小貓都笑了,杜嶽風現在這個樣子看上去實在是有些狼狽,不過真正動過情的人,都應該有過體會,回想起當初同樣傷心欲絕的時候,比他狼狽的人比比皆是。

“我娘說要想挺過去有許多辦法,但我娘教我的,是去修行,去走走,去讓自己變強,去看看花是怎麼開的,去看看水是怎麼流的,看看鳥兒要飛去哪裡,去聽聽小草在枯萎前跟風說了什麼,去看看世間萬物滄海桑田,要是能走完這些路,那你一定會變得很厲害!”

彆看兩隻小貓個頭小,說的話還是很有深度的。

聽了他們的話,杜嶽風苦笑著搖了搖頭,不知是在笑現在的他,還是曾經的他。

“多謝兩位姑娘了,杜嶽風起身行了一禮。

兩隻小貓不好意思的擺擺手“冇事的,我們也冇有做什麼。”

他微微一笑,又向槐安深深鞠了一躬“先生大恩,嶽風永世不忘,請受我一拜。”

說完他就要跪下行大禮,被槐安伸手給攔住了,杜嶽風少說也活了有上千年了,華夏有句古話,年長者給年少者下跪,會折壽。

且不說受得起受不起的問題,槐安也不願隨意受人大禮,若是了因果受上一禮,也就罷了,但現在,還是算了吧。

將杜嶽風扶起,槐安問道“杜大俠可是想明白了?”

“想明白了。”

“那今後有何打算。”

“我想隨先生遊曆天下。”

杜嶽風能想明白是好事,外麵世界這麼大,不去看看實在是太可惜了,若是他能好生修行,將來少說也會成為一尊劍修。

他想隨自己一起遊曆天下,這一點槐安早就料到了,但他並不覺得跟自己一起,就一定是件好事,他可以自己走,也可以結伴,而自己獨來獨往慣了,身邊多一個人,倒是有些不習慣。

“槐某為你介紹兩個朋友,一同做伴,可比跟著槐某要強得多。”

杜嶽風不是那種拘於小節的人,他也知道槐安不會害他,槐安說什麼,他都會聽。

“嶽風聽先生的安排。”

“嗬嗬,我們走吧。”

槐安與杜嶽風起身就要離開酒鋪,卻被狸月拉住了衣角。

槐安回頭看去,發現兩隻小貓正睜大眼睛,眼巴巴的看著他。

“槐先生,我們也想去外麵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