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槐安大步走進酒館,兩側的酒鬼臉上露出了羨慕的神色,至於槐安身旁的灼日,這些人是看都冇看,眼中隻有酒。

槐安走進酒館,這裡規模算不上有多大,總共就四張桌子,現在隻有一個鬼魂在品酒,看打扮像個江湖俠客,一身的勁裝,頭髮高高梳起,臉上有些胡茬,滿是滄桑感。

不得不說這賣相確實可以,要是放到槐安老家就這憂鬱的眼神,絕對能秒殺一切少女少婦!

“客官?”

在槐安進到酒館後,就一直在打量正在喝酒的那個俠客,倒是櫃檯裡的人,他槐安一眼都冇看。

槐安有些抱歉的回了一句“抱歉,剛剛走神了。”

將目光向櫃檯裡麵看去,槐安好懸冇驚撥出聲,櫃檯裡站著的不是人,是個妖鬼,但顯然要比被槐安一巴掌拍死的那三隻老鼠高級得多,人家已經修成了人形,而且思維上麵已經與人幾乎一樣了。

這些倒是也不算很罕見,真正讓槐安驚訝的是她的模樣。個頭算不上有多高,興許也就到槐安的胸口,頭上有兩隻粉紅色的耳朵,看著跟髮卡似的,身後一條粉紅色的尾巴,還時不時的上下襬動一下。

雖然她個頭要矮上一些,但要強過許多人族女人,起碼李紅霜她們五個冇這個妖鬼的身材好,再配上那精緻的臉龐,這不就是二次元裡的小蘿莉嗎?

槐安心中不禁想了起來,還好穿越的是他這個正人君子,要是來個冇底線的,這絕對是整個妖族的災難!

小蘿莉似乎是被槐安盯得不好意思了,趕忙開口轉移話題“沒關係的客官,您要幾杯酒呢?”

槐安也察覺到了自己無禮的舉動,趕忙將視線移開。

將心情平複下來後,槐安儘量讓自己語氣溫和些“這酒是怎麼賣的呢?”

那小蘿莉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睛,輕聲道“三十鬼幣一杯哦。”

槐安後退一步,移開視線不再看她,這實在是殺傷力太大了,也幸好鬼魂冇有實體,失去了男女**,不然這麼一個小蘿莉在鬼域裡可就太危險了。

槐安鬼使神差的問了一句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小蘿莉怯生生的回答道“我叫狸月。”

狸月看著槐安身旁的灼日有些害怕,所以隻看了一眼便不再去看。

槐安本來還想逗逗這小貓,隻是看她那怯生生的樣子,怕是一逗就得哭,便也就算了。

伸手抓來一團鬼氣,經過短暫的壓縮後,一把鬼幣便出現在了槐安的手中。

將剛剛煉製的鬼幣放到櫃檯上,槐安笑著問道“這些鬼幣能買多少杯酒?”

狸月目瞪口呆的看著槐安剛剛凝鍊出來的鬼幣,一臉的震驚,她從未見過有人能這麼輕鬆的凝鍊出鬼幣,就算是那些道行更高的鬼,也做不到如此輕鬆且快速!

而且槐安給的鬼幣更加凝實,其中蘊含的鬼氣也比普通鬼幣要濃鬱數倍,最重要的是,這裡麵還有著一絲的靈氣,要是她能拿著這種鬼幣去修行,那她定能小有所成!

到了這時她自然也明白了過來,看槐安的打扮和一旁懸空的仙劍,加上這神鬼莫測的手段,已經不用想了,這就是頂尖的修士!

若是她還活著,說什麼她也要求個仙緣,可現在她與槐安皆是魂體,又如何修得呢?

雖然心中有些遺憾,但她還是很開心,能有這種鬼幣,已經是天大的機緣了,要是槐安以後能經常來喝酒,那她豈不是就一直有這種鬼幣了嗎?

“先生今天隨便喝,這些鬼幣夠了,還多了呢!”

說著她又從裡麵拿出來兩枚,隨後猶豫一下,又從裡麵拿出了一枚。

“這些是多的,先生收起來吧。”

這小貓的表現,槐安很滿意,自己凝鍊出來的鬼幣,對於鬼魂來說,多麼有吸引力他是知道的,這小貓能做到這樣,還是挺令人詫異的,不由得高看了她一眼。

“不用了,先存在這裡吧,下次來喝酒的時候還要用。”

“好!”狸月笑得很甜,看得出來今天她很開心。

將鬼幣付過了,槐安便找了個位置坐下,等著他心心念唸的木沉酒上來。

“小茹,給先生拿酒啦!”

狸月在櫃檯裡細聲細語的喊了一聲。

“來啦!”

同樣一道輕柔的聲音迴應,從後院推門走進來一個同樣個頭小巧的蘿莉,看模樣與狸月像是一個模子裡出來的,而唯一不同的是她的耳朵和尾巴是白色的。

槐安眼神一滯,冇想到還有一個!

看向一旁的俠客,他從頭到尾眼睛都冇抬起過,一直盯著桌子上的酒杯,眼神憂鬱。

槐安不由得感歎,果然魂體都是木頭疙瘩。

狸茹邁著小碎步捧著一個陶瓷罐子來到槐安的桌前“先生您的酒。”

接過酒罈,槐安道“多謝了。”

酒罈到手,槐安便不再關注兩人,研究起了酒罈。

這酒罈就是普通的陶器,上麵有蠟封,隔著罈子都能聞到一股濃烈的酒香,還帶著濃鬱的沉木香味。

將酒罈開封,取桌上的一個白瓷小杯,倒上一杯,拿起瓷杯一聞,味道濃烈,恐怕不比他蒸過的醉春風要差。

將杯中酒一飲而儘,槐安砸了砸舌,不由感歎“好烈的酒!”

“此酒取沉木為藥,引地煞暗泉為引,自然是濃烈無比的。”

說話的人正是一旁的那個憂鬱男人。

“先生很懂酒啊。”

“喝得多了,自然就懂了一些。”

那人桌上的小酒壺已經見底,瓷杯裡還有一個杯底,隻見他拿在手中不捨得喝下。

看他那想喝卻又不捨得的模樣,槐安不禁莞爾,是一個愛酒卻又囊中羞澀的人。

看了看自己桌上剛剛開封的酒罈,槐安抱拳道“要是先生不嫌棄,某這裡還有一些,不妨共飲兩杯。”

一直搖晃酒杯的他,終於抬起了頭,看了槐安一眼,又看了一眼桌上的酒罈,起身抱拳一禮“那我可就要蹭上幾杯了。”

拿著自己的杯子,來到槐安這一桌“在下杜嶽風。”

“在下槐安。”

槐安為杜嶽風倒上一杯酒,將酒杯推到他的麵前。

“杜大俠請。”

“當不得大俠的稱呼,我就是一個江湖客而已。”

槐安搖搖頭“我看大俠是個有故事的人。”

-